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反扑 大阪死亡率超印度 政府还在冲刺奥运…

大鱼新闻 体育 新冠疫情 1 month

这两天,关于日本的消息也是挺令人揪心的。 5月7日,日本《读卖新闻》称:日本进行疫苗接种工作以来,接种后累计死亡病例39例。



日本用的是美国的辉瑞疫苗,早在今年1月,挪威3万人接种辉瑞和德国BioNTech疫苗,就有23人死亡。



日本政府倒是心大,告诉老百姓“不用过度担心”。



而伴随这个坏消息而来的,是日本愈发令人担心的疫情。

5月5日时,日本厚生劳动省的一名官员称:“根据日本政府有关每百万人的(新冠)死亡数据统计,大阪府为19.6人(当天)。这样的惨状远高于印度的15.5人、墨西哥的16.2人,以及美国的14.5人。”



谁能想到,在日本疫情严重的地区,新冠死亡率已经超过印度和美国,如果疫情短期内失控,他们就是下一个美国。







如今,东京、大阪等6个地区处于“紧急事态宣言”状态,北海道、冈山和广岛患病人数激增,也要加入“紧急事态”阵营。

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已经确认,日本全国范围90%以上的新冠病毒已经替换为“N501Y”变异毒株,导致重症的风险可能是以往毒株的1.4倍,情况愈演愈烈。



此时的日本人民面临两大困境:疫情严重,威胁生命;政府心大,要办奥运。







日本是个神奇的国度,明明医疗条件很优越,却是发达国家中疫苗推出速度最慢的。



根据彭博社的统计,日本1.26亿多人口中,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的比例仅为2.9%。



日本疫苗接种计划从2月17日开始启动,当局目标是“每天100万剂”。可是截至昨天,日本仅为民众接种499.4万剂疫苗,每日接种量仅超过20万剂。



难道,日本民众对疫苗仍持有抗拒心理?



其实情况正相反,日本人民接种疫苗意愿强烈,只是无针可打。多地预约名额一推出就马上被抢光。在东京闹区涩谷的接种点,如果早上九点开放4800剂名额预约,15分钟就能爆满。



为了打上针,许多人在接种点长时间排队,挤成一团,有时现场过于混乱,民怨沸腾,警察出动,预约窗口甚至不能工作。



从新冠疫情暴发初期开始,日本人民抢购卫生纸,抢购消毒液,如今又抢疫苗。我们印象里,日本人讲礼貌、爱排队、有秩序,如今在疫情的阴影下,他们只剩下恐慌和生存本能。





抢到疫苗的多是年轻人,日本的老人是这场疫情中最可怜的人。他们不会上网,只能选择排队或电话预约。有的年轻人彻夜排队,提前抢号,老人们去接种点时,精疲力尽还是白忙一场,有的老人不方便出门,从早到晚拨打唯一的热线电话,重复12个小时也只能听到忙音。



以至于,日本老人成了疫情最大的受害群体。据悉,兵库县神户市一家养老院,本月感染人数已达133人,25名老人已去世 。

医院说没有床位,不能收治,养老院内只提供最基本的吸氧、输液。有时,一天连死三位老人,尸体就放在尸袋里,好几天都没法处理。



这情景,和印度、巴西何其相似。







疫苗接种组织混乱就罢了,日本的医疗机构也很拉胯:神户县把960剂疫苗错误储存,导致报废;奈良县护士不慎把生理盐水当成疫苗为民众接种,甚至有护士给接种者打空针。



或许,医护人员真的是太忙太累了吧。



如今日本医疗资源告急,9个医疗团体联合发布“医疗紧急事态宣言”,警告日本的医疗体系已经如同“风中之烛”,新冠再发展下去,“全国范围内一切必要的医疗都将无法维持。”

路透社也有报道,大阪府周一晚间表示有18人因为新冠肺炎而死于家中,大阪的重症监护病床使用率已超过96%,只能转移癌症和心脏病患者,腾出空间容纳新冠病人。



与感染的数量相比,日本的重症病床数量非常有限。



然而,就在这样危机的时刻,东京奥组委居然在4月28日发布了第二版《疫情应对措施手册》:



运动员的检测频率从至少每4天一次提高到每天检查唾液抗原;提供130多所发热诊室和30所定向医院;还有1万医护无偿派遣,以保大会安全。



1万医护人员?从哪个医院派啊?这就离谱!



