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美军撤离阿富汗 留给中国的权力真空有多大(图)

6Park 时事 1 month

“我们呼吁外国驻阿军队以负责任的方式撤离”——5月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阿富汗最新恐袭事件答记者问时,不点名地批评了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暗指其匆忙撤军之举是不负责任的“遗弃”行为。

据阿富汗官方统计,5月8日发生在首都喀布尔的汽车炸弹袭击目前已造成至少55人死亡,近150人受伤,阿富汗总统加尼(Ashraf Ghani)在相关发言中将矛头直指喀布尔方面的头号劲敌塔利班。












无独有偶,就在北约联军启动正式撤退行动的前一天(4月30日)阿富汗东部洛加尔省也发生了一起类似的汽车炸弹袭击,造成30人死亡,近百人受伤。阿富汗安全部门在初步调查后,同样把怀疑的矛头指向了塔利班。

更有甚者,潜伏在塔利班老巢(阿富汗南部)的活跃分子还不失时机地为北约联军献上了“关门礼”。5月1日,在北约撤军行动展开的首日,塔利班武装分子就“好巧不巧”地攻占了政府军位于东南部加兹尼省的一座重要军事基地。

在北约全面撤军前后的敏感时刻,塔利班频繁出手发动袭击的迹象不免引发了国际舆论对撤军之后阿富汗国内局势走向的深深担忧。但无论是塔利班的“全力挽留”,还是舆论场的“惴惴不安”都没有阻挡北约联军撤出的既定步伐。

截止目前,撤军行动仍在有条不紊的推进之中。根据拜登(Joe Biden)当局的计划,驻阿美军将在今年9月11日,即“9-11事件”2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全部撤出,而其他北约盟国驻军将在9月之前全部撤出。



2021年4月1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就美国从阿富汗全面撤军问题发表演讲。(Getty Images)


随着北约驻军全面撤出时刻的日益临近,有关中国将填补美国撤出以后留下的权力真空之类的乐观论调在内地舆论场不胫而走。虽然从宏观的地缘战略视角来看,这一论调不无合理之处,但对中观和微操层面的理解匮乏却成为这一论调的硬伤所在。

简言之,从长期地缘走势来看,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填补阿富汗的权力真空是大势所趋。但中短期内,中国尚不具备实现上述目标所需的实力和资源。

首先,中国在阿富汗境内的情报网络建设尚处于摸索起步阶段,这就导致北京方面很难掌握阿富汗在地的一手情报信息。目前,中国在阿富汗的情报工作主要依赖南亚首席盟友巴基斯坦的从旁协助。


后者由于地缘位置和历史渊源之故在阿富汗有着相当系统成熟的情报网络,中国也的确从这一合作中获得了不少收益——比如将阿富汗囊括进中巴经济走廊战略框架的问题上,伊斯兰堡方面就为中国的这一构想助力甚多。

虽然上述“曲线救国”模式部分弥补了中国在阿富汗情报网络匮乏的短板,但这种缺乏自主情报系统的弱点仍会不时给北京方面的在地微操带来困扰。

去年年底发生在喀布尔的“中国毒品情报站”事件就是这一弱点的直接写照:据悉,这一中国情报组原本欲借助由巴基斯坦官方幕后支持的哈吉尼恐怖组织情报网向潜伏在阿富汗的东突流亡分子内部渗透。

为此,情报组成员需要先接近那些为东突分子提供庇护的阿富汗地方军阀。但由于缺乏前期的情报知识积累,导致情报组在微操上出现了闹剧般的失误。情报组认为阿富汗当地军阀普遍以吸食鸦片为乐,于是在工作站所在地十分夸张地演练“毒贩本色”——这一举动造成了阿富汗安全部门的误解,从而引发了一场预期之外的“扫毒行动”。

如果说自主情报网络的缺乏尚有时间去逐步弥补的话,联军撤出后塔利班的迅猛反扑则成为中国必须直面且迫在眉睫的危机所在。由于宗教认同上的隔阂以及“新疆穆斯林压迫”所造成的刻板印象,塔利班对中国存在一定程度的,先入为主的“偏见式敌对”心态。

为此,北京方面试图通过经济利益赎买的方式让塔利班不要在中巴经济走廊战略上添堵:去年9月上旬,在由巴基斯坦官方出面协调的中国——塔利班双边对话中,北京方面向塔利班抛出了在阿富汗境内修建高速公路网络连接其主要贸易城市通道的诱人大单。















从后续发展来看,上述大单对塔利班起到了一定的安抚之效。但由于其内部山头林立的特点,利益均沽很难在所有派系之间达成。今年4月下旬,由塔利班巴基斯坦分支策划实施,险些让中国现任驻巴基斯坦大使遇害的奎达塞雷纳酒店爆炸案就是塔利班内部分账不均的直接反映。

不难看出,面对后美军时代日益临近的阿富汗,中国面临的地缘压力难言轻松——华春莹就喀布尔最新的恐袭事件对北约联军发出的“友情提醒”正是这一重压之下的典型反应。因此,在静待机遇窗口之外,中国更需要为即将喷涌而出的严峻挑战做好充分准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