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州长科莫面临弹劾 政治生涯已到生死关头(组图)

6Park 时事 1 month, 1 week

【导读】

现在,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 Andrew Cuomo)来到了悬崖边上。随着对科莫的指控越来越多,这位州长的政治生涯面临生死关头:

近日,科莫的职场行为受到了公众严格的审视,因为已有五名女性公开讲述感觉受到了性骚扰,或者至少感到被贬低和不舒服。纽约州参议院民主党领袖、纽约市审计长等多名政要加入呼吁科莫下台的行列,纽约州共和党领导人周一(3月8日)更是表示,将提出弹劾科莫的决议。



纽约州共和党提出弹劾科莫的决议


纽约州众议院共和党党团周一宣布,纽约州众议员将提出弹劾州长科莫的决议。

代表纽约第120选区的共和党领袖威尔·巴克利(Will Barclay)和少数党议员在奥尔巴尼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这一消息。

巴克利说:“我们将提出这项决议,因为我们认为时机已经到来。为了以州长的身份领导这个伟大的州,你需要信誉和信任。不幸的是,我们觉得州长科莫已经失去了信誉和信任,现在无力领导。”

巴克利援引了性骚扰指控、欺辱州立法机构成员以及低估养老院新冠死亡病例数的报道,表示这一切对科莫和他的政府来说,是“一个又一个炸弹”。

周日,科莫第二次拒绝辞职,此前又有两名前助手在周末提出骚扰和不当行为的指控。这位州长一再敦促纽约市民和议员在要求他辞职前等待对性骚扰指控的独立调查结果。

巴克利说,议员们别无选择,只能提出弹劾决议。

根据州法律,弹劾州长的第一步是由议会投票通过,如果通过,州参议院将进行弹劾审判,并投票决定是否罢免州长。

如果说共和党在纽约只占少数,弹劾不一定成为现实,但现在就连占纽约州绝对领导地位的民主党领导人也站出来,表示科莫“必须辞职”。

纽约顶级政党领袖:州长科莫必须辞职

就在周日科莫的新闻发布会后不久,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安德烈·斯图尔特-库森斯(Andrea Stewart-Cousins)在一份声明中说:“纽约仍然处于这场新冠疫情之中,仍然面临着社会,健康和经济的影响。我们需要在没有日常分心的情况下进行治理。为了纽约州的利益,州长科莫必须辞职。”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安德烈·斯图尔特-库森斯

同样是民主党人的州众议院议长卡尔·希斯蒂(Carl Heastie)没有回应斯图尔特-库森斯的呼吁,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现在是州长认真考虑他是否能有效满足纽约人民需求的时候了。”

在与记者的电话会议上,当被问及他自己的同党成员要求他下台时,科莫说要求他下台是“反民主”的:“他们不能凌驾于人民的意志之上,他们不能凌驾于选举之上。我是由纽约州的人民选举出来的。我不是由政客们选出来的。”

科莫说,未来6个月将决定纽约州如何成功摆脱新冠疫情的影响。他说:“因为要为人民做的事情太多,我不能(因那些指控)而分心。”

据悉,要求科莫辞职的行列还包括州参议员亚历山德拉·比亚吉(Alessandra Biaggi)和众议员凯瑟琳·赖斯(Kathleen rice)等民主党人,州长都将其归咎于政治分歧。

五名市长候选人加入要求科莫辞职的行列

随着纽约市审计长、市长候选人之一斯科特·斯金格(Scott Stringer)周日和越来越多的政界人士一道呼吁科莫辞职,到目前为止,已有5名纽约市长候选人要求科莫辞职或被弹劾。



审计长斯科特·斯金格


斯金格他在一份声明中说:“为了纽约人的利益,科莫州长必须辞职——如果他不辞职,立法机构应该迅速启动弹劾程序,罢免州长。”

“现在几乎每天都有关于科莫州长不可接受行为的新报告。”

“针对州长严重的指控,其中一些最恶劣的没有被否认,再加上我们的立法领导人今天发表的声明,非常清楚地表明,在这个关键时刻,州长的领导能力已经从根本上受到影响。”

除了斯金格,进步派的布鲁克林市议员卡洛斯·门查卡(Carlos Menchaca)和前卫生专员凯瑟琳·加西亚(Kathryn Garcia)率先提出州长应该辞职。玛雅·威利(Maya Wiley)周日再次呼吁州长下台,竞选中最左倾的莫拉莱斯(Dianne Morales)是第一个敦促州议会启动弹劾程序的候选人。

