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J报告:中国外宣捆绑“疫苗外交”重塑世界媒体格局

6Park 时事 新冠疫情 1 month


过去一年多,美国等西方国家批评中国在2019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下试图操控国际舆论。总部设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国际记者联盟(IFJ)一份最新报告尝试证明中国已经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国际媒体宣传体系,并试图揭露其如何运作。

IFJ 委托三位澳大利亚媒体学者对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工作者作调查采访,其证言显示中国花大气力建立了一整套国际媒体基础布局,并在全球抗击疫情期间投入使用。

报告还指出,中国把这些对外宣传工作和“疫苗外交”捆绑到“一带一路”倡议的投资项目中,以确保受惠国在联合国会议等场合支持中国、赞扬中国。

中国外交部官员回应称, 此报告所述内容都是“美国一直以来的做法”,中国旨在回应美国等“赤裸裸的舆论或者话语霸权”。



图像来源,XINHUA

图像加注文字,IFJ报告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成为了中国“批发”其新闻意识形态到海外的途径。

中国在新冠疫情下的对外宣传策略?

IFJ星期三(5月12日)发表的这份报告题为《COVID-19故事:脱下中国全球策略的面纱》,是一年前该组织《中国故事:重塑世界媒体》报告的跟进研究。

IFJ研究团队在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间,透过全球50个国家与地区的54个与IFJ结盟的记者工会发出问卷访问新闻工作者,以了解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后,中国的全球媒体推广覆盖广度。报告并未说明接受问卷调查的具体人数,但指出团队除问卷外还在塞尔维亚、意大利和突尼斯举行了圆桌论坛来蒐集意见与见闻。

调查结果发现,56%受调查国家和地区反映其对华报道自疫情爆发以来转趋正面,只有24%转趋负面,余下20%没有改变。

另一方面,受访者当中有三分之一表示其供职媒体机构与中国单位签署有谅解备忘录(MOU),但有少部分受访者指出,其机构与中方订立媒体合作MOU的谈判因疫情所引发的旅游禁令而停滞。

报告指出,在疫情爆发之后,当出现对中国不利的疫情消息,就发放对中方有利的扭曲信息来抗衡。一位意大利记者形容,情况已到达“假新闻大流行”(fake news infodemic)的程度。

“随着疫病大流行开始扩散,北京利用其环球媒体基建,在全国性媒体散播对中国的正面论述,同时动用散播虚假信息等更新颖的策略。”

IFJ的报告指出,中国持续对外输出文化产品,配合散播虚假信息等硬实力工具来影响世界舆论格局。

在意大利,在习近平2019年4月访问当地之后,当地显著增加了播放中国纪录片与公演、公开展出中国艺术项目;在突尼斯,中国提供了“大巴电影院”,把中国娱乐节目带到当地偏远地区。

IFJ邀请上一份报告作者,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影音新闻学高级讲师,英国奥威尔基金会研究员(Orwell Fellow)林慕莲继续撰写今年的报告,她曾先后在BBC和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任职驻华记者与中国分社社长等职务多年。

林慕莲在星期三举行的网上发布会中说:“我们看到的似乎是一个平衡策略……一个量身订造的策略。”

她还举例: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将一段意大利民众为当地抗疫医护人员鼓掌的片段描述成“给中国抗疫人员鼓掌”,并在社交平台上发表,然后一群中国外交官便把这视频迅速转发。她形容这些是“战狼外交官”。

独立记者朱莉娅·贝尔金(Julia Bergin)与墨尔本莫纳什大学新闻学副教授约翰·里德伯格博士(Dr Johan Lidberg)也有参与编写今次报告。

IFJ于2020年发表的《中国故事:重塑世界媒体》报告指出,北京想要趁着推进“一带一路”投资,将其媒体操控体制“批发”出去,嵌入环球媒体生态当中。因此,受执政党中共与政府控制的中国媒体到世界各地寻求合作伙伴,继而大量倾销新华社、《中国日报》等官方媒体对中国的正面宣传内容。这些都是中共“讲好中国故事”策略的一部分。



