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0号 我从成都飞到了加拿大 全程经历分享(组图)

大鱼新闻 旅游 3 months, 3 weeks

我,今年25岁,经历了将近一年的漫长等待,在经过一系列以前从来没有想到的困难之后,我终于踏上了加拿大的土地,完成自己的学业。

我是2020年3月,拿到了加拿大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国内国外的疫情变幻让我的行程一变再变。

最终,我把出发的时间定在2021年5月份夏季开学之前。打完第二针疫苗之后,4月29号晚上,我乘坐四川航空的飞机从北京飞到成都,30号晚上,从成都飞往加拿大的温哥华机场。


2600的机票:北京--成都--温哥华

这次行程不仅要求72小时内的核酸检测证明,还必须有加拿大当地酒店的预订证明。我的运气不错,网上联系了一个北京的朋友合定了一间房,这样1500加元三天的房费就节省了一半。

托运行李时又出了一个小意外,值机员说我少一份文件,当时吓我一跳,汗都要下来了。后来经过核实,我是第一次去加拿大,是没有那个文件的,入境时才能拿到,虽说是虚惊一场,但是也着实让人担惊受怕。

国际航班候机的人不多,大家也都很放松,登机口工作人员核验机票和护照之后,终于登机了。飞机上的气氛明显的和机场不同,空乘人员全部身穿防护服。我的位置偏后,等飞机准备起飞时,我身边还有两个空位,看来我这张2600元人民币的机票真值,相当于一张飞机“卧铺”。



全副武装的空乘



飞机“卧铺”

10个多小时的航行枯燥而单调,中间吃了一餐,迷迷糊糊睡了醒,醒了睡。



当地时间晚上7点多,飞机落地,在入海关时也没有如临大敌的那种气氛,只是每个人相隔得远远的。我因为是第一次入境,入境流程要繁琐一些,加上需要做核酸检测。这时候又出了一个幺蛾子,海关人员告诉我,我的体检证明已经过期。我是去年8月份做的体检,入境要求是一年内有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疫情的原因而更改,不过还是让我入了关。这时候已经接近凌晨。出机场后有专门的出租车把我们送到预订的酒店,到了酒店,工作人员也并没有严阵以待,像平时正常入住一样的打扮。办理手续时除了各自带着口罩以外,也没有特别的防护,看来加拿大的防疫措施跟国内比要宽松许多。







办理完手续,我和同住的朋友进了房间,打电话问前台可否下楼,前台说可以,我一个人下了楼,门口的保安也没有阻止或者监督我,我透了透气,就回到了房间。

酒店的房间基本上跟国内的三星差不多,不过价格可是贵很多,一天500加元,合人民币2500元,真真花得我肝疼。



第二天上午,同住的朋友拿到了机场的核酸检测结果,就直接到他的住处去隔离了。我呢,因为跟房东约定的是在酒店隔离完才去入住,所以房间就成了我一个人住,再说了,反正我的钱也交了,不住也不退,不住白不住。每天服务员都是把餐送到门口,敲敲门,然后我自己去取。酒店的饭难吃得很,幸好我们是两份餐,朋友走了,我就把两份餐里喜欢吃的东西挑一挑,勉强吃饱吧。



两份餐







虽然酒店管理不是很严格,但是房卡只有一次有效,我就再也不能出门了,酒店在市区,开开窗户,周围全是高楼,什么风景也看不到,我只好在房间里慢慢倒时差。

记录下这段经历,作为纪念,也是给大家一个参考,希望每个人都顺利平安。



隔离酒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