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流亡藏人选出新领导人 西藏前途认知不同是挑战

6Park 生活 1 month



2021年流亡藏人大选结果5月14日揭晓。流亡藏人议会前议长边巴·次仁(Penpa Tsering)当选藏人行政中央第十六届噶厦司政,成为藏人流亡政府的新任政治领导人,取代结束两届任期的洛桑桑盖。这次选举也选出了第十七届西藏人民议会的45名议员。从选举结果来看,新一届藏人行政中央将继续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主张。但身在法国的流亡藏人德南姆(Tenam)希望新司政不要忽视那些参加投票但倾向西藏独立的年轻人。

边巴·次仁当选新一届藏人流亡政府司政

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先后于1月3日和4月11日参加第一轮和第二轮投票活动。根据藏人行政中央选举事务署介绍,今年注册选民超过8万。尽管有新冠疫情,但投票率达到77%。在司政选举第二轮角逐中与边巴·次仁(Penpa Tsering)对垒的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前代表吾嘎仓·格桑·多杰(Aukatsang Kelsang Dorjee)。

身在法国的流亡藏人德南姆(Tenam)是“自由西藏大学生”(Etudiants pour un Tibet libre)协会的成员。他在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他注意到这次选举有更多的年轻人参加投票,也有更多的年轻人参加竞选,最年轻的议员候选人只有27岁。他特别强调,这虽然是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2011年宣布退出政治生活之后,流亡藏人第三次直接投票选举政治领导人,但流亡藏人的民主建设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已经启动

德南姆:“流亡藏人的民主化进程启动远远早于2011年。西藏流亡议会在1960年就宣布成立,并在1963年制定了流亡藏人宪法。2001年,达赖喇嘛表示流亡政府将不再由他任命,而应当由流亡藏人选举产生。但这一重大政治变化的具体落实需要时间。此后的十年间,尽管流亡藏人政府首脑由选举产生,但达赖喇嘛仍然是最高领导人。达赖喇嘛只是在2011年,才完全辞去所有政治职务,正式退出政治生活。同年当选藏人行政中央司政的洛桑桑盖正式成为流亡藏人的政治领导人。达赖喇嘛只是藏人宗教领袖。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变化。流亡藏人一步步走入民主实践,如今拥有一个与民主国家无异的民选政府!”

在第二轮司政竞选中,与边巴·次仁(Penpa Tsering)对垒的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前代表吾嘎仓·格桑·多杰(Aukatsang Kelsang Dorjee)。在德南姆看来,两位竞选人的政治纲领并无重大区别。但边巴·次仁已从政30多年,他曾经是西藏流亡议会议长,更早前,他曾是西藏议会与政策研究中心(Tibetan Parliamentary and Policy Research Centre)(总部在新德里)的负责人等等。相比边巴·次仁,吾嘎仓·格桑·多杰(Aukatsang Kelsang Dorjee)更是流亡藏人政治生活中的一张新面孔,最近五六年才涉足政坛。德南姆表示,他个人认为,两人的政治纲领本质上没有区别,但吾嘎仓·格桑·多杰(Aukatsang Kelsang Dorjee)可能在围绕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的讨论中,立场更为开放。但他也坚信吾嘎仓·格桑·多杰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改变立场。

德南姆:我不想成为一个成为和平威胁的国家的一员

达赖喇嘛在1979年提出中间道路,主张西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下争取高度自治。但这项主张在流亡藏人中也时常受到质疑,尤其是受到主张西藏独立的藏青会(西藏青年大会)的反对。在2016年司政选举中,主张独立的候选人在首轮投票中得票第三。显然今年也是如此。德南姆表示,这次司政选举中唯一的女性候选人嘉日卓玛也是唯一一位在竞选中公开表示:是时候重新审视这项中间道路了,因为多年来的努力并未取得任何成果。

德南姆:“嘉日卓玛在首轮角逐中位居第三,未能进入第二轮角逐。但流亡藏人中,尤其是年轻一代,的确有部分人希望重新审视中间道路,他们主张争取西藏独立。从选举最终结果来看,边巴·次仁比吾嘎仓·格桑·多杰多得大约5400多张选票。我知道在投票支持吾嘎仓·格桑·多杰的选民中,有很多支持西藏独立的年轻人。所以,我希望已经正式当选的边巴·次仁能够考虑到这些希望西藏独立、而不是中间道路或自治的年轻人。”

至于西藏前途,德南姆表示;

德南姆:“达赖喇嘛的代表与北京政府就西藏问题的对话自2010年后就已经中断,而自习近平就任中国国家主席以来,在少数民族政策问题上,立场日趋强硬。无论是对维吾尔人,还是对藏人或蒙古人,对香港的民主派也是一样。我个人对习近平没有什么乐观预测。看到维吾尔人、香港人的遭遇,看到台湾几乎每天受到的威胁,再看看中国与印度的关系、中国与不丹的关系、中国与澳大利亚,与欧盟的关系……我不想成为这个如今变成和平威胁的国家的成员。作为藏人,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发生在西藏的一切。但我也是人道主义者,这个政府正在对维吾尔人实行种族灭绝,正在打碎香港所有的民主机制,我怎么能声称要成为这个国家的一员?!对我来说,要求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下已经变得不可能。我觉得这将是新任司政需要面对的最大挑战,也就是如何重新与中国政府建立联系。 今天,边巴·次仁在讲话中表示,他将尽一切努力,重新建立流亡藏人与中国当局之间的联系。但我个人对此一点也不乐观。”

新司政的三大挑战

德南姆认为新司政需要面对三大挑战,一是要重新在中国政府与流亡藏人间建立联系;二是由于西藏问题几乎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他需要重新将西藏问题纳入中国与世界关系的讨论中;第三是如何面对流亡藏人中的分裂,因为在年轻一代与年长一代之间,在主张西藏独立者与主张西藏自治者之间,有一道裂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