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偶像剧20年,杨丞琳张韶涵王心凌们还好吗(组图)

6Park 娱乐 1 month, 1 week

中年危机放在女明星身上,无疑是更加残酷的,除了“美”,我们总希望在姐姐们身上看到更多。

在最新一期的《乘风破浪的姐姐2》中,杨丞琳踢馆顺利晋级。

她唱了一首《年轮说》,开口独特的嗓音,歌声耳语般温柔细腻,有种演唱会现场的质感。

看到弹幕都在讨论昔日的可爱教主变成了霸气全开的“杨姐 ”,青春回忆扑面而来。



有人说,台湾乐坛是从最初的张惠妹实力派年代,过渡到蔡依林的偶像派年代,再转变到杨丞琳、张韶涵、王心凌三小天后的可爱派时代。

这些身影,只要一出现,就可以带我们穿过幽暗的时间长河,回到那段岁月之中。



千禧年之后的台湾娱乐圈,和上世纪末的香港一样,群星璀璨、盛产天神。各类教主、教父、天王、天后横空出世,恍如诸神之战。

更有许多野心磅礴者,不满足于在单个领域称霸,于是便诞生了最早的一批两栖巨星、三栖明星。

2000年,《流星花园》正准备开拍。

那一年,16岁的杨丞琳加入组合“4 In Love”而出道,一曲《一千零一个愿望》红极一时,后来她在《流星花园》试镜了3个角色,最终被选为“李真”。

在剧组上工的第一天,杨丞琳就看见不少工作人员围在一起不知道嘀咕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一个人向她走了过来说:“如果要演别的角色,你可以吗?”

就这样,青涩害羞的小优上线了。虽然作为配角,妆发服装都需要自己打理,但杨丞琳依然感谢《流星花园》带给自己的机会。

当时的杨丞琳无论去到哪,都被大家“小优”、“小优”地叫。叫了好几年,“根本没人知道我的本名是什么”。



《流星花园》播出后红遍了亚洲,台湾偶像剧的黄金时代也就此正式开启。

同样是2000年,正值高中三年级的王心凌,被前来学校选角的导演张作骥相中,获得了初次演出的机会。在电视剧《车正在追》中,她出演了“牛奶”一角,也与另一位主演范植伟相识相恋。

当时的王心凌还不知道的是,在接下来的5年中,范植伟将数次劈腿,脚踏N条船,两人的亲密照片也被范植伟公布到网络上。

一年后,一个名叫张韶涵的19岁女孩从加拿大回到台湾,在偶像剧《永不言弃》中饰演了女主角田羽希。

比起从配角开始演起的杨丞琳和王心凌,第一部戏就担当女主角的张韶涵,似乎幸运得多。

这三个出身于普通家庭的台湾女孩,将会在未来的十年里,乘着台湾偶像剧这艘大船,成为最闪耀的存在。



杨丞琳出身于台北一个单亲家庭。14岁那年,父亲因经营生意失败,欠下巨额债务,婚姻也走向了终点,杨丞琳父母瞒着她办了离婚,直到16岁,妈妈才带着杨丞琳和姐姐离开了父亲。

虽然父母离婚了,但母亲作为父亲当年的担保人,依然要偿还父亲留下的900万债务。帮家里还债最快的办法,就是放弃学业进入演艺圈。为了还债,杨丞琳四处奔波,寻找各种出名的方法。

有个关于杨丞琳的段子,说她和同样要帮家里还债的林依晨,每次见面的第一句话都是问对方,“你还剩多少钱要还?”

