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中国掀反资本浪潮?从互联网大佬求生欲谈起(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中国互联网企业美团创始人王兴在社交媒体发布上述唐诗,并继而删除,让人们再一次窥见中国企业家满满的求生欲。这首出自唐代诗人章碣的七绝古诗,对秦始皇焚书历史进行嘲讽和谴责。舆论场有声音因此指王兴借古讽今,这是王兴删除处理的原因。

据称,有友人劝诫王兴重视此事:“看来有人要借题发挥!”“这事千万要重视,千万不要被炒作、被贴标签,历史上文字狱、莫须有都是这么来的。”

王兴此后解释称:“前两天一首唐诗让我颇为感叹:秦国警惕书生,但后来灭秦的刘项却不读书。这给我提了个醒,最危险的对手往往不是预料中的那些。这些年阿里一直盯着京东,最后却是拼多多斜刺里杀出来,用户数一举超过淘宝。同理,美团外卖最大的对手看起来是饿了么,但更可能颠覆外卖的却是我们还没关注到的公司和模式”。

从中不难看出王兴满满的求生欲,而王兴友人的担忧以及王兴的谨慎,并非没有道理,因为稍有不慎,王兴就可能遭到舆论的“审判”,进而人设崩塌,走到“社死”——社会性死亡的境地。





5月10日,阿里巴巴迎来第17个“阿里日”,现身杭州阿里总部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就是前车之鉴。2020年10月24日在外滩金融峰会马云口无遮拦对中国金融监管“放炮”之后,与他联系紧密的企业就接连遭遇政府监管的组合拳。4月10日阿里巴巴因违反反垄断法规,被中国市场监管总局罚款182.28亿元人民币(约合28亿美元)。

伴随官方监管风暴的,是马云的人设崩塌。曾经风光无限,一度被年轻人奉为偶像,被广大网友亲切地称为“马爸爸”的马云,已经跌落神坛,甚至成为很多激进网民口中“资本家的代言人”。他被称为“邪恶的资本家”和“吸血鬼”。一位作家甚至列出了马云的“十宗罪”。有关他的报道下面,经常能看到引用马克思的评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让不少人感叹“民意如流水”。


作为曾经的媒体宠儿,马云还被排除在《上海证券报》年初罗列的中国当代企业家的名单之中。上述官办媒体的报道称,“出身草莽、敢闯敢拼、百无禁忌,一代中国企业家从过去僵硬的经济体制中破土而出……它们像少年一样活力四射……对规则界限少有畏惧。文章指,如今,这种“草莽英雄”的特质已褪去。

同样是中国互联网巨头的美团,也因与阿里巴巴相同理由——涉嫌垄断,遭监管机构立案调查。4月26日,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消息,称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因此,和马云一样,王兴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有可能被聚焦和解读。马云的刻意低调,以及王兴的谨慎,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中国企业家们满满的求生欲背后,中国社会特别是社交网络上掀起的反资本浪潮。纽约时报中文网此前的报道称,尽管中国在经济上取得了成功,但在表面之下,人们长期以来存在对富人的不满,这种不满有时被称为“仇富情结”。对马云的仇富情结更深。“像马云这样优秀的人民富豪,一定能挂在路灯最顶端,”一名网络评论员在一篇广为流传的社交媒体帖子中写道,他指的是法国大革命时期著名的私刑口号“挂路灯”。

上述媒体的说法虽有夸大之嫌,但确实也反映出中国社会,特别是中国舆论场已经出现仇富甚至反资本的现象。“为富必然不仁”,这样的思维似乎已经根深蒂固于中国社会。而在美国打压之下中国奋起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浪潮的裹挟之下,中国国内民粹主义逐渐占据舆论场上风。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仇富”抑或反资本(家)似乎已经成为舆论场上的政治正确。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中国政府对马云掌控的互联网巨头发起监管风暴之后,舆论场上对马云一片“喊打喊杀”,“马爸爸”一朝之间成为“过街老鼠”;这也是为什么有友人劝告王兴防止社交媒体所发的诗句“被炒作、被贴标签”,而王兴选择删除发布内容,并进行解释的原因所在。因为,稍有不慎就可能引火上身,“社死”于舆论场。

在郑爽偷税门事件中,虽然税务部门的调查尚未有定论,郑爽就已遭受包括官媒在内的舆论审判。中国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发文称,“娱乐明星如今在哪里都是超级富豪,各国民众已经见怪不怪。但在中国这样不行,不仅国家做出明令禁止,公众也不会接受,原因很简单: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公平正义不能是虚的,要有实实在在的底线捍卫它。”显然,此逻辑不仅仅适用于娱乐明星。

好的一面是,中国社会似乎已经民意觉醒,开始崇尚和追求所谓的公平正义。但问题在于,中国社会的仇富心态,乃至反资本浪潮——中国互联网巨头如阿里、美团推行“社区团购”时,曾一度遭遇反资本声浪,批评者痛批“互联网巨头正在夺走卖菜商贩的生计”——只是中国社会民粹主义泛起的一种表现。这种民粹主义 ,对内最集中的体现就是,不允许其他声音的出现。即便这一声音是理性范围的讨论,或者出于善意批评,甚至只是个人情绪的表达,都是不为网络上的“批评者”所接受,可能遭遇网络暴力和舆论攻讦。





一直被视为立场偏左的民族主义代表的胡锡进,也没能逃离舆论的旋涡。在近期的一场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论战中,胡锡进因为对官方机构社交媒体账号所应该扮演的角色的不同见解,曾与很多小粉红一道与自由派公知“对战”,因此还被戏称为“中国头号‘五毛’”的他,遭到了“小粉红”的“手撕”,他们将胡锡进称为“公知”、“比公知还坏”甚至是“卖国贼”。

如此舆论环境,以至于,很多学者以及知识分子,都选择了沉默。有分析指出,如果中国任由国内走向激进的民族主义,以及泛滥的民粹主义思潮野蛮生长,得不到遏制或者引导,可以想象,中国的内政外交一旦在这两股浪潮裹挟下走向激进,其结果可想而知。因此,中国的决策层可能需要继续保持足够的理性,不仅要警惕这股潮流泛滥,不被这股潮流裹挟和左右而迷失方向,甚至必要时要加以舆论引导,甚至遏制。诚然,现在美国依然在不择手段打压中国,中国奋起反抗需要统一思想,消除杂音,但万马齐喑,终究可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