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第一大国陷短缺危机,印度为何不愿求助中国(图)

6Park 时事 新冠疫情 1 week, 1 day



文/虞梦奇 特约撰稿员

核心提要:


1.全印度都把疫苗短缺的责任推到了血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阿达尔·波纳瓦拉身上。指责他延迟提供疫苗、没有按成本价格向邦政府提供疫苗,并且在疫情紧张期间,仍在莫迪政府的授意下出口与捐赠了将近6600万剂疫苗来与中国竞争。

2.印度疫苗短缺并不只是印度一国的问题。印度承诺要遵守联合国疫苗分享计划,承担起为其它国家提供疫苗的任务。此番事件势必会影响到印度给世界其它国家提供疫苗的数量,从而导致全球疫苗短缺问题更加严重,打乱各国接种的节奏。

3.印度固然是全球疫苗生产的第一大国,但恰恰位于产业链的最下游,或者不客气的说,印度是个疫苗组装厂,而不是生产厂。印度疫苗生产企业严重缺乏疫苗制造的主要原料,除了美国的封锁外,据印高官透露,资金短缺也是重要原因。

4.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直接能帮助印度的是印度越来越疏离的两个国家,俄罗斯和中国,印度紧急采购的俄疫苗5月就可到货,比美国的要快的多,而很多美国的疫苗原材料的上游其实也是中国制造,但莫迪政府愿不愿意去求中国就是另一回事了。



印度疫苗生产商CEO为何“逃往”英国避难?号称世界第一疫苗大国的印度,为何竟陷于向他国求援疫苗的危险境地?

印度的恶梦可能将延续至冬天,或者更久。 并将波及到所有对他不设防的国家。

5月 2 日 ,印度 新冠肺炎确诊 接近 40万例,再创单日新高 。

已连续10天单日确诊破30万例。累计病例达到1915万余例,死亡人数达21万余人。印度糟糕的医疗体系已无法应对如此庞大的病例量。深陷危机中的民众在5月1日,用选票惩罚了总理莫迪,他的执政党输掉了至关重要的西孟加拉邦选举。



在医疗系统因病患增加过快而崩溃的危机下,印度政府希望加快疫苗接种,以对抗疫情。5月1日,印度宣布开放18至44岁成年人接种新冠疫苗。但这个通知象征性居多,因至少十多个地区根本没疫苗可打。孟买已用尽新冠疫苗,当地政府紧急关闭136个接种中心。由于疫苗尚未到货,首都新德里市长克里瓦尔敦促民众,除非接到通知,否则不要出门打疫苗。

印度今年1月先对医护人员和第一线工作人员接种疫苗,3月1日开放60岁以上及45岁以上罹患糖尿病等综合症高危险群民众接种疫苗,4月1日起开放45岁以上民众接种疫苗。

但在印度一些邦疫苗储备短缺下,有至少15个省级行政区无法为18到44岁成年人接种疫苗。这个世界疫苗第一大国最为短缺的竟然是疫苗。目前印度已经完成疫苗接种的人口不到2%。只打过一剂疫苗的人口大约为10%。每天平均注射次数从4月初的360万剂下降到现在的不到250万剂。目前印度已禁止出口疫苗,也停止了捐赠。



好消息是俄罗斯的15万剂卫星-V疫苗(Sputnik V)已送达印度海德拉巴(Hyderabad),这款雪中送炭的疫苗已于4月12日获印度授权紧急使用。这是印度批准紧急使用的第3种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据悉,在月底前印度还将接收到300万剂该疫苗。但早前承诺给印度提供阿斯利康疫苗的美国,则至今没有批准运送疫苗到印度的时间表。

并且CNN已在发文探讨,美国是否有义务把救命的疫苗与印度分享的问题。



印度当前的第二波新冠疫情——英国《卫报》称之为“新冠海啸”——全世界媒体都在忙着解释这件令人迷惑的事情,为什么印度此前看上去对疫情颇为淡定,然后一下就崩溃了?为什么几个月前吹嘘自己是“世界药房”大搞疫苗外交的印度,然后一下变成四处求药的乞丐了?世界疫苗大国,竟要进口疫苗?为何会出现无疫苗可用,无疫苗原料可生产疫苗的情况?

