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胖!新冠之下,美国人每月增重2磅,你胖了吗?(图)

6Park 生活 新冠疫情 1 week, 2 days



不久以前,斯蒂芬·洛伊(Stephen Loy)有很多健康的习惯。他每周去上三到四次健身课,为家人烹制营养丰富的晚餐,连零食都只吃鹰嘴豆泥和甜椒这类健康食物。

但当疫情爆发时,一切都改变了。封锁期间,当他被困在家里时,他感觉整个人焦虑得不行。他停止锻炼,开始因压力过大而暴饮暴食。鹰嘴豆泥和蔬菜不见了,转而吃饼干、糖果和乐事薯片。他吃油炸食品和叫外卖的次数也更多。

“现在吃东西是在安抚你的心灵,而不是胃,”49岁的洛伊说。他住在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是一家科技孵化器的执行董事。“我们得吃一些让我们感觉舒服点的东西。”

几项全球和全美的调查证实了洛伊和其他许多人的亲身经历:新冠疫情和相应的封锁导致人们的健康行为发生了巨大变化,促使世界各地的人们减少体育锻炼,吃更多垃圾食品,睡眠节奏也更加混乱。许多成年人还报告称,他们饮酒量也增多了。其结果是,根据美国心理协会的民意调查,超过40%的人说他们的体重增加超过了他们的预期,这些人平均增重29磅。

虽然所有群体的压力值都在爆增,但有些人群在疫情中显然更焦虑更煎熬,这当中以18岁以下儿童的父母、医护人员等关键工作人员、少数族裔和青少年尤为显著。

考虑到美国整体上已经是全球超重和肥胖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一场疫情会导致更多人面临严重疾病的风险。马萨诸塞州总医院体重中心副主任、肥胖医学协会副总裁安吉拉·费奇(Angela Fitch)表示,她们中心的超重病例确实开始增加,连原本减重效果良好的病人也开始复胖,如果更多的数据支持这些发现,“这将是我们美国的一个重大问题。”

少动多吃,多数人都胖了


几项不同的研究发现,自疫情以来,世界各地的人都开始发胖。

今年2月发表在《肥胖》(Obesity)杂志上的一篇论文发现,在疫情和广泛的封锁期间,无论是在哪个地区,人们的健康行为都出现了普遍下降。这项研究调查了全球近8000名成年人,包括来自50个不同国家和美国每个州的人。

研究人员发现,大多数人每天静坐不动的时间变长了,这可能与每天通勤的时间减少、待在室内的时间增多有关。这当中有些人仍然在坚持锻炼,但跟疫情前相比,强度也往往较低。许多人表示,他们原本能抵抗住对食物的渴望,但在家中工作后,饮料和零食近在咫尺,不知不觉中多吃了很多——几次封锁前的疯狂囤货也起到了些作用。44%的人还表示自己的睡眠节奏打乱了,养成了晚上不肯睡、白天不愿起的习惯,据报告,人们现在总体上比疫情前要晚睡约一小时,起床也晚了一小时。

健康的许多方面是相互关联的。压力会导致睡眠不佳,从而导致人们运动减少,吃更多的垃圾食品,然后体重增加,如此恶性循环。这就导致约27%的人表示,在最初的居家令生效后,他们的体重增加了。

另一项研究由美国心理学会(APA)于2月19日至24日进行,3000多名美国成年人参加。调查显示,有42%的人表示他们的体重增加超过了自己的预期,平均增加了29磅,有10%的人说他们增重超过50磅。不过也有18%的人说他们减掉的体重超过了预期,平均减掉的体重也有26磅。



以上这两项研究都是受访者自己报告数字,这就导致调查结果很可能不够客观,一项小型研究提供了更客观的测量数据——受访者使用通过蓝牙连接的智能秤测量体重。这项由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进行的研究原本只是一项心脏健康研究的副产品,结果意外地发现,自去年春天各州开始实施居家令以来,参与者的体重每个月增加约1.5磅。

这项新研究的参与者正在参与一项心脏病学研究,他们使用了蓝牙连接的智能秤并定期称体重,称重结果自动提交给研究方。研究者认为这群人在总体上更注重健康,也更自律,在2020年发布居家令之前,大多数参与者体重处在下降阶段。但在开始宅家隔离后,他们的体重以每10天约0.6磅的速度稳步上升。

这项研究的作者格雷戈里·马库斯(Gregory M. Marcus)博士说,这相当于一个月将近2磅的体重。如果继续这么宅着,一年内增重20磅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马库斯说:“我们知道体重增加在美国已经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所以任何令这种情况恶化的事情肯定都会令人担忧。”

美国的肥胖问题已经不容乐观。根据身体质量指数,20岁以上的美国成年人中约有42%达到了肥胖水平,另有32%的美国人则为超重。超重或肥胖者在感染新冠后出现严重并发症的风险更高,许多州将肥胖人群列为接种重点。