图像来源,XINHUA

图像加注文字,“疫苗外交”被认为是中国近日主力推动的对外工作。

报告问卷也向受访者调查了他们对中国疫苗外交的看法。受访国家与地区当中,42%有接受中国提供的新冠疫苗,其中, 57%的接受了中国疫苗的被访问对象表示他们感觉当地媒体的政治报道话语有受到来自中国的影响。没有接受中国疫苗地区受访对象中只有34%这样认为。不过,报告承认无法确定导致这局面的具体因素。

要是把中国报道媒体叙事简单分类成“中国迅速行动对抗COVID-19,以及其医疗外交,为其他国家带来帮助”,“中国在疫情爆发初期封锁消息是导致全球大爆发的原因”和“其他”三类,受助国家当中有63%认为其主流对华报道属第一类,非受助国家有60%对华报道属第二类。

今年的报告提到,受访记者认为越来越多中国内容走进了各地新闻生态系统。以意大利为例,当地规模最大的全国报业联合社(ANSA;中文又称安莎社)目前每天播发50条中国官方新华社的稿件。不过,参与了IFJ发布会的ANSA副总监斯特凡诺·波利(Stefano Polli)回应BBC中文记者提问时辩护说,该社与新华社签订的是“纯粹的商业合同”,ANSA以专线转发新华社意大利电讯稿。

此外,据接受中国疫苗地区的受访者说,这些地方的社交媒体上也较常出现中国国营媒体与国家行为者(state actors)的踪影。报告认为,中国通过密集提供疫苗和医护人员防护装备等外交动作,尽可能确保一切对中国,包括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论述都是正面的。

一些意大利记者称,在第一波疫情爆发之后,中方人员一直试图拉拢和对他们示好,手段包括中国官员试图接近意大利记者,并免费提供专门为意大利本地读者订制的内容。有一个受访记者表示:他们请我们给习近平的新年献词留出更多播出时间,给我们免费供稿,并直接翻译成意大利文。我们最后也确实播出了,当然并不是在最好的时段。

突尼斯的记者工会收到中国大使馆提供的洁手液、昂贵的电视影音器材,当地国营电视台同时收到中方免费提供的亲华节目内容。



图像来源,AFP

图像加注文字,中国透过缔结媒体合作协议免费大量提供宣传中国政治立场内容予海外媒体。

中国对IFJ的报告有何回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星期二在北京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世界本来就是丰富和多元的,在媒体领域,不应只有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BBC,各国都应该有自己的声音。”

“美方一方面滥用话语霸权,打着‘自由’的幌子对中国肆无忌惮地进行虚假信息攻击,另一方面将意识形态凌驾于客观真实的原则之上,通过抹黑打压中国媒体来为自己的政治操作搞‘辩护’,这是赤裸裸的舆论或者话语霸权。面对针对中国的肆意抹黑攻击和谣言谎言,中国当然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在涉及新冠肺炎疫情等一系列重要问题上说明事实真相,留下客观、真实的人类集体叙事和记忆,这才是负责任的国家真正负责任的态度。”

发言人赵立坚透过微信对《纽约时报》记者说,IFJ报告所指出的作为“是美国一直以来的做法”。

林慕莲星期三回应华春莹的评论说:“所有记者都会同意多元声音,中国有别于其他国家之处是,它坚持只能讲一种故事,试图禁绝其他声音。我们看到约18名驻华记者遭到驱逐,以及强行阻止记者报道背离主线叙述的故事。”

她还指出,西方媒体其中一个“软肋”是财政困难,这让中国提供的免费官方内容显得如久旱逢甘露,被用于填补报道空缺。



图像加注文字,中美两国互相指责对方为新冠病毒源头。

其他组织或媒体对中国疫情外宣有何观察?

除IFJ外,近期还有不同组织和学者就中国扩展其媒体软实力,操控舆论局面提出警告。

上周在英国伦敦举行的工业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中国“建设性地参与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英国驻港澳总领馆汉译名:蓝韬文)在此期间表示,七国集团将研究建立一项快速反应机制,以打击俄罗斯的宣传和虚假信息。

路透社说,英国、美国与欧盟安全官员认为,俄罗斯与中国正试图在西非社会广泛散播互不信任,手法包括在选举中散布虚假信息,和在新冠疫苗问题上造谣。就在4月底,欧盟对外行动署(EEAS)专门应对反虚假信息工作的东部战略沟通专责小组曾发表报告,批评中俄两国“遵循零和游戏逻辑,配合虚假信息和操纵,打击(外界)对西方制造疫苗的信心”。

