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爆:大自然的炸弹,世界上最臭的生化武器(组图)

6Park 生活 1 week, 2 days

2021年1月17日,意大利海岸警卫队在索伦托港附近发现了一头身长20米、重达77吨长须鲸的尸体,发现时这头长须鲸的尸体已经鼓涨成了一个巨大的鼓包,就像一条巨大的河豚,正当各路人马纷纷猜测即将发生鲸爆时,意大利警方成功的排除了这一隐患,不免让人失望!



鲸爆:世界上最臭的生化武器

相信围观群众一定是不嫌事大,而鲸爆这种难得的场面全球范围内发生的概率也不多,而在历史上曾经有两次著名的鲸爆,一次是预估不足,另一次则是完全没有料到!



俄勒冈鲸爆事件:天才的操作

1970年11月,一头长14米,重约8吨的抹香鲸搁浅在了俄勒冈州佛罗伦斯海岸,到底是死了后被冲上海岸还是搁浅了之后死亡已经很难查证,但俄勒冈高速公路局对此非常看重,因为此地紧邻俄勒冈高速公路,他们有权利、更有义务处理这条巨大的“鲸鱼”。



怎么处理呢?有几个办法,一个是挖个大坑就地掩埋,另一个则是联系当地博物馆或者大学做成标本,还有一个则是讨论会上有人嘀咕出来的把它炸毁,而最终因为没有标本的需要、而且还嫌挖大坑麻烦,决定用炸药!



这个超级馊主意高速公路管理局和美国海军协商后,迅速成为了军民合作的典范,毕竟这和平时期海军也难得执行这种“实弹爆破”任务,协助地方处理鲸鱼尸体成了军事任务。而且因为抹香鲸尸体开始发胀,蛋白质腐败产生的硫化氢与甲烷等气体已经让鲸的肚子开始,必须尽快处理。

鼓涨

超级爆破,美国人再也不想干第二次的傻事


公路管理方的工程师乔治·桑顿(George Thornton)评估后认为可能需要多次爆破,第一次就需要半吨炸药,11月12日,炸药到位,很快被部署在了鲸鱼尸体的周围,而且因为是军民合作的项目,电视新闻记者Paul Linnman也被邀请现场记录,结果这次丢人到全世界的事件被完完整整地记录了下来。



乔治·桑顿(George Thornton)

计划非常完美,乔治打算用半吨炸药埋设在靠近海岸一侧,爆炸发生后气浪会将鲸的尸体碎块抛向大海,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海鸟和鱼类会吃掉剩下的尸体,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工程师乔治·桑顿躲在不远处的简单掩体中,在他身后不远处是一大片围观群众,他们还要往前拥挤,被赶到了距离鲸400外的安全距离处,这种好事怎么能少了围观群众这种重要角色呢?乔治转过身看看观众们热切的表情感到非常满意,他狠狠按下了起爆按钮!



瞬间红黄色的烟雾腾空而起,冲击波扫过脸上还生痛,正当观众们打算欢呼时意外发生了,被炸上了天的鲸鱼尸体碎块犹如雨点般地落在观众以及不远处的高速公路上,那个血腥伴随着恶臭,就像夏天冰箱里断了半个月电的海鲜发出的臭味。



围观群众们一阵惊呼,然后就是此起彼伏的干呕声,当然和观众们身上遭受点恶心的鲸尸物质就算了,最麻烦的还是高速公路上正在行进的汽车,不仅被爆破声吓了一跳,而且大块的鲸尸落下来砸坏了好几辆汽车。



原因很简单,有两个原因,炸药埋设过多,还有对鲸爆没有正确认识,鲸体内积聚了大量气体,已经处在即将爆炸的状态,而爆炸时鲸爆同时发生了,两者叠加,使得威力远超预期,但鲸尸最后仍然剩下了一大块没有炸飞,不得不找推土机重新挖坑深埋了事。



“爆破手”乔治·桑顿从此后再也没提过此事,而在2003年后这里也被改成了“炸鲸纪念公园”(Exploding Whale Memorial Park)

我国台湾省的鲸爆:完全出于意料之外

2004年1月14日,一头抹香鲸在我国台湾省云林县台西乡海岸搁浅,成功大学的王建平教授原先计划将鲸鱼运至学校解剖研究,结果遭到校方拒绝,不得不说校方的决定非常英明,因为这个决定让成功大学逃过一劫。



为避免尸体腐烂发臭影响海滩观光,因此决定将鲸尸转运至安南区的四草野生动物保护区再做处理,云林县的道教组织为鲸超度后,当地政府组织了一台平板车,3台起重机,还有50多名工作人员,将抹香鲸装上车,启动转运。



为减少对附近居民的影响,转运时间定在凌晨,但在路过台南市中心西门路小北夜市附近时候,惊天动地的鲸爆发生了,尽管它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腐烂发臭的十几吨内脏加上血液喷薄而出,倾泻在大马路上,附近的商铺门面与窗户,路边停放的汽车等,都被覆盖上了一层已经恶臭的鲸血与内脏。







民众纷纷出门围观,一直到上午太阳出来,路面才清洗干净,围观的民众留下的唯二印象是真的好臭,另一个则是大家对着1.6米的抹香鲸丁丁笑而不语,还纷纷拍照留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