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更多未接种疫苗的人不戴口罩!辟谣疫苗7大谣言

6Park 生活 新冠疫情 1 month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昨日发布了最新建议,即完全接种疫苗的人可以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戴口罩,包括在室内。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口罩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

然而,这一建议的实施却带来了挑战和争议,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你怎么辨认谁打了疫苗,谁没打呢?不可能在每一个公共场所检查每一个人是否有疫苗护照,批评人士指出现在这样做是非常不切实际的。如果纯靠民众自觉,恐怕也是不现实的。

根据CDC的说法,接种疫苗的人需要了解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但是,就像接种疫苗一样,这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还关乎阻止病毒在社会中广泛传播。摘掉口罩给那些还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带来了潜在的危险,这可能会加剧病毒的传播,使防疫愈发困难。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可以撒谎他们接种了疫苗,借以摘掉口罩。那么,他们有多大可能这么做呢?

民调显示,很多人会选择撒谎,不仅如此,未接种疫苗的人更有可能从事风险更大的活动,很大程度上这些人不会像接种了疫苗的人一样认真对待病毒。上周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示,63%的美国人说他们不打算接种疫苗,他们认为在室内不戴口罩与没有接种疫苗的人相处还算安全。近三分之二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已经准备好恢复正常生活,与其他接种或没接种疫苗的人接触。因此,口罩令成为防护的最关键一道屏障,一旦这道屏障被取消,不可能知道谁接种了疫苗、谁没接种,这些人在没有了法律的约束下将为所欲为,后果不堪设想。

从理论上讲,没接种疫苗的人中很多人可能仍然会戴口罩。Axios/Ipsos上周的一项调查显示,大约一半未接种疫苗的人称,他们出门时会一直戴口罩。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对疫苗的怀疑和对口罩的质疑重叠,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接种疫苗并戴口罩,这种质疑并没有因此消失,而是愈发严重。

另一项调查显示,政府一旦松口,未接种疫苗者不戴口罩的人数就会显著增加,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4月19日,23%未接种疫苗者说他们“从未”或者“偶尔”戴口罩,到5月3日,这一数字上升至34%。尽管CDC公布的指导方针并不适用于没接种疫苗的人,但是现在看来,这一数字还将继续上升。

疾控中心强调,这对接种疫苗的人来说不是问题,因为他们受到了保护。但由此带来的更为严重的社会问题该如何解决,没有接种疫苗的人群可以更为自由地做一个病毒传播者吗?理想情况下,在道德底线的压力下,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可能会将放宽的口罩令当做一种鼓励,侧面也许会督促他们尽快去接种疫苗,不过接不接种疫苗是个人决定,对疫苗存在疑虑并不是空穴来风。

目前,仍有数百万美国人对美国批准的三种疫苗心存疑虑,不愿接种。专家表示,这种不愿接种疫苗的态度部分是由于人们对疫苗的科学认知不够造成的。即使是中立者或是相对理性的人也会说:“等等,为什么疫苗会存在这么多的争议?”人们需要了解疫苗,了解科学家在这方面研究了多久,而这一切与政治立场无关。







第一个疑虑:疫苗开发速度过快,怎么能证明安全有效?首先,mRNA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在被用于研发新冠疫苗之前就已经开发并改进了多年。美国西北大学医学和生物医学工程教授、全球健康研究所执行主任罗伯特·墨菲表示,科学家们需要做的是输入新冠病毒突增蛋白的分子代码,疫苗将含有分子指令,告诉细胞制造一种无害蛋白,类似于新冠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免疫系统会将这种无害的蛋白识别为入侵者,一旦今后再接触到,就会准备好武装力量将其消灭。通常,美国的监管机制非常繁琐,一旦发生突发状况,监管机制将被简化,外加上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在疫情初期迅速到位,致使疫苗研制和紧急使用的速度加快。专家们表示,虽然研制时间缩短,但将疫苗推向市场的过程中没有捷径可走。辉瑞和莫德纳的mRNA疫苗以及强生的单针疫苗都在推向市场之前对数万人进行了临床试验,然后才获得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的紧急使用授权。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政策助理教授贾森·施瓦茨表示,甚至在疫苗获得批准之前,掌握的关于疫苗的数据就已经达到了广泛接种的水平。专家表示,三期临床试验是连续快速完成的,通常对于不那么紧急的疫苗,两个阶段之间需要几个月的间隔时间。紧急使用授权有助于简化审核程序。专家强调,安全性和有效性一直是疫苗生产商和联邦监管机构的优先事项,为此FDA专门召集了一个独立的专家小组来评估疫苗。