大多数受访者感到压力很大,但有些人更痛苦



在美国心理学会的这项调查中,尽管所有群体都报告了一定程度的体重增长,但增重最明显的是有色人种、未成年人父母和基本工作者。

自疫情开始以来,西班牙裔成年人体重增长最多,其次是黑人。与此同时,超过一半的父母和大约一半符合基本工作者资格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体重出现了意外增长,这些人群的平均体重增幅分别为36磅和38磅。
马萨诸塞州总医院体重中心的费奇医生说,她能理解基本工作者为什么会长胖。“我们看到很多护士体重增加了,因为压力大,而且在医院里很难吃饭。戴上口罩吃东西很不方便,再加上三餐不定时,很多人会跳过一餐,结果在下一餐吃得更多,也更不健康。”

在过去一年里,孩子们普遍回到家里上网课,家长需要在工作的同时承担照顾孩子的职责,这导致家长们似乎受到了特别严重的打击。他们不仅胖了,而且喝酒也多了。

德克萨斯州的戒毒和心理健康康复中心漂流木康复(Driftwood Recovery)在过去的一年中收到了大量的治疗请求,现在等候名单长达两个月。中心心理主任凡妮莎·肯尼迪(Vanessa Kennedy)说,她的很多客户都是父母,他们在努力平衡日常工作、家庭教育和其他父母责任时开始酗酒。

肯尼迪博士说:“他们习惯了让孩子们高高兴兴地去上学,由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师教他们的孩子,而他们的责任就是好好工作,为家庭提供经济支持。现在他们的工作角色和父母角色冲突,很难同时做好所有这些事情。”

今年2月,美国心理学会委托进行的一项全国性调查发现,四分之一的成年人报告称,过去一年喝更多酒来缓解压力。在5岁至7岁有孩子的家庭中,这一比例翻了一倍多。

《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 Network Open) 10月份发表的另一项研究发现,美国人喝酒的频率比一年前增加了14%。同一项研究发现,女性重度饮酒的天数增加了41%,重度饮酒的天数指的是在几个小时内喝四杯或更多酒。

“与男性相比,女性完全离开劳动力大军的比例过高;她们不成比例地承担了有关家务、照顾孩子和管理孩子教育的工作,”该研究的主要作者、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高级社会学家迈克尔·波拉德(Michael S. Pollard)说。“因此,理所当然的是,女性也会不成比例地增加饮酒。”
青少年则有可能厌食

多数人在疫情中突然发福,但也有些人瘦了很多——除了一些人藉疫情的契机开始好好锻炼、好好吃饭,还有些人则是出现了饮食失调,导致发生厌食、暴食或贪食症,这种趋势同样需要关注。

美国国家饮食失调协会报告称,与2020年1月相比,2021年1月收到的电话和在线帮助热线短信增加了41%。在去年7月发表的一项针对约1000名美国和荷兰饮食失调患者的研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研究对象报告称,他们正在节食并过度运动,这当中又有青少年居多。

波士顿儿童医院青少年和青年成人医学部的研究科学家S.布林·奥斯汀(S. Bryn Austin)说,“我从全国各地的同事那里得知,对饮食失调治疗的需求远远超出了解决它的能力。”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饮食失调项目临床主任、心理学家埃琳·阿克尔索(Erin Accurso)也看到了同样的情况,“我们的住院病人部门在过去一年中爆炸式增长”,接收的青少年病人是新冠疫情前的两倍多。

在疫情期间,青少年特别容易出现饮食失调,这既是因为青春期原本就容易出现这种病情,也是因为他们现在面临更多的压力。当青少年失去了熟悉的学校生活节奏并远离了朋友的支持时,“许多构建青少年生活的东西一下子就消失了,患有饮食失调症的人往往比较焦虑,对压力敏感,他们不善于处理不确定性,”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精神病学家沃尔特·凯(Walter Kaye)博士说。

此外,饮食失调长期以来一直与高成就联系在一起。原本青少年会把精力投入学业、运动或课外活动中,而现在他们突然有了太多的空闲时间。“一些孩子把注意力转向身体健康或外表,作为一种应对焦虑的方式,这种关注很可能会迅速失控,并导致体重显著下降,”阿克尔索说。

青少年在屏幕上看到的东西也是一个因素。在疫情期间,青少年花在社交媒体上的时间比平时更多。在高度视觉化的社交媒体上仔细审视同龄人和网红的照片,很可能导致青少年对自己的体型开始感到不满和自卑,这会让他们更有可能采取不健康的体重控制行为。

当青少年对控制体重感兴趣时,他们经常在网上寻找指导。“常识媒体”(Common Sense Media)的一项新调查发现,在2020年9月至11月期间在网上搜索健康信息的青少年中,健身和锻炼信息的搜索量仅次于与新冠相关的内容,排在焦虑、压力和抑郁之前。

青少年在网上寻找健身信息时,很可能会遇到有害的帖子,甚至是鼓励饮食紊乱行为的网站。奥斯汀博士说,更糟糕的是,算法记录了在线搜索信息,“故意为那些已经在为身体形象深感自卑的用户提供有害的减肥内容”,比如过度节食、滥用泻药、利尿剂甚至毒品来控制体重。

严重的饮食失调会危及生命,在这种情况下住院治疗最有效,因为医院可以提供营养支持,为病人们做科学配餐,也会提供个人和团体治疗,但在疫情期间,获得这种治疗对于很多病人来说根本不现实,而虚拟治疗几乎是不可控的,阿克尔索说,病人每次去超市购物,都可能激发一轮新的暴食-厌食恶性循环,“而且你也不能从摄像机上清楚地看出病人究竟吃了多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