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听到“中国疫苗是唯一选择”,西方国家急了(图)

6Park 时事 新冠疫情 1 week, 4 days

一场全球范围内关于新冠肺炎疫苗的讨论,风向似乎越来越清晰了。

这两天,分别来自东西方媒体的两篇关于中西方疫苗的报道引发关注:

20日上午,香港《南华早报》网站刊出《中国疫苗:对许多国家来说,无关政治,而是唯一的选择》一文;




一天后(当地时间21日),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刊文《中国部署疫苗扩大全球影响力,而美国正在边缘化》。



两篇文章,尽管措辞有所不同、基调有所不同,但本质上说的都是同一个话题:对比某些西方国家的不作为甚至是拖后腿,随着新冠肺炎疫苗在全球范围内的需求量不断上升,中国疫苗在客观上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选择。中国新冠疫苗加速成“全球公共产品”,已是不争事实。

中国国内披露的数据也在坐实以上论断,据外交部网站消息,中方向巴基斯坦等53个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援助,已经和正在向22个国家出口疫苗。中方还决定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提供1000万剂疫苗,主要用于发展中国家。



▲2月10日,柬埔寨王家军副总司令兼陆军司令洪马内在金边接种中国新冠疫苗。柬埔寨10日在首都金边多家医院正式启动中国国药集团新冠灭活疫苗接种工作。新华社发(索万纳拉摄)

正如《南华早报》网站所说,在许多西方国家争先恐后地为本国人口接种疫苗的情况下,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的疫苗生产企业正在加紧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提供疫苗。“这与西方衰落的说法非常吻合。”报道评价道。

这篇报道里,作者还指出一个更为残酷的真相:让中国和俄罗斯赢得大批量新冠疫苗采购协议的,只有一个原因:中俄能够兑现诺言。

这一论断在《华尔街日报》网站的报道中得到进一步印证:为了向全球发展中国家提供大批量新冠疫苗,北京正在抓紧组建一个囊括了飞机、卡车和仓库的冷链运输、供应网络系统。这个供应网络旨在加快冠状病毒疫苗的配送速度,并加深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华尔街日报》网站引用公共卫生专家、前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中国主任叶雷(Ray Yip)的话,对中国这一做法进行了盛赞:“如果一切操作得当,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真正的双赢机会。”

“当美国和欧洲把注意力集中在自身时,中国像一个‘穿着闪亮铠甲的骑士’一样冲上前去。”叶雷说。



▲资料图片:1月18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一名医务人员接种中国科兴公司生产的新冠疫苗。新华社发(巴巴耶夫 摄)

对比鲜明——而同样的反差也发生在欧洲。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日前一篇报道就注意到,就在欧盟炫耀已经订购超过23亿剂各种冠状病毒疫苗时,位于西巴尔干的黑山、波黑等欧洲国家迄今为止一剂新冠肺炎疫苗也没有接种过,而此前欧盟承诺给他们的8500万美元防疫药品,始终遥遥无期。这些国家本都是潜在的欧盟成员,但在疫苗供应中却被无形中排除在外、被忽视、被边缘……这一尴尬局面也导致,上述欧洲国家开始纷纷效仿其邻国塞尔维亚的做法,转而争取中国和俄罗斯疫苗。

在CNN的叙事之中,这显然是又一个中西方地缘政治争夺中的“反转”故事,报道援引专家的话表示:错失为西巴尔干国家提供疫苗良机,意味着欧盟将展现软实力的机会“拱手让给了中国”。

面对此情此景,谁心有不甘,谁暗自着急?

终于,再也坐不住的西方国家近日借慕尼黑安全会议和G7峰会作出承诺:将尽快与发展中国家分享疫苗。

例如,法国总统马克龙就在上周的慕尼黑会议上发出疾呼:建议欧洲和美国尽快向非洲提供疫苗,否则非洲朋友将会从中国、俄罗斯那里购买疫苗。而美国总统拜登也承诺将拿出40亿美元用于促进包括全球疫苗接种等公共服务内容。

但美联社同时道出这一承诺的“现实处境”:由于各国国内面临疫情严重程度、疫苗接种进展复杂局面,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也承受着不同压力,“因此(他们)并不愿透露到底愿意与发展中国家分享多少疫苗,或者何时分享”。

日本《每日新闻》则进一步指出:G7国家这种“善意”背后,实际是对已经在该领域颇有成绩的中俄的警惕感。



▲2月19日,在英国伦敦,英国首相约翰逊主持七国集团领导人视频会议。新华社发(英国首相府供图)


说到底,对这些西方国家来说,一切的出发点和目的,从来只有一个:那就是政治利益。这也难怪他们会如此政治化解读中国疫苗了。

这也是所谓夏虫不可语冰,燕雀安知鸿鹄吧。

一切正如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贝尔格莱德分析师斯特凡·弗拉迪萨夫列夫所说:“这(选择中国疫苗)与地缘政治无关,而是(关乎更为迫切、具体的命题)——不丢掉性命,能正常上班,恢复经济运转。”

疫苗分配两重天:富裕国抢购,中国已向53国供疫苗



图为2月19日,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机场工作人员从飞机上卸载中国政府援助的新冠疫苗。新华社发(任科夫 摄)

2月20日下午,首批由中国科兴公司生产的新冠疫苗运抵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此前一天,中国政府援助白俄罗斯的新冠疫苗运抵其首都明斯克。