印度疫苗短缺的“罪魁祸首”,至少现在全印度,包括莫迪总理,都把责任推到了血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阿达尔·波纳瓦拉(Adar Poonawalla)身上。5月1日,他在接受《伦敦时报》的采访时称,一些人指责他延迟提供疫苗;有人称他为“奸商”,因为他没有按成本价格向邦政府提供疫苗。并且在疫情紧张期间,仍然在莫迪政府的授意下,出口与捐赠了将近6600万剂,以此来与中国竟争。媒体上已经有人呼吁将他的公司收归国有。

这位首席执行官在4月23日,英国断航印度前,与家人一起“逃”到了伦敦。他的理由是自己现在遇到了安全问题。印度的疫苗困境,使这位40岁的商苗巨头成为公众愤怒的焦点。而他指控,造成印度疫苗困境的是“人祸”,是现任总理莫迪与他的政府造成的。值得一提的是,在4月16日,这位CEO就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恳求”拜登政府解除对印度出口疫苗原材料的禁令。



| 图/印度血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阿达尔·波纳瓦拉(Adar Poonawalla)。他在4月23日英国断航前逃往伦敦。他指责莫迪政府应对疫苗短缺负责,因为莫迪政府在疫情前拒绝向他的公司提供生产资金,并且逼他向全世界捐赠出口

印度目前只有本土研发且由巴拉特生物科技国际公司(Bharat Biotech)生产的COVAXIN疫苗,及英国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公司合作研发并由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生产的Covishield疫苗,供民众接种。这两款疫苗均得到了世卫批准。目前在中国台湾地区,韩国用的均是印版阿斯利康。

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日前在接受印度《快报》专访时建议,印度应立即封锁国家数周,并像中国那样建造临时医院。 把疫情控制下来,然后接种疫苗,但这个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比照中国六月份才可接种40%计算,印度可能需要至少一年左右,才可接种达到百分之七十左右。印度目前的月产量只有7000多万剂,全部供给印度后,也不够使用。

印度疫苗短缺并不只是印度一国的问题。印度承诺要遵守联合国疫苗分享计划,承担起为其它国家提供疫苗的任务。此番事件势必会影响到印度给世界其它国家提供疫苗的数量,从而导致全球疫苗短缺问题更加严重。打乱各国接种的节奏。



但《印度快报》此时则担忧的是,中国的国药与科兴疫苗,即将在下周被世卫批准,这两款国产疫苗的产量到年底将分别达到20亿剂。在保证本国的前提下,显然他们可能会挤占印度疫苗的空间。并有可能在新冠疫苗的竟赛中,取代印度。而疫苗的关键原料,除了美国外,中国同样处于这些疫苗关键原料的上游。但目前莫迪政府,似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印媒已在提醒印度,到了向中国求援的时候了。中国不但有疫苗,也有制氧机。同样也是疫苗关健原料的供货方。



| 图/第二波病毒使印度成为世界上受灾最严重的国家,越来越多的民众指莫迪应为这次疫情负责下台



美国疫苗37种关健原料禁令清单,为何在拜登发布解除禁令后,至今仍未全面开禁。印度为何不求助同样是疫苗原料大国的中国?

印度 公共卫生专家阿南特·班 指出 ,印度 现在的疫情是一场人祸,该国 第一波 疫情,即 去年9 月中旬达到峰值 的那波, 本应充当很可能出现的第二波疫情的演练。 但印度 总理莫迪 放松了警惕。 政府放宽了限制,未能为疫情卷土重来做好准备,甚至都没有警告公众预防措施仍然至关重要。 病毒学家沙希德·贾米勒对《印度时报》记者说: “我们确实没有利用手中的时间做好准备。 结果,医疗体系目前人手严重短缺,基础设施正在崩溃。 ”

作为人祸的另一个证明是疫苗制造。



| 图/莫迪于去年11月13日,访问了印度血清研究所,但其后这家疫苗巨头就加入了印度政府的疫苗外交竞赛,向至少二十多个国家捐赠了60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

如果说印度病毒变体有可能太厉害防不胜防,那么疫苗生产完全是人为可控的,印度落到今 天的地步纯属可悲。 回顾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有三个时间点值得关注: 2月5日、3月12日和4月16日 。 2月5日是拜登签署行政命令,要求对生产疫苗所需的关键原材料实施出口限制; 3月12日是美、印、日、澳“四方”首脑视频会议,会上表示要加强在疫苗生产方面的合作,美日出钱出技术在印度生产而后援助到全世界; 4月16日是印度血清研究所的负责人公开呼吁美放开对印疫苗原材料出口的禁令,但遭到美方明确拒绝。