日本奥委会主席山下泰裕在接受《东京新闻》专访时说:“不管有什么样的状况出现,我们都将以灵活的方式,尽力将全世界的运动员带到东京参赛,给全世界带来希望和光明。”

他还说,东京奥运会给全世界带来了勇气。



他没提的是,日本已经不得不举办奥运会了。奥运会太烧钱了,他们赔得裤子都掉了。



关西大学名誉教授宫本胜浩估算,停办奥运会,日本经济损失约为4兆515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826亿元)。日本前期向银行拆借用以投资的资金如今难以回流,如果再次延期支付,日本政府会面临天价债务。

日本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给了人们三个办奥运的理由:

全世界的运动员训练压力大,不能再等一年;

国际社会不会允许东京奥运会再次推迟;

为奥运村盖的房子,再留一年是不可能的,为了少赔点钱,房子已经卖了。



可是群众不愿意。他们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办奥运。网友们在网上投票,59%的人不同意办奥运会。



不仅是普通群众,连部分运动员都不想参加奥运会了。世界著名网球运动员纳达尔就说:“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老实说我没有办法告诉你一个明确的答案。”





另一个美国著名网球运动员——小威廉姆斯拒绝得很委婉:“我从来没有一天离开过我的女儿,所以我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甚至,日本混血网球女星大坂直美非常犹豫:“如果没有办法保证参赛人员的健康与安全的话,那么这会是巨大的隐患。”





美国田径队直接取消了日本赛前集训,英国轮椅篮球队、俄罗斯击剑队也跟着取消。



中国乒乓球队本来不想取消,毕竟熟悉赛场太重要了,如今也被迫取消。因为原计划接待中国乒乓球队和中国女足的日本东京东村山市说了,正式放弃接待。



确切地说,是40个日本城镇因担心疫情而退出了奥运接待计划。





如果真的举行奥运会,最乐观的估计,这将是一场没有观众、运动员状态糟糕、赔本赚吆喝的体育盛会。



至于悲观的结局,简直不敢想。不提别的国家,只看看日本本土的运动员,被感染的消息从未间断:网球明星锦织圭、跳水名将寺内健、世界羽毛球选手桃田贤斗……都没逃过新冠的魔爪。



甚至,连传递个圣火都能有人确诊。



日本政府还在坚持,为了举办奥运会,他们决定让12-15岁的青少年打疫苗。辉瑞疫苗尚未在日本对12至15岁人群进行临床试验,但是政府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打一拨,收集一下数据再说。之前死的那39个人,原因或许很复杂,我们再调查调查。



唯一比日本政府乐观的,就是印度政府。他们说,已经为参加奥运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5月11日,《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三家日本主流报纸同时刊登一则广告,炮轰日本政府抗疫无能:“疫苗也没有,药也没有。是说拿竹枪就能(和新冠)战斗吗?”



“这样下去,(日本国民都要)被政治杀死。”



一场奥运会,最长不能超过16天,新冠的潜伏期最短大概3天。



如果奥运会真的举行,万一有运动员被感染,奥运村疫情爆发,后果将不堪设想。



日本要想做好疫情防控,向奥运村提供正常的医疗支持,需要每天提供300个医生和400个护士。且不提在医疗资源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这700个医护人员从哪能抽出来,老百姓知道了,先要闹翻天。



最可怕的就是,万一疫情蔓延了,病毒在此变异了,奥运健儿们把变异病毒带回各自的国家,这后果敢想吗???

这件事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日本就算全民接种疫苗,防疫搞得完美,奥运会依然充满风险。

看看疫情在各个国家的疯狂蔓延:印度370多万人确诊,巴西病毒变异110种,美国号称医疗条件好,3300多万累计病患数不是假的——何况他们还计划打完疫苗就摘口罩。奥运村那么多人,疫情一旦爆发,那就是蛊城!



当初因为省钱,没有好好处理核废水,如今为了赚钱,要踩着人民的尸体办奥运。政府的职能是什么,日本高层还记得吗?在办公室里看不到的亿万人民,只是每个月提供税金的蝼蚁吗?真心希望日本能慎重决定奥运会问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