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搞大新闻?马斯克要复活恐龙?乌龙还差不多...(图)

大鱼新闻 科技 1 month

这一次,还是因为他投资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这两天,Neuralink联合创始人马克斯·霍达克(Max Hodak)的一条推文被送上了热搜:

如果我们愿意的话,我们能够建造侏罗纪公园。不过从基因上来说不是真正的恐龙。

培育一个超级新物种,可能需要15年的时间。



什么?《侏罗纪公园》要成真了?

这个消息一出,吃瓜群众们都嗨皮了起来,火速进行围观。



可这事儿,我怎么越看越诡异……



本尊就比较“迷”首先,马克斯·霍达克这条推文是在4月初发出来的,压根不是新消息。

并且在发完这条推文后一个月,他就已经从Neuralink辞职了……

5月2日,马克斯·霍达克在社交平台上宣布了自己离职的消息:

我已经不在Neuralink好几周了。



截至目前,离职原因和接班人,公司都还没公布。

而且就在这条推文下,霍达克还回应了自己离职的原因不是因为侏罗纪公园。



不过离开自己创立的公司,也是因吹斯听。

不如我们来看看这个霍达克是什么来头:



马克斯·霍达克于2012年本科毕业于杜克大学,学的是生物医学工程。

期间,他曾在杜克大学医学中心担任研究助理,并协助建立过猕猴的脑机接口。

在创立Neuralink前,他曾经两度创业。

第一次是成立了一家名为myFit的公司,开发了一款专门预测高中生被大学录取可能性的软件。

第二次是成立了一家专注于创建生物机器人云实验室的公司Transcriptic,主要负责设计、建造和运营分子和细胞生物学实验室研究的自动化基础设施。

2016年,霍达克与马斯克等人,共同创建了神经科技&脑机接口公司Nerualink,并担任公司总裁,研发脑机接口相关的技术。

听上去很厉害对不对?

但事实是:公司成立5年,一款上市的产品都还没有。



不过他们倒是一直在公布研究进展。

早在2019年,Neuralink的首次进展,是成功实现脑机接口线路植入;

同时,也已经开发出了相应的定制芯片,可以很好地植入人体。

今年4月,他们还进行了猴子用脑机接口玩游戏的实验。

但学术界对他们,始终不太买账。

尤其在2020年进行活猪实验后,外界质疑的声音就没停过。



“脑机接口之父”Miguel Nicolelis更是直接炮轰霍达克:

他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认同。

培育恐龙到底靠不靠谱咳咳,我们先暂时不考虑个人因素。

那么从科学严谨的角度来看,培育恐龙,或者说类似恐龙的“超级生物”又是否可行呢?

想要培育出恐龙,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恐龙的DNA从哪来?

在《侏罗纪公园》电影第一部中,科学家找到一块1.3亿年前形成的琥珀,从里面的远古蚊子里提取出了恐龙的DNA。



这在现实中可能做到吗?

2012年发表在Nature上的一项研究终结了这个构想。



研究通过对保存条件相似的158块已灭绝鸟类化石分析发现,DNA也是有半衰期的,差不多是521年。

细胞死亡后,在酶的作用下核苷酸之间的键会逐渐解体,而微生物能加速这种反应。埋在地下的骨头中的DNA会以一个固定的速度降解。

研究人员预测,即使是对保存基因来说最理想的温度,零下5摄氏度中储存的骨头,在最多680万年后DNA就会完全被破坏。

而在更早的150万年左右时,当剩余的DNA链太短无法提供有意义的信息,基因就已经不可读了。

不用说侏罗纪,最后的恐龙时代白垩纪也已经过去6500万年,这些恐龙基因早已彻底分解。

而在知乎上,这个问题让一位叫做“极萨学院冷哲” (下文简称“冷哲大神”)的答主兴奋了起来,直呼:

这题我会。



几年前,冷哲大神刚好在哥本哈根大学地质遗传学中心做访问。

当时,他与人类遗传学家艾斯克·威勒斯列夫(Eske Willerslev),就着复活远古物种的可能性展开了讨论。

虽然Eske的研究领域是古人类方向,但实际上关于像恐龙、猛犸象等古代生物,同样在他的研究范围之内。

对于这个问题,他们认为:

目前最容易,也是最有希望的,就是猛犸象了。

当然,让猛犸象复活的前提其实一个偶然:

主要是因为刚好在西伯利亚冻土层里找到了尸体,又刚好能找到完整的基因组。

同时4000年对于地质历史来说,时间段很短。

但与此同时,冷哲大神还是认为复活猛犸象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先来看下复活猛犸象这项工作的进展:

我们从13年的猛犸象的毛发里找到了完整的细胞核,然后我们把这个细胞核注射到去核的亚洲象的细胞里,那么我们就大概得到了猛犸象基因组的细胞。

然后下一步我们用克隆技术和干细胞技术,可以让这个细胞恢复全功能性,可以发育成完整的胚胎。那么按着克隆技术来说,我们在找到一个代孕母体,差不多就能复活猛犸象了。

理想虽美好,但一个事实却阻碍的这件事——找不到代孕母体,冷哲大神表示:

即便是亚洲象,基因组也有接近5%的差距了,流产几率超高。

同时,个头差距也非常大,导致子宫也不够用。

当然,人工子宫也是一个方向,但是冷哲大神表示,目前还没法用来复活猛犸象。

接下来,便是恐龙的问题。



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时间过于久远,远到了6000万年前,跟4000年相比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由此引发的就是DNA降解或者衰变的问题:

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没什么谁会永垂不朽。

DNA这东西时间长了也会衰减,按着Nature上的一篇研究发现,DNA的半衰期在521年左右。

那么理论值在几百万年,超过1000万年的DNA肯定就全碎光了,到时候别说你找到冻恐龙,还是琥珀里的恐龙,都白扯,DNA全碎。

那么,就真的没戏了吗?

冷哲大神跟Eske的一个博士聊天时,听到了一个非常脑洞大开的项目——由NASA资助,在外太空中寻找可能存在的恐龙基因。

至于为什么是外太空,冷哲大神虽然表示搞不清楚,但是“人家既然能立项,肯定有他们的思考”。



而回归到Max Hodak在推特上的话,冷哲大神提醒需要关注三个关键词:

育种,工程,新物种。

他认为,这并不是复活恐龙,而是制造新物种。

那么,新物种的制造很难吗?

理论来说我们运用基因编辑技术。比如CRISPR,我们是有办法改造物种的。以某个物种为原型,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开始改造。

可能在基因层面上跟恐龙不一定类似,但是从外观上看起来很像恐龙的一种新生物。

最后,冷哲大神就着这个热议的话题,表达了他的态度:

这个技术面临的难关也非常多,15年能搞出一个类恐龙生物我是不太乐观的。

恐龙?或许只是乌龙实际上,霍达克在发表侏罗纪公园那条推特的同一天,又发了另一条讨论生物多样性问题。

生物多样性肯定是重要的,但我们为什么停留在保护动物上,而不是主动去创造新的物种?



有网友指出,这两条推文中的我们,很有可能都是指全体人类。与当时他所在的NeuraLink公司不一定有太多关联。

其实只要多看看他的社交媒体账号就会发现,霍达克这个人经常在网上发一些自己的脑洞。

最新的一条是:你觉得多久以后游戏中的AI,会好到你能和他成为真正的朋友的程度?



参考链接:

[1]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9235882

[2]https://royalsocietypublishing.org/doi/10.1098/rspb.2012.1745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