拜登做决定援引的叫作《美国国防生产法》,它导致用于生产某些新冠疫苗的关键原料的出口被封锁。这个法律是1950年通过的,最初是为了在朝鲜战争期间帮助确保美军供应和设备制造。如今,其管辖范围已超出军事,涵盖自然灾害、恐怖袭击和其他国家紧急情况。根据国会研究服务局的一份报告,该法案授权总统在此类事件中下令国内企业和公司优先处理联邦合同,其他条款包括赋予总统权力,以激励国内工业增加“关键”材料和商品的生产和供应。

在新冠疫情早期,当时的总统特朗普曾援引该法案,增加呼吸机的生产和限制医疗用品出口。拜登在今年上任后,援引该法律规定来确保对制造和管理辉瑞疫苗至关重要的产品供应,后来拜登再次宣布将援引该法确保强生疫苗的全天候不停机生产,同时加快疫苗生产中的“关键材料”,例如设备、机械和原材料的供给。



| 图/印度血清研究所生产,印度政府捐赠的1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于2月7日送达阿富汗喀布尔


这个法案令疫苗生产的全球供应链就被重构了,正如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副主席 Gagandeep Kang所说,“我可以想象到,它将切断用于细胞培养的材料供应,这对于其他病毒载体疫苗、灭活疫苗和基于蛋白质表达系统的疫苗都很重要”,“大多数设备制造都在欧洲等地区完成,但是对于塑料制品和我们在任何实验室使用的大部分试剂,美国公司都是主要供应商。它们有些也在其他地方生产,但是大部分由美国独资公司控制”。

根据世贸组织的说法,一个典型的疫苗生产厂使用大约9000种不同的材料,来自30多个国家/地区的300多家供应商,即便是美国公司的产品,还有其上游链条。而印度固然是全球疫苗生产的第一大国,但恰恰位于产业链的最下游,或者不客气的说,印度是个疫苗组装厂,而不是生产厂。



| 图/印度血清研究所的阿斯利康疫苗生产线


在疫苗生产中,用于纯化蛋白质的无菌过滤器主要由总部位于纽约的颇尔生命科学公司和德国默克公司旗下的默克密理博公司提供;用于细胞培养的一次性袋子和用于发酵的一次性生物反应器系统,主要供应商包括美国跨国公司Baxter Healthcare,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的Thermo Fisher和Cytiva,总部位于德国的Sartorius AG也提供相关产品。细胞培养基和血清,主要供应商有美国的HyClone和Merck Millipore,德国的CellGenix,印度的HiMedia和瑞士的Lonza Group AG制造,后者还提供一次性培养基包装解决方案,用于装载培养基、缓冲液和试剂。微载体则由宾夕法尼亚州的VWR International和Cytiva以及德国的Sartorius等美国公司制造。当然,美国并不是垄断了所有关键原材料,美国生产疫苗时至少50%的缓冲液和酶是“大量”从西欧国家,例如法国、德国、瑞士和意大利进口的,硫柳汞(用于多剂量疫苗中的防腐剂)和β丙内酯(用于灭活病毒)等产品主要从德国进口。



| 图/印度血清研究公布的提供给州政府与私立医院的价格,分别为400与500卢布,卖给各邦的价格相当于4美元一剂,卖给私人医院的价格是8美元一剂


上述这些疫苗原料,都是印度疫苗制造企业所严重缺乏的,也是世界其他一些制造商所需要的。 在疫情初期,这些制造商已经看到了对这些原材料的需求激增。 其中一些供货商现在已经不得不将其产量提高50%左右, 以满足早期订购公司的现有需求,当然价格也是水涨船高,世贸组织的全球贸易统计数据显示,某些特别关键的原材料,包括核酸、氨基酸酚、无环酰胺、卵磷脂和固醇的全球出口在2020年前六个月增长了49%,价值达到155亿美元。

市场上人人皆知疫苗原材料供货紧张,那么似乎合作越来越密切的美国和印度政府不知道吗?在一系列事件中,有意思的是有三点,一是拜登政府似乎真的不知道到底禁止了哪些疫苗原材料的出口,实际上也没有一个清单做指导,而且“四方”会上定下来与美企合作生产疫苗的印企并没有被豁免,当然如果美国制造商不提出的话,豁免程序也无从发起;二是不仅拜登政府不知道印企没被豁免,莫迪政府似乎也不知道疫苗生产原材料短缺的事,印外交人士说,没有迹象表明,莫迪在3月12日的会上向拜登提出过这个问题,实际上2月印度血清研究所就告诉印政府,因为产能不足不能对外出口疫苗了;三是印企直接向美政府喊话要物资,媒体做了广泛报道,按说如何答复应很明显而且至少表态不难,但拜登政府不知为何给拒绝了。



