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十家网络运输公司被约谈,“国进民退”步伐加快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2021年5月14日,滴滴出行等十家交通运输互联网平台被中国交通运输部等八个部门约谈。网络图片


继中国监管部门近期集中整治金融科技平台后,现在轮到了运输公司。周五多家提供运输服务的互联网公司被约谈,要求他们对一系列问题进行整改。有舆论认为,新一轮反垄断风暴是中国“国进民退”加深的力证。

周五上午,中国交通运输部、中央网信办、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等八个部门,联合约谈了滴滴出行、美团出行、高德、货拉拉等十家交通运输互联网平台。

当局在会上强调,社会近期集中反映了网约车平台公司抽成比例高、分配机制不透明、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以及货运平台垄断货运信息、恶意压低运价等问题,并要求这些公司立即开展整改。

虽然反垄断看上去并非是这场会议的主要内容,但这难免让人联想到,中国金融管理部门一个月前面向百度、京东、阿里、腾讯等三十四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召开的行政指导会。当时,政府部门强调,强迫实施“二选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反垄断领域的热点问题必须得到严肃整治。

前青海省政协委员、民营企业家王瑞琴认为,政府打着“反垄断”等旗号整治平台企业,显然是打压民营经济的歧视性做法。

“最大的垄断都被中国国营企业(占据着),比如中石化、中石油、中建等等。中国所有真正的垄断行业都是国企,那么在民企当中只是说相对垄断,不是绝对垄断,而相对垄断也是一种市场竞争的结果。”

上市公司频频易主成国企

除了互联网企业近来受到政府的严厉监管之外,受美中贸易战、中国经济明显放缓等多重因素影响,很多原本就在夹缝中生存的民营企业近年来更是难以为继。

中国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近期综合业内数据报道,2017年以来,已有近500家A股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而这个态势还在逐年增长。在这些“易主”案例中,大多数控制权转让涉及民企,而国资,尤其是地方国资,是最主要的买方。

以去年为例,完成过户的国资买家有40家,占比过半。从省份来看,浙江、山东、广东三省的国资收购最为活跃,分别收获了9单、7单和6单。

王瑞琴分析说,大批民企老板近年来转让股权是出于自保,他们的主流心态已从以往的“持币待购”转为“持币待逃”。

“不论是从思想文化、经济现状还是国家的发展方向来看,民营企业都不占据有利位置,而民企业主应该也都很清楚,所以他们也愿意把自己的股份出让给国有企业变现。”

另一方面,更多的民企在国内融资趋紧的情况下,也在放眼海外市场。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5月5日,已有248家中资企业在美国三大交易所上市,较去年10月2日增加了31家,他们中绝大多数是民企,只有8家是央企。不过,中资企业的总市值在过去七个月里小幅缩水,这可能与17家公司在此期间退市有关,包括被认定有中国军方背景的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国海洋石油等等。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一向对民企缺乏信任,现在又出手加大控制。(美联社图片)

民企如待宰羔羊?


谈到中国民企的困境,目前备受舆论关注的当属河北大午集团了。这家成立于1985年、拥有近万名员工和上百亿资产的民营企业,因与当地国营农场发生土地纠纷,遭到政府清算。近期,包括集团创始人孙大午在内的七名高管被正式逮捕,并被指涉嫌寻衅滋事罪、诈骗罪、强迫交易罪等多项罪名。

长期关注“国进民退”现象的前北京独立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表示,中国民企的生存环境非常令人担忧。

“中国在产权和人权的保护上缺乏有效的制度,(业主和民企)动不动就会被抓或者被接管,所以企业家肯定担心自己的安全。”

上月底,北京当局还约谈了腾讯、字节跳动、新浪金融等13家平台企业,要求他们将金融活动全部纳入金融监管,全面自查整改。有国内学者认为,这表明互联网金融很可能会被国有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