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可怕惊悚 患者鼻子肺部..大脑长黑霉(组图)

6Park 时事 新冠疫情 1 month

这个春天,对印度患者和医护人员们来说,真是太难了。

印度疫情正式进入顶峰期,过去一周,日平均新增患者数39.1万人,昨天新增36.6万名患者。



在全国缺氧、缺药,医疗系统濒临崩溃的时刻,又一种罕见病意外袭来——

它有着高达50%的致死率,仅仅通过呼吸就能被感染,会让人的身体里长满黑色真菌。

这种病叫毛霉菌病(mucormycosis)。



上周六,孟买眼科医生阿克谢·奈尔(Akshay Nair)接诊了一名感染此病的患者。

患者是一名25岁的女性,三周前,她刚刚从新冠中康复过来,在家躺着,不知道为什么感到身体越来越难受。

她先是头痛、发烧,流出带血的黑色鼻涕,眼睛也疼痛得要命,视力变得模糊,几近失明。

(网络图片)

奈尔医生给她做眼睛检查,拉开眼睑一看,骇然发现她的眼眶里长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物质。这些物质,就是长在患者身上的毛霉菌。

不光眼睛里有,她的鼻子里也长着真菌,整个鼻腔都成了它们的培养皿。

(显微镜下的毛霉菌)

这种菌类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首先感染鼻部,接着入侵上颌窦和眼眶,再通过血液流动,能感染肺部、肠道,甚至大脑!

为了避免毛霉菌进一步扩散,奈尔医生做手术摘除了患者的眼睛,清除被毛霉菌感染的组织。

“我只能通过摘除眼睛来保住她的生命,只有这样了。”



从4月份起,奈尔医生接诊了40名感染毛霉菌的患者,其中11个人不得不被摘除一只眼睛。

去年12月到今年2月,他在孟买、班加罗尔、德里等大城市的6名同事,也报告了58起毛霉菌病例,大部分患者是在康复后12到15天内被感染的。

在孟买锡安医院(Sion Hospital),耳鼻喉科主任雷努卡·布拉多(Renuka Bradoo)说,过去两个月,他们科就接到24名毛霉菌病患者,远高于过去一年出现的6名。



这24人中,有人失去一只眼睛,有6人死亡,绝大多数人是新冠康复者。

“我们现在每周都能见到两三个这样的患者。在疫情期间这简直是噩梦。”

班加罗尔的眼科医生拉古拉伊·赫格徳(Raghuraj Hegde)说,在过去两个星期,他接诊了19名毛霉菌患者,大部分是年轻人。

“有些人病得实在太厉害,我们甚至不能给他们做手术。”



前天,印度卫生部发表公告,称越来越多的新冠患者和康复者身上出现真菌感染,面部器官被破坏,甚至死亡。

根据国营医院收集的数据,仅在古吉拉特邦的四个城市,就报告了大约300起毛霉菌病例。放眼全印度,病例只会更多。

(毛霉菌感染图)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印度正在面临一场新的疾病海啸,情况有些可怕。

但是,毛霉菌病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引发此病的是毛霉,这是一种广泛存在于自然界中的真菌,在土壤、植物、粪便和空气里都有。高温、高湿度和不通风的场所,是它们理想的生长环境。

毛霉菌常常能引起食物霉变,我们常吃的霉豆腐、豆豉就是由它发酵而来。



虽然毛霉菌到处都是,但它引发的毛霉菌病是一种罕见病,正常情况下,美国一年也只会有500起病例。

这是因为,只有部分毛霉菌能致病,且它们只能感染免疫力极差、身体极度虚弱的人。

普通人吸入真菌孢子,不会有什么事,因为大部分人的免疫系统能够抵抗。

但是,对正在和新冠病毒抗争的患者来说,这些孢子就非常可怕了。



新冠患者的抵抗力本来就低,其中不少人还患有糖尿病、白血病,免疫系统被破坏得更严重。

患者在进入重症监护室后,印度医生还会给他们服用大剂量的类固醇,用以治疗炎症。它虽然有效,但也会抑制人的免疫系统。

目前,印度大部分毛霉菌病患者,也同时是糖尿病兼新冠患者,是免疫系统最脆弱的人。

(被毛霉菌感染的肺部照片)

在家里,或在医院里,只要他们不用氧气罐呼吸,就面临被毛霉菌感染的风险。

毛霉菌非常容易传播,它能通过通风系统散播,沾上医院的床单,或附着在日常用品上。

被患者吸入鼻窦后,它们会在那里沉积。当患者的免疫系统无法控制它们时,毛霉菌就入侵大脑,引发患者死亡。



印度糖尿病专家拉胡尔·巴锡(Rahul Baxi)博士说,目前最有效的预防真菌感染的办法,是给新冠患者提供适量的类固醇,无论是在治疗期间,还是康复后。

他表示自己过去一年治疗了800名糖尿病新冠患者,但无一人被毛霉菌感染。



世卫组织的传染病专家彼得·科利尼文(Peter Collignon)则认为医生们应该限制类固醇的使用。

“我们不建议给病人用类固醇的时间太长。虽然我们用它来减少你的炎症,但这也意味着你对抗正常感染的能力,比如真菌,也受到了影响。”