印度外交部退休高级官员M.K.Bhadrakiumar披露,印度疫苗原材料短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印度作为疫苗生产的下游,企业需要足够资金锁定上游原材料供应,但印度政府不仅在定价政策时故意压低了两家印度制造商的采购价,拒绝为其提供资金支持,甚至拒绝支付预期采购的预付款,更不要说追加资金让制造商增产了,如印度血清研究所要求政府投资4亿美元,将月产量从现在6000-7000万剂提升到1亿剂,就被印政府否了。

印度制造商必须自行承担库存的风险,一开始试图通过扩大出口来解决,因为国外政府进口时是会支付订金的,可是美出口禁令使印疫苗产量上不来,造成出口订单无法交货,根本无法以出口填补生产资金缺口,进一步造成原材料采购能力不足,导致产量进一步下降,这一恶性循环随着印自己疫情失控终于彻底暴露出来了。







莫迪政府制造疫苗供应假象:已从“世界药房”沦为“绝望的进口疫苗寻找者”,并将危及全球疫苗供应

实际上,德国总理默克尔4月中旬就看出来,指望印度供应疫苗根本不靠谱,那时她批评说, 欧盟不该让印度成为疫苗第一大供货商, 本来在比利时、荷兰和德国都有工厂。 Bhadrakiumar说,这话其实是说给莫迪听的,指责莫迪政府误导了她,误导了联合国和国际舆论,让他们都认为,印度有足够能力,在满足自己的需求后还可以向海外提供疫苗。 而显示情况是,印度血清研究所当初承诺向COVAX提供11亿剂疫苗,5月之前提供1亿剂,4月初实际只交付了1960万剂。



| 图/老德里一个繁华的市场,在印度实现社会隔离,显然根本不可能


印度《连线》网站说,实际上,印度生产疫苗的能力非常有限,印政府在国际上制造了假象,其 实 印度正常状态下的疫苗生产能力虽然很大,但在新冠疫情这种特殊时期,“很难转化为制造新冠疫苗的能力”, “莫迪被自己的夸夸其谈骗了,不仅自己不知道自己国家的实际能力,而且没有为提升产量做详细的供需计划,而这是管理任何供应链的原则中最基本的”, “如果真正做了这一计划,那么印度政府可能在疫情初期就意识到, 自己严重缺乏 为本国全部人口接种疫苗的生产能力”。 Bhadrakiumar也说: “莫迪把自己当成了世界救星。他甚至没有仔细考虑过基本的数字问题,因而浪费了宝贵时间,无法增加国内生产能力。现在,印度已从‘世界药房’沦为‘绝望的进口疫苗寻找者。’”



为了解决制造厂没钱下原材料订单的问题,印度当局这几天给了制造企业追加银行授信,允许印疫苗制造商从5月1日之后涨价,而且不收疫苗生产的商品和服务税(GST)了。不过,产业链是复杂的,现在全球疫苗原材料企业都在满负荷运转,转向印度的新订单自然有一个周期,美国上游企业有没有多余产能、能不能及时供货、能供多少都还是未知数。正因如此,美国虽然同意给印度支援医疗防护用品,甚至过些日子可以提供自己不用的阿斯利康疫苗,但在印最需要的疫苗生产原材料上语焉不详。远水解不了近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直接能帮助印度的是印度越来越疏离的两个国家,俄罗斯和中国,印度紧急采购的俄疫苗5月就可到货,比美国的要快的多,而很多美国的疫苗原材料的上游其实也是中国制造,但莫迪政府愿不愿意去求中国就是另一回事了。

印度外交部退休高级官员Bhadrakiumar说:“这里的根本问题是莫迪,非要去和中国竞争,不愿与中国合作,以显示印度比中国光辉灿烂。这是徒劳的,因为原件总是比复印件有价值。夸张的引导可能会在选举集会上发挥作用,但靠它在国际社会生存行不通,因为吹牛的人总有一天会被追究,任何孩子般的挑衅和随心所欲,只会破坏一个国家的声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