2000年杨丞琳参加了健康美少女的选秀,在超级新人王夺得了月度冠军,也因此有了机会以“4 in love”组合出道,一首《一千零一个愿望》让少女们的演艺事业正式开启。

但“4 in love”出道不到三年,就因为遇到台湾921大地震而解散。

王心凌也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中,妈妈一个人带着王心凌姐弟一起生活,家中经济窘迫。

有一次家里穷得只剩下100元台币,只够买一份便当给王心凌和弟弟吃。

但好在王心凌遗传了妈妈的音乐天赋,小时候家里摆满了奖杯,那些都是那位“超级会唱歌”的妈妈在各种比赛中所获得的肯定。“在还没有生我之前,她是民歌西餐厅的驻唱歌手”。

王心凌妈妈的嗓音条件好,唱功也强,对女儿自然比普通母亲更加严格。王心凌自己都忘了,出了几张专辑后,妈妈才表扬她说:你唱得不错。“我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欣慰。因为她太会唱了,获得她的认可真的很不容易。”

张韶涵从小就在母亲开的牛排馆里打工,端菜、收盘子、洗碗等活,小小的她做得很熟练。

小学六年级时,她随家人移居加拿大,日子却并没有好过起来。父亲因心脏病不能正常工作,身为家中长女的张韶涵15岁就担起了养家的重担,洗车、送便当等工作她几乎做了个遍。

17岁,从小热爱音乐的她参加了“中广流行之星”歌唱比赛,获得加拿大赛区第一名,在前往台湾参加总决赛期间被相中签约。

但她并没有像杨丞琳和王心凌一样顺利进入演艺圈,比赛结束后,她因为学业未完成返回了加拿大,在那两年里,她一边努力学习音乐,一边在服装店上班补贴生活费。



也许是演艺事业的来之不易,这三个女孩都格外珍惜和热爱这份工作。

2002年,组合解散后,杨丞琳选择先以主持作为支撑,去《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代班主持,结果一待就是四年多。

就在杨丞琳担心主持会让她失去音乐机会时,王心凌在好友的带领下到大声经纪公司面试,她当时演唱了陶晶莹的《离开我》,歌声里透露着小女生的勇敢和坚韧,既不颓废也不悲情,因此被大声经纪公司相中。

但经过评估,王心凌还必须通过专业的唱跳训练才能正式签约出道。

在日本苦练了一年演唱和舞蹈,2003年,王心凌终于发行了首张专辑《Cyndi Begin》,这张专辑里,一首《当你》唱出了小女生甜甜的小心思。



这首歌的作曲者,是一个叫林俊杰的年轻人,彼时的他还是个刚刚入行的音乐人,没有发行属于自己的专辑。

2004年3月,王心凌发行了第二张专辑《爱你》,又在偶像剧《天国的嫁衣》中饰演邻家女孩陶艾青。

在王心凌拿下2004年台湾年度收视冠军时,杨丞琳也担任了偶像剧《恶魔在身边》的女主角齐悦,并录制她的第一首单曲《暧昧》。

于此同时,张韶涵已经完成了她的第二个女主角片约,在《海豚湾恋人》里一夜爆红。

紧接着,她又在一年发行了2张专辑共24首歌,《遗失的美好》、《快乐崇拜》首首红遍大街小巷,《欧若拉》更是直接杀进了金曲奖。

仅2009年一年,杨丞琳就有三部偶像剧播出,分别是跟潘玮柏合作的《不良笑花》、跟汪东城合作的《爱就宅一起》,以及跟罗志祥合作的《海派甜心》。



三部偶像剧的热播,让杨丞琳在内地爆红。她拿到第45届台湾电视金钟奖女主角奖,片约也水涨船高,高达5千万元台币。

台湾偶像剧就像一条造星流水线,林依晨、陈乔恩、明道、罗志祥、阮经天、罗志祥……几乎每一个当红的艺人都有自己的偶像剧代表作。

杨丞琳和王心凌因为风格相似,总是被拿来对比,她们的歌迷之间也有一些厮杀,但她们二人关系一直很好,私下经常聚在一起。

伴随着台剧全盛时期生长起来的明星,几乎都经历过全年无休的疯狂工作,最忙的时候,几天几夜不能睡觉也是常有的事。但王心凌很想抓住这种忙碌,“新人的时候就是有机会就要把握啊”。