科利尼文说,在正常时候,他们会把免疫系统被抑制的患者安置到正压空调房。通过增加房间内的压力,让空气流向走廊,这样病人就不太可能吸入空气中漂浮的真菌。

但现在,正压室是最不能安置新冠患者的地方,因为它会把新冠病毒散播出去。要防止真菌进来,又要防止新冠病毒出去,一下就变成了一个两难的问题。



近日,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和卫生部联合倡议,要求人们在处理土壤、苔藓和粪便时,穿长袖长裤和手套,降低和毛霉菌接触的可能。

已患毛霉菌病的患者,可以使用抗真菌静脉注射的药物,一剂48美元,每天注射,持续8周能有效。

患者也要做到及早察觉,观察自己是否鼻子发黑,流黑鼻涕,视力模糊等。



恒河漂浮100多具病故腐烂腐尸,野狗随时啃食!印度疫情的可怕惊悚,难以形容...


这大半个月以来,印度疫情已经从令人闻之变色的骇人数字变成每天传来的越来越像极惊悚故事的剧情,火葬场昼夜不停,贫困地区的人民如畜生一般死去…在今天,外媒又报道了一个印度的可怕新闻,光看标题就让人无比震惊——印度的恒河上如今正漂着上百具疑似新冠死亡者遗体,现场惨不忍睹。



印度多家媒体报道了这让人恐惧的一幕,

大量已经泡至发胀的尸体正“搁浅”在恒河岸边,这些尸体背面向上,逝者全都面朝河水内部,躯干清晰可见。

(以下图片可能引起不适请谨慎观看!)

(以下图片可能引起不适请谨慎观看!)

(以下图片可能引起不适请谨慎观看!)



逝者们有的穿着衣服,有的则完全被裹尸布严实包裹。



还有一些逝者尸体只剩一半,另一半躯体疑似有火烧痕迹。

在美丽的沿岸风光中,这些已经面目全非的尸体显得格外突兀,



最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莫过于这浮尸遍野的水里,居然出现了一只野狗,



这条不知来处的野狗半蹲在尸体腐臭气味强烈的岸边水中,等到有人靠近后淡定地站起了身准备离去。

岸边的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后,野狗适时离开了案发现场,还高亢地大叫了几声。

村民们怀疑,流浪狗是来吃尸体腐肉的…

发现这多达几十具无名浮尸的地点是印度东北部比哈尔邦(Bihar)的一个名叫Chausa的村子,该村庄距离最近的大城市有11公里距离,

这两天日间,村民们来到这条名为恒河分支亚穆纳河往日美丽的河畔,却震惊发现满河岸的浮尸。



当地人常常相信这条河是条带来好运的好河流,往日里有传统将死者托付给河流,

但村民表示这次一次出现几十具尸体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过去往往都是一辆具尸体,而且这次的逝者中有许多看起来还比较年轻的人。

有的到场村民相信这些浮尸的肿胀程度像是已经被泡3-4天之久,而另一些村民则相信这个时间应该为5-6天,不过无论哪种推断,大家都赞同这可能并非来自本地村庄的尸首。

拥挤的浮尸,不约而同出现的时间,几天前齐齐被弃尸,和看似还比较年轻健康的躯干,

村民们无一不在严重怀疑:这些尸体都是新冠死亡者吧?!

新冠患者的遗体没有被就地火化,反而还若无其事地在一条滋养了无数村庄养育了众多生命灌溉了大量农田的大河里漂浮了数天?!

如此大量的病毒会不会已经通过河流的分支传到了居民家里,而不知情的村民们还在用这新冠病毒河水喂养孩子和牲畜??



这一堆新冠尸体,简直就是最好的病毒传染源,

在不可能“封河”彻查断掉贫穷村民的生命之水现状下,只能期望大量的河水能否起到一点“稀释”病毒的作用…

如今,这些尸体到底从哪里来,为什么会被家人抛弃,成为了所有人最关注的问题。

有多位村民表示他们相信尸体自上游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而来,因为过往经常如此,加上北方邦是印度人口最多的邦,经济也非常落后,这些尸体很可能是来自那里的“新冠穷人”。

当地居民Chandra Mohan认为这是由于很多人没钱为亲人举办一场体面的葬礼,

“私人医院们正在抢劫人民。

平民百姓没有钱请牧师办葬礼,更没多的钱在河边举办火化仪式。

为了把亲人的尸体从救护车上取出来 ,他们都要支付2000卢比(约27美元)。

这条河流已成为他们的最后的救赎,因此他们干脆直接将尸体抛入河中。”