4月12日,美国华府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The Jamestown Foundation)《中国简讯》杂志(China Brief)前编辑约翰·道森(John Dotson)发表题为《新华社渗透西方电子媒体》的文章,指出以新华社为首的中国官媒已有一段时间利用“社论式广告”(advertorial)手法,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与《华尔街日报》等美国大报植入中方观点,近年有关手法转向网络媒体,而且演变成先寻求新闻聚合网站等谈下合作协议,然后将中方政治宣传内容重新包装成软性赞助内容发表。

BBC国际媒体观察部(BBC Monitoring)今年3月也曾发表广播纪录片,详述中国如何扭曲信息,配合“战狼外交”策略,试图说服世界其抗疫工作如何比其他国家优胜。

BBC国际媒体观察部的报道提到了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被英国监管部门查处之后,中方所采取的连串行动。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无国界记者(RSF)组织秘书长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评论说:“极权政府的对外宣传试图摧毁新闻,民主国家必须要建立有效机制加以对抗。”

“保护性的措施是合理的,甚至是必要的。同时我们必须当心,确保这些措施不会限制新闻自由、新闻独立性和多元性。新闻与资讯的全球化可以成为人类的一大进步,只要国际机制没有提供独裁国家与其宣传媒体比民主国家与其独立媒体更多竞争优势。”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媒体与传播系暨中文系副教授聂依文博士也认为,只要能提供足够的替代信息,受众便较难受到中国政治宣传左右。她本周发表评论文章说,以澳大利亚华人圈子为例,这里有多家不受审查的华文媒体,服从北京的华文媒体在行使影响力上显得苍白无力。

但同样以澳洲为例,聂依文警告,新冠疫情所暴露的种族歧视问题是中共舆论与海外统一战线工作可加以利用的弱点,使亲华意识在中国留学生、澳大利亚华侨第二代澳大利亚华人之间渗透。

中共此前对中国海外宣传的表态



图像来源,XINHUA

图像加注文字,以软内容推销中国:官方新华社一幅新冠疫情照片获俄罗斯官方塔斯社颁奖,在莫斯科塔斯社门外展出。

习近平仍是中国国家副主席时,曾于2009年出访墨西哥时说:“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2013年8月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讲好中国故事”概念。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共中央报刊多次重提此概念。

2020年2月,中共中央党校机关报《学习时报》一篇文章称:“在‘西强我弱’的国际话语体系中,我们应通过主动发声的方式塑造国家形象,而讲故事是国际传播的最佳方式。”

“我们应提升话语质量,增进话语认同,不但要讲述联防联控的措施成效,也要讲述防疫抗疫一线的感人事迹。不但做好官方发声,也鼓励公众自媒体传播,融通中外,把我们想讲的和国外受众想听的结合起来,把‘陈情’和‘说理’结合起来,向世界展现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和‘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万众一心群防群控的团结精神。”

上周,《中国妇女报》北京记者站站长徐旭在《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撰文说:“中国的国际传播正悄然从‘韬光养晦’转向‘有所作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有助于推动国际传播机构的制度化转型。”



相关报道:中国藉由新冠疫情强化全球形象



调研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国家认为新冠疫情爆发后,其国家媒体更积极的报导与中国相关的新闻。

(德国之声中文网) 总部位于比利时的“国际记者联盟”(IFJ)12日发布了一份年度报告,发现中国在2020年运用新冠疫情来提升中国在全球媒体报导中的形象。全球共50个国家的54个记者联盟参与了这项报告中的民意调查。

报告作者林慕莲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她认为中国的全球大外宣战略十分深思熟虑,因为其最重要的目的便是透过讲述好与中国相关的故事,来建立中国政府在全球的话语权。她说:“中国过去一年来,大量使用自2009年来在全球大费周章建立的媒体宣传渠道。中国政府的立场也从被动的防卫,转换成主动积极的散播有利于中国的故事。”

调研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国家认为新冠疫情爆发后,其国家媒体更积极报导与中国相关的新闻。其中,有76%的国家认为中国的影响力明显存在其媒体生态系统中。该报告是由墨尔本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林慕莲(Louisa Lim)丶莫纳什大学新闻系副教授立德伯格 (Johan Lidberg) 与长期与林慕莲合作的研究员柏根 (Julia Bergin) 共同撰写。