在拍《微笑PASTA》时,拍摄周期紧张,王心凌又要每天往返于取景地和台北,一天只能睡2到5个小时。这种状态,持续了近半年。

高压环境下,王心凌紧绷的情绪有些无处释放,每拍完一档戏,都会生一场大病。

后来成了前辈,回想起来,她最不后悔的就是曾经的拼命工作,“我鼓励年轻人不要怕去尝试,当你真的做完时,回过头来会发现,原来已经跑到这里了!我就是这样子的。”

除了先后出演《天国的嫁衣》、《微笑PASTA》、《桃花小妹》、《爱上查美乐》等电视剧,王心凌在音乐方面更是马不停蹄。出道的前10年,她发行了12张个人专辑,获得音乐类奖项101个。

在长期超负荷工作下,2008年,张韶涵突发心脏病。

在她前往加拿大就医期间,充当她经纪人的母亲没有陪同。等到张韶涵痊愈回家,她才发现母亲早已搬走,并且卷走她这些年攒下的几乎所有积蓄。

2008年,湖南卫视引进《公主小妹》,以8.5%的收视率拿下湖南卫视当年的最佳收视。



这本该是张韶涵事业最高光的一年,但她却被自己的母亲亲手推下巅峰。

当时的新专辑《第5季》宣传被迫中断,销量还没有上一张专辑的零头多。此后的3年多,她都没有发行新作品,原本蒸蒸日上的事业就此陷入低迷。

2011年1月19日,这一天是张韶涵的29岁生日。 母亲却在挥霍完积蓄后,因为找不到张韶涵索要赡养费,找上了张韶涵的弟弟,双方在街上大打出手。



三小天后有着相似的辉煌和困境,却在中年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

随着年龄渐长,可爱路线的女明星们逐渐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一方面,台湾偶像剧内容单薄同质,看腻了灰姑娘爱上霸道总裁的观众们开始寻觅新的娱乐方式;另一方面,甜美了十几年的少女进入30+之后,“可爱”逐渐成为了一种束缚。

杨丞琳在一次采访中直言自己奔三的迷惘,“对人生突然之间有很多的好奇,想要摸索的更多了,有太多的感觉都跟二十几岁不一样”。

凭借《命中注定我爱你》拿下台湾偶像剧收视冠军的陈乔恩,从2009年之后,逐渐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大陆。但除了2012年在《笑傲江湖》中饰演的东方不败,她的角色没能再像当年那样家喻户晓。

提起陈乔恩,大家最先想到的,还是只有“陈欣怡”。

陈乔恩并不是个例,曾经璀璨辉煌的台湾偶像剧过完了它的黄金十年,开始渐渐没落,偶像剧女主角们也从甜美可爱的少女进入了中年转型的尴尬期。

2005年,杨丞琳第一次上《康熙来了》,在节目里手把手教小s如何撒娇。

2006年再次上《康熙》,杨丞琳直接被奉为“可爱教主”。

然而就在2011年再次上《康熙》的时候,她却一转从前的态度,表达出了对扮可爱的抗拒:“其实当时真的没有要走可爱路线,都是因为贵节目给我打了个‘可爱教主’的标题,我就莫名其妙当上了可爱教主。”