美国有超过1.5亿人至少接种了第一剂疫苗,而且有强大而持续的安全机制负责监管。波士顿疫苗研究中心主任丹·巴鲁克认为,对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究“实际上比过去对任何疫苗进行的审查都要极端得多”。



第二个疑虑:疫苗是实验性的吗?不是,实验性疫苗是指未经过临床试验以及未进入审批程序的疫苗。现有的疫苗已经完成临床试验,并已经获得紧急使用授权。近日,辉瑞向FDA递交了全面批准的申请。

科学家正在对接种疫苗后的人们进行跟踪研究并收集数据,疫苗通常在向公众推广后还需要继续研究,这种做法属于常规做法。



第三个疑虑:疫苗会导致不孕吗?美国儿科学会传染病委员会副主席肖恩·奥利瑞称疫苗会导致不孕的论点是一个“完全的谬论”,并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在历史上还没有任何疫苗会对女性的生育能力造成影响的依据。

虚假的论点认为,mRNA疫苗可能导致免疫系统错误攻击胎盘中的一种蛋白质,这种蛋白质被认为在某些方面和新冠病毒突增蛋白相似,免疫系统可能会对自身蛋白进行错误的识别并攻击,从而导致不育。但是,研究人员比较了两种蛋白,认为相似并不会造成免疫系统错乱,在研究了人类体内各种蛋白对自然免疫或疫苗形成的抗体的反应后,得出在胎盘中未观察到该蛋白反应性的结论。



第四个疑虑:mRNA疫苗会改变DNA吗?不,科学家已经证实这是不可能的,因为mRNA不会进入DNA所在的细胞核中。疫苗中的mRNA和细胞核中的DNA之间没有物理联系,所以这种影响是不可能发生的。



第五个疑虑:疫苗会改变免疫系统吗?每一种疫苗都是为了加速免疫系统产生针对目标病毒的抗体,目前没有科学依据能证明疫苗可以永久改变免疫系统或导致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可能。

事实上,联邦卫生当局已经表示,疫苗对免疫功能低下的人是安全的。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免疫过敏反应。英国阿斯利康疫苗临床试验的一名参与者出现了罕见的横向脊髓炎的症状,这是一种神经系统疾病,另外也有个别接种疫苗的人出现血栓。专家表示,任何疫苗都具有罕见风险,并不应该因为惧怕疫苗副作用而不接种疫苗,因为死于新冠以及并发症的人要多得多,新冠病毒对健康的年轻人也可能致命。墨菲说:“你可能是地球上最健康的人,但你也可能死于新冠病毒。”



第六个疑虑:疫苗中是否含有流产的胎儿细胞?没有 ,在任何一种新冠疫苗中都没有流产的胎儿细胞或组织。专家们表示,这种混淆很大程度上源于历史原因。几十年前,一些疫苗是提取流产的胎儿细胞,用于制造甲型肝炎、狂犬病等疾病的疫苗。公共卫生专家表示,胎儿细胞在新冠疫苗研制初期的确被使用,这是一种常规做法。此外,尽管天主教会反对堕胎,但也发布声明,称所有临床公认安全有效的疫苗在道德上都是可以被接受的。



第七个疑虑:疫苗中含有微芯片吗?流言称疫苗中含有微芯片,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注射进人体。墨菲强调:“这与事实相差太远。”这一流言很大程度上源于比尔·盖茨的一番言论,他提及最后可能每个人都会获得一个“数字证书”,表明已经接种了疫苗或者恢复了健康。这番言论被人曲解为数字健康记录以微芯片的形式在接种疫苗期间被注射到手臂中。但是注入微芯片在物理上是不可能的,因为无法通过针头。“所以请放心,我们可以肯定,任何疫苗中都没有微芯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