他们在调研结果中发现,中国政府逐渐在全球各地采取更干预式的手法来影响各国媒体关于中国的报导。作者在报告中写道:“有将近五分之一的国家表示,中国驻该国的大使或使馆会评论当地媒体的报导内容。”

另一方面,有超过80%受访国家对于该国媒体内容中的虚假讯息表示担忧。虽然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国家认为虚假讯息来自中国,但也有58%的国家不确定虚假讯息的来源。报告指出,调研结果显示中国正在全球启动其建立好的各种渠道,将中国政府所偏好的讯息内容注入全球的新闻生态体系。

这些中国所仰赖的渠道包含为各国记者提供培训项目丶赞助他们到中国旅行丶签订内容共享协议丶以及增加对出版平台的控制权。报告作者写道:“北京透过其全球范围内的媒体渠道,在各国的国家媒体中散播与中国有关的正面资讯,并散播假讯息与为非英语系国家制作专属的报导内容。”



这份报告中也指出,中国在新冠疫情爆发时展开的大规模医疗外交活动,也让北京在许多国家执行的大外宣任务中,为中国建立一个可靠合作夥伴的形象。

中国大外宣有没有用

位于巴尔干半岛的塞尔维亚是其中一个中国政府制作专属报导内容的国家。根据报告的调研结果,中国在塞尔维亚的媒体中占据非常核心的位置。一名塞尔维亚记者向报告的作者群表示:“我看到塞尔维亚一名外交官利用任何机会公开表示,塞尔维亚能成为欧洲最好的国家,都要感谢我们的总统和中国的援助。”

林慕莲指出,中国除了在各国散播与自身相关的正面报导外,也会传播假讯息与跟其他国家政治制度相关的负面报导。而在中国大举于各国进行大外宣之际,不少国家的记者却在调研过程中表示,他们认为中国的大外宣手法对于该国的新闻报导内容影响有限。

其中,一名意大利记者向报告的作者群表示,他认为意大利具有识别来自中国的假新闻所需的“抗体”,而另一名塞尔维亚的记者则批评中国大外宣的质量很差,也与该国的舆论不相关。不过,报告的作者也发现,几乎每个国家的记者都坦承,各国都目睹越来越多中国发布的内容混入他们国家的媒体系统中。

报告写道:“塞尔维亚媒体中,每天都有一篇中国官媒的文章,意大利的安莎通讯社也因与中国新华社有内容共享机制,所以每天都会刊载50篇新华社的内容。而尽管中国与各国媒体签署的大量的合作协议,但许多塞尔维亚记者仍坚持认为,中国的影响仍是有限的。一名记者认为,中国在大外宣手法上该学的还很多。”

尽管各国记者都认定中国大外宣的影响有限,但林慕莲却认为,各国记者本身的媒体素养也不见得高到可以有效的遏止中国大外宣队各国媒体生态带来的冲击。她告诉德国之声:“许多民主国家面临中国大外宣冲击的共同弱点是,新闻机构自身的经济脆弱性。这意味着许多国家的媒体机构在无法派记者到中国的时候,必须仰赖来自中国官媒的内容,因为中国官媒往往是唯一免费的信息来源。”

这份报告中也指出,中国在新冠疫情爆发时展开的大规模医疗外交活动,也让北京在许多国家执行的大外宣任务中,为中国建立一个可靠合作夥伴的形象。作者们在报告中写道:“在部分国家,中国被视为最准确的新冠讯息来源,这也表明中国对全球叙述的影响越来越大。调研结果显示,接受中国捐赠新冠疫苗的国家,相对的也产生更多与中国相关的正面报导。”

林慕莲表示,在中国更积极且广泛在全球透过大外宣来改变媒体大环境时,各国记者与媒体机构应该认知到的是,中国所提供的免费内容不一定真的是免费,因为接受这些免费内容等于为中国的大外宣提供了一个切入点。

她向德国之声表示:“如果民主国家的媒体使用了这些免费内容,它们应该仔细地标明,让读者不对这些内容产生任何怀疑。相对的,如果民主国家媒体机构的记者受北京邀请参加免费的中国之旅,他们应该对于自己最终在中国的大外宣中扮演什麽样的角色有更清楚的认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