中国疫苗正在越来越多的国家收获信任。对津巴布韦而言,近日中国捐赠的20万剂疫苗,无异于一场期盼已久的及时雨,让那里的人们“看到了隧道尽头的光芒”。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透露,截至2月21日,中方已向非洲的赤道几内亚、津巴布韦援助疫苗。下一步,中方将向19个有需要的非洲国家提供疫苗援助,未来还将向更多的非洲国家援助疫苗。


眼下,发达国家争先恐后抢购囤积疫苗,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不仅对内有序铺开疫苗注射计划,对外提供疫苗的脚步也一刻没有停息。

截至目前,我国已向53个提出要求的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援助,已经和正在向22个国家出口疫苗。同时,承诺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提供1000万剂国产疫苗,用于满足发展中国家的急需。

国内疫苗接种和生产春节“不打烊”

除夕当天,北京市西城区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全科医生白向丽仍值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服务前来接种新冠疫苗的市民。这个春节假期,她和许多同事都选择坚守在工作岗位。据统计,春节长假期间,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每日完成50至100人次的接种任务。

“17日社区组织预约打疫苗,18日我就已经接种完了,这效率太高了。”北京市丰台区一位居民告诉记者,社区的每栋居民楼都张贴了通知,“扫码报名,电话通知,到现场后组织排队,核对人员,交代事项,打完留观30分钟就可以走了,井井有条。”

春节期间,多地疫苗接种“不打烊”。为满足市民春节期间新冠疫苗接种需求,除夕到初六,北京市各区至少开设一个接种点,市民可按照单位或社区的组织安排有序接种。

疫苗接种有序进行,疫苗研发与生产也热火朝天。

继国药集团新冠灭活疫苗后,2月5日,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新冠灭活疫苗也附条件获批上市。

春节期间,科兴公司的新冠疫苗生产线开足马力。目前,科兴中维已完成第二条新冠疫苗原液生产线建设,投入使用在即。启用后,疫苗原液的年生产能力将提高到10亿剂以上。

2月12日,巴基斯坦药品管理局授权紧急使用康希诺公司生产的新冠疫苗。该款疫苗是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和康希诺公司联合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负责巴基斯坦国家卫生服务的总理特别助理费萨尔·苏丹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该疫苗在巴基斯坦的三期临床试验中期分析结果显示,单针接种疫苗28天后,对新冠肺炎重症的保护效力为100%,总体保护效力为74.8%,未发生任何与该疫苗相关的严重不良反应。

2月19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已附条件批准我国2个新冠病毒疫苗上市,应急批准5条技术路线共16个疫苗品种开展临床试验,其中6个疫苗品种已开展Ⅲ期临床试验。

占世界人口16%的富裕国家购买了全球70%的疫苗,被排斥在外的发展中国家纷纷转向中国

《华盛顿邮报》近日以“当西方国家正在争抢新冠疫苗时,被排斥在外的发展中国家纷纷转向中国”为题刊文指出,疫情肆虐下,富裕国家订购的疫苗数量是其人口的两三倍,而贫穷的发展中国家根本无法获得西方疫苗,被排挤出疫苗供应圈后,中国疫苗成为其最可靠的依赖。

在国内平稳有序铺开疫苗接种计划的同时,中国也正积极履行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承诺。早在2020年5月1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专题)在第73届世卫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就公开表示,“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中国贡献。”

2月19日,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回答相关问题表示,中国疫苗成为许多发展中国家最期盼的“春节礼物”。

事实胜于雄辩。多国派专机来华接运疫苗,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亲往机场迎接;有外国领导人表示,中国在自身也需要疫苗的情况下,仍然不忘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援助;目前已有至少8位外国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公开接种了中国疫苗……这些都是对中国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投下的信任票。

华春莹强调,中方开展疫苗国际合作,目标是使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各方都应该携手共同抵制疫苗“民族主义”,促进疫苗公平合理分配,尤其是实现在发展中国家的分配。

对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辉瑞及阿斯利康等欧美生产的新冠疫苗不仅存在运输和保存上的挑战,更大的困难是难以获得——近日,多位专家在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公开信指出,根据可得的销售数据,占世界人口16%的富裕国家购买了全球70%的疫苗。

“我们目前的重点在于为美国人接种疫苗,在美国本土进行疫苗接种。”2月18日,拜登(专题)政府官员表示,在美国有充足的疫苗供应前,美国不会向发展中国家捐赠任何新冠疫苗。2月19日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东道主英国首相约翰逊承诺向较贫穷国家捐赠过剩疫苗——但只有在英国公民都接种疫苗后。

此前,法国总统马克龙所提议,欧美应当立即将现有疫苗供应的至多5%捐赠给发展中国家,包括刚开始接种的非洲。他认为,非洲国家有时会以天价购买来自西方的疫苗,“这是全球不平等状况前所未有加速的表现”。

截至目前,美国订购的疫苗总数已增至6亿剂,是全球购买新冠疫苗最多的国家之一,接种数量领先他国。美国的“扫货”行为,直接造成部分药企无法实现对欧洲国家的承诺。

此前,辉瑞和阿斯利康接连告知欧盟,因产能原因,将大幅削减今年一季度疫苗交付量,莫德纳也表示,2月份供应疫苗将延迟交货,引发欧盟多国强烈不满。根据欧盟原本计划,今年夏季结束前欧盟70%的人口应接种疫苗。但以现有速度,要使所有愿意接种的民众完成接种,需要两年多时间。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刊文指出,一些欧洲国家的高级官员透露,中方提出在签订合同几天后就可以初步交付100万剂疫苗,这与西方公司形成了对比,它们通常要几个月才能交付疫苗,而且在欧洲已经出现发货延迟情况。文章指出,美国和欧盟首先关注的是