卡洛斯·门查卡在推特上写道:“我请求其他市长候选人和我一起对这种可恶的行为采取零容忍政策并要求科莫州长辞职。”

其他候选人包括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雷·麦圭尔(Ray McGuire)、杨安泽(Andrew Yang)则呼吁对科莫立即进行独立调查。

州长:那只是友好的玩笑

上周,斯图尔特-库森斯曾表示,如果指控科莫的人数再增加的话,科莫必须下台——当时指控他的人有3个,后另外两名指控者——前科莫职员凯伦·欣顿(Karen Hinton)和安娜·利斯(Ana Liss)已于周六出面指证。

现在,共有五名女性指控科莫性骚扰。

科莫在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声称,他“绝不”辞职,“如果(指控者)被冒犯了”,他为自己的不当言论道歉,但否认了五名女性中的四人所称的不当身体接触的指控。

安娜·利斯在上周六发表的一篇报道中告诉《华尔街日报》,当她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担任州长的政策助理时,科莫称她为“甜心”,亲吻她的手,并问她个人问题,包括她是否有男朋友。科莫在被问及此事时说,这样的谈话是 “我表达友好的开玩笑的方式”。

他承认社会规范已经发生了变化,并指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让任何人感到任何不舒服。”

利斯告诉美联社记者,她最初认为科莫的行为无伤大雅,从未正式投诉过,但这越来越让她感到困扰,她觉得这是一种傲慢,“这不合适,真的,在任何场合都不合适。我希望他能认真对待我。”

另一名指控者是凯伦·欣顿,她后来担任了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的新闻秘书,这位我们后面再说。

36岁的前顾问林赛·博伊兰(Lindsey Boylan)说,科莫对她的外表发表了不恰当的评论,曾经在一次会议结束时亲吻她的嘴唇,并建议他们与其他助手坐在喷气式飞机上玩脱衣扑克。



林赛·博伊兰称科莫曾提议,“让我们玩脱衣扑克吧!”


另一位前助手,25岁的夏洛特·贝内特(Charlotte Bennett)说,科莫问她是否曾与年长的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并发表了其他评论,她将其理解为在衡量她对婚外情的兴趣。

还有一名不在州政府工作的女子描述,在他们在一个婚礼上相遇后,科莫把手放在她的脸上,并问是否可以吻她。

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科莫否认曾经不适当地触摸任何人,但为自己的行为道歉,他现在意识到已经让人们感到不安。他说,他开过玩笑,问过个人问题,试图表现得“好玩”,并经常用拥抱和亲吻来示好人们,就像他的父亲马里奥·科莫(Mario Cuomo)在担任州长时那样。

说出真相 or 政治目的?

作为公开指控州长性骚扰的五名女性之一,凯伦·欣顿周日反驳了州长,因为他暗示她的指控有政治动机。



凯伦·欣顿

欣顿称,早在2000年,她在担任州长的新闻助理时,科莫把她叫到一个酒店房间,把她拉向他,并抱住她。

以下是科莫办公室的回应:

“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凯伦·欣顿是州长的一个众所周知的反对者,她试图利用这个时机,用编造的21年前的指控来获得廉价的分数。所有的女性都有权利站出来讲述自己的故事——然而,媒体也有责任考虑其自我动机。这是个恣意的指控。”

州长周日也暗示,欣顿在为他工作后,负责处理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的新闻调查,而白思豪是他的长期对手,因此欣顿言论并非出于纯粹的意图。

“每个女人都有权站出来,的确如此。但真相也很重要。她说的不是真的。任何参与过纽约政治活动的人都知道,她一直是我的长期政治对手,多年来一直对我提出严厉的批评,并提出了很多很多指控。”


欣顿则在一份声明中反驳道:“真相是科莫最害怕的‘长期对手’。”

“川普可能已经走了,但科莫却顶替了他的位置,将自己的虐待行为归咎于被虐待者。”

她随后在推特上补充道:“我不会竞选纽约或新奥尔良的公职,我不会为任何有计划与安德鲁竞选的人工作......我为市长工作是为了帮助他,而不是为了背叛安德鲁。”



白思豪周一一再回避有关科莫是否辞职的问题,只是他在每日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只是不明白,在越来越少的人相信他的情况下,他如何能有效地治理纽约。我认为会有更多的信息出现,这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