澳媒:澳洲政府必须行动 阻止印尼被中国掌控(图)

6Park 时事 6 days, 10 hours

当地时间10日,澳大利亚偏保守派的《悉尼先驱晨报》刊发报道——《澳大利亚“必须采取行动”,阻止印尼落入中国掌控之下》。文章作者该报驻东南亚记者克里斯·巴雷特(Chris Barrett)指出,中印尼两国在抗击疫情、军事演习等领域的合作,正是印尼“倒向”中国的证据。他还援引本国专家的话说,澳大利亚官员需要前往印尼刷“存在感”,以便拉住这位澳大利亚“最亲密的朋友”。



《悉尼先驱晨报》:澳大利亚必须采取行动,阻止印尼被中国掌控

报道称,近期中国印尼双方合作互动频繁。上月初,中国海军派出救援船协助打捞印尼海军失事的“南伽拉”号潜艇,紧接着,中印尼两国海军又在雅加达附近海域举行了海上联合演练。在抗疫层面,中方也协助印尼采购医疗物资、支持印尼成为地区疫苗生产中心,从多渠道对印尼给予了支持。

不过,这些中印尼两国平等互利的合作,却让澳媒很不是滋味。

“在印尼总统佐科的领导下,印尼将继续向中国靠拢,这一趋势还可能延续更久。”《悉尼先驱晨报》援引印尼前贸易部长汤连旺(Tom Lembong)的话说,倘若像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这样的组织想阻止印尼“全面倒向”(all-in)中国,他们必须花费数年时间构思对策,并且作出一致和持续的努力。

实际上,在上个月中国海军协助打捞印尼军方失事潜艇之际,该文作者巴雷特就曾炒作过中印尼两国关系的话题。他撰写了一篇题为《中国将澳大利亚拒之门外,印尼却与这个超级大国成了朋友》的文章,并援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首席分析师约翰·布拉克斯兰(John Blaxland)自我“加戏”般的臆测称,中国加大与东南亚国家合作的目的,是在发挥软实力的同时,“向澳大利亚传递一种信息”。



“中国把澳大利亚拒之门外,却与印尼成了朋友”

为中印尼两国的频繁合作感到担忧的同时,澳媒开始自我“反省”了。

报道提到,相比中印尼两国的互动,澳大利亚方面明显做得不够。自去年2月印尼总统佐科访澳之后,澳大利亚和印尼两国高层一直没有接触。一些澳大利亚印尼政策专家甚至发出警告,澳大利亚在印尼正处于“失势”的危机之中。

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东南亚项目主管本·布兰德(Ben Bland)就对澳大利亚政府喊话说,若想继续改善澳大利亚和印尼的关系,让印尼成为澳“最亲密的朋友”,澳大利亚的部长们也需要出现在雅加达。

讽刺的是,根据印尼官员的说法,对澳大利亚和印尼外交往来设限的,正是对中印尼往来颇有微词的澳大利亚。印尼政府海事和投资部长潘贾坦(Luhut Binsar Pandjaitan)的发言人表示,一般来说,由于外交出访的需要,在疫情旅行限制中,各国的部长级人员拥有“豁免权”。“可能对于澳大利亚官员的出访,他们有自己的政策吧。”

去年4月印尼暴发新冠疫情时,澳大利亚撤回了驻印尼大使加里·昆兰(Gary Quinlan),澳大利亚学者罗斯·泰勒(Ross Taylor)也承认,澳大利亚的做法对两国关系没有好处。

“我担心的是,印尼似乎对此并不在意。”泰勒说。

墨尔本大学教授蒂姆·林赛(Tim Lindsey)认为,澳政府不应该因为谨慎而受到批评,因为印尼的疫情比其确诊数字显示的还要严重。两国关系的主要问题在于民众对印尼缺乏了解,这个邻国是澳大利亚“意识中的一处盲点”。

相比澳学者充满忧虑的分析,印尼前贸易部长汤连旺给出了不一样的说法,他认为澳大利亚和印尼的关系并未受到影响,甚至还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他举例说,澳总理莫里森就任后的2018年的首次出访就定在了雅加达,次年他又再次访问。此外,两国于2019年签署了《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IA-CEPA)。去年底,澳方又向印尼提供了15亿美元的贷款。

事实上,中国与印尼关系的迅速升温是基于两国之间巨大的互补性和合作空间,共同利益不断增大,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方面都取得了成绩。

6月5日,我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印尼总统特使、对华合作牵头人卢胡特在贵阳共同主持中国印尼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首次会议。

王毅强调,中方始终从战略高度看待中国印尼关系,从全球视角发展中国印尼合作。本次会议标志着两国综合性高级别合作机制成立,是双方落实元首共识的重要举措。首次会议之际,我们要树立“共建中国印尼命运共同体”的长远目标,聚焦政治安全、贸易投资、人文交流、海上合作、抗疫及公共卫生等五大领域合作,开创中国印尼关系全方位发展的新格局。

卢胡特说,印尼中国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的建立,将为两国开展更富有成效的合作提供新的支撑。印尼愿同中方加快共建“一带一路”,深化“区域综合经济走廊”建设,推动雅万高铁如期完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