而印媒表示除了葬礼举办费用对于贫穷的村民来说负担不起,买不起火葬所需要的木材也可能是穷人们放弃将亲人尸体火化的原因之一。

鉴于现今印度新冠死亡者人数过多,很多火葬场尽管已经进入7*24小时工作状态也供不应求,据报道,有的火葬场每位员工每夜火化尸体数可达100具之高,工作量之大不仅让工作人员身心快到极限,这种原始焚烧所需要的木材都不够用了,



很多火葬场要求家属自备木材,

但在人口聚居的城市,这个要求很难实现,很多家属只能花费高价购买如今市面已经供不应求的焚烧用木。

看起来,烧也烧不起,葬礼也办不起,于是,带着无奈和“祈福”,最后穷人们把亲人遗体抛尸河中…

如今,当地部门表示会彻查此事并防止此类事件发生,

对于这些悲惨的尸体主人,当地村民会承担起为他们“整理清洁”的任务。

官方支付给这些穷困村民每具尸体6.8美元的费用。



疫情众生相下,河流成了一个人生命走到尽头最后的希望,

但也变成一条携带着致命病菌,涌入他人生命的死亡之河…

如果这些理由都是无知和无奈决定的,那还有一个将尸体抛尸河流的原因,简直让人不能忍受。

前几天,同一邦的小镇卡蒂哈尔(Katihar)里发生了一起让人震惊和不解的事件,村民们亲眼目睹并拍下了一辆医用救护车停靠在路边,全身防护的医护人员小心翼翼将一具看起来已经没有生气的人体躯干搬至农田,最后到达河边的一幕。



这被全程见证的抛尸河水,主角居然是最懂医学和病人的拯救者,医护人员们,



这着实不得不让人心寒和愤怒…

但这看起来不科学的场景背后到底是什么驱使医护人员们干出这种事情呢?

有人分析了这一出的利弊关系后,怀疑背后的动机是医院想要“隐藏死亡人数”。

的确,火化大概率必经走流程登记入死亡“账目”之中,而对于那些无人认领的尸体,“偷偷丢掉”岂不是“没有任何人会从中得到损失”,



但明知病毒恐怖,还不顾一切地把尸体丢掉河水里,最后无辜受害的沿河村民们的损失,只能由无辜的他们自己承担…

因为这荒诞又令人心痛的一幕,很多人也开始相信印度疫情的官方数字极大可能就是通过如此这些偷摸方式被刻意拉低了。

前几天,“华盛顿邮报”一位名叫杜特的印度地方记者也发文声称,根据他家乡本地殡仪馆的尸体焚烧情况,印度感染真实数据可能比官方数字高出至少4倍。



而这位记者本人也因为新冠失去了挚爱的父亲,而这个过程让

“我的父亲是德里有名的火车模型制作者,我和我的家族在这里都有着很不错的收入和社会地位。

但当我父亲生病之后,为了得到一个ICU病床,我不得不乞求(beg)一个位置。

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而最后,我们敬爱的父亲还是被带走了。”

富人尚且如此,患病穷人就更不用说是怎样“等死”的光景。



而更多乱象也从各地报道中被窥见。

比如在火葬场已经无比穷缺的此刻,种姓制度和其内在的人与人之间不平等还在作祟。

在一个名叫西马普里(Seemapuri)火葬场里,一位名叫桑尼的低种姓男子遭到了一个高种姓家庭亲属的攻击,

当时他正在虔诚地在火堆里帮助家属们拾取骨灰,

突然,一名家属拿起了地上还剩下的木材,超他的膝盖窝进行了狠狠的一击,

原因是“桑尼是低种姓,帮助高种姓举办宗教仪式,不仅亵渎了婆罗门至上的前提,还侵入了一个有利可图的领域。”

而在火葬场,这种印度根深蒂固的不平等制度甚至反映在木材上——

权贵者可用檀香木,普通人就用普通木头……



已经到了如今全部人火烧眉毛和死神的直面时刻,印度种姓制度却还是那么“顽强”…

而刚刚21岁的年轻小伙,也已经在无数火葬堆旁边新学会了如何主持一场传统葬礼,除了不会复杂的经文吟诵,其他的流程小伙已经驾轻就熟,

尽管在几个月前,小伙才第一次成为了救护车上的助手…



而有的穷人,在多月温饱问题常存之后被迫加入买卖贫穷妇女从事色情行业的犯罪勾当…



疫情下,

这个国家已经完全失控了...

世卫组织:印度新冠变种 "引发忧虑"

世卫组织将首次在印度发现的B.1.617病毒突变列为引发全球忧虑的变种。该组织专家克尔克霍夫(Maria Van Kerkhove)表示,有数据显示,该变种有高度传染性,但还需进一步研究。

这位专家解释说,根据初步研究结果,人类免疫系统可能会对这一变种产生不同反应,不过,目前尚无迹象显示病毒测试、药物或疫苗对印度变种效用较差。

世卫组织将冠状病毒变体分为两类:“值得注意的”(variants of interest)和“引发忧虑的”(variants of concern)。前者广泛存在;后者传染性更强、更难对付,或会导致更严重病情。迄今,驻日内瓦的这一联合国机构只将俗称的英国、南非和巴西变种归于此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