尽管她为摆脱可爱做了很多努力,但可爱教主的称号,还是伴随了她十几年。

在发第八张专辑《仰望》的时候,她毅然决定彻底改变自己的外在形象,剪去了标志性的长发。

剪了中性风的短发,造型却依然是之前的甜美路子,短发配上白色公主裙,有种为了叛逆而叛逆的违和感。

在很多人的固有印象中,杨丞琳始终是那种在荧屏上一派粉嫩、天真无知的玛丽苏少女。

王心凌的转型之路则更不顺利,2009年到2011年,她便开始试探性地想转型为性感路线,发的几张专辑中,都是可爱中带着一丝小性感。

2012年,王心凌30岁,专辑风格大转变,带着一丝暗黑系加上大红唇的造型,与之前的甜美风格大相径庭。

然而观众和粉丝们却并不买单,甚至有人调侃她“用力过猛”。

王心凌自己也感到了风格的束缚,她说“甜心教主”框住了正在长大的自己。不只是音乐,甚至在演戏上也受到影响,总有固定类型的角色找她。

但2015年之后,王心凌还是回归了甜美风格,连续三张专辑封面都是粉色。

张韶涵还没来得及遭遇转型危机,就坠入了近十年的事业低谷。尽管她一再澄清母亲的指控都不是事实,但对演艺事业的伤害却还是无法挽回。

2016年,杨丞琳在《蒙面唱将猜猜猜》上演唱了周杰伦最难唱的歌之一《搁浅》。在揭开面具之后,登上了热搜第一。大家很是震惊,原来当年那个说话爱噘嘴的杨丞琳,唱功这么好。

2017年,“闲不住的铁娘子”出现在了《蒙面唱将》的舞台上,她一开口,大家就被这熟悉的嗓音穿透了,是张韶涵。

她在节目中用一首《是否爱过我》揭面,唱出了她的心声:阔别歌坛几年后,你们是否依旧爱我?

随后的节目中,王心凌也登上了《蒙面唱将》。曾经的三小天后还是我们熟悉的嗓音,唱功也都有进步,但她们的事业巅峰,就像青春一样,再也回不去了。



明星们进入了中年,曾经电视机前的我们也早已长大变老。

2018年,张韶涵参加《歌手》,她用一首《阿刁》呐喊出她近十年来的心声:

“甘于平凡,却不甘于平凡地溃败。”

“可我还是不会,因为痛就放弃希望。”

36岁的张韶涵正在实现自己的承诺,“要让更多的好音乐被听到”。

去年,杨丞琳和王心凌合作了一首《女孩们》,她们用独特而熟悉的声线唱着少女成长后的感悟:“经营的是内在,别再迷失,不再亏待了自己”,相似的声线交缠在一起是双倍的温柔,她们劝告女孩:“自由自在,身为女孩,请自爱”。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35岁之后,曾经被嘲扮性感用力过猛的王心凌,不再着急摆脱过往。如果大家期待在她身上看到的反差是要去假装另一个自己,她宁愿做回自己。

如果有朝一日自己当了奶奶,王心凌应该还是会对子孙们说,自己以前就是甜心教主。“在我的心目中,少女心应该是不分年龄的。甜美的感觉,它不是我的包袱,它应该是我与生俱来的一种特色。”

如今的王心凌已经许久没有接拍电视剧,她说如果现在再出演“傻白甜”的话,应该会跟以前的演法不一样了。但她更希望演一些与自己的外形风格有反差的作品。

能留在浪姐的舞台,杨丞琳很是兴奋,因为又有一个舞台可以让她做想要做的事情了。

前阵子,张韶涵在《天赐的声音2》里,首次回应当年那件差点将她人生毁掉的事件。

当年事情发酵,公司逼着她出来跟大众道歉。时隔十几年,她红着眼眶,却依然态度坚决,我没做错,为什么要道歉?

年轻时的张韶涵,一直生活在别人期待里,穿什么衣服、做什么造型、甚至推出什么作品都不能由自己决定。现在终于从低谷中爬起,能全权掌控自己的事业和生活,她说现在的自己才是最好的时光。

我们目睹了三小天后的从偶像剧的巅峰一路走来,看着她们被浓墨重彩地镌刻在一代人的青春里,又继续走向自己最热爱的事业中。

对于现在的自己,她们三人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她们比二十年前的自己状态更加年轻了,因为她们真正学会了如何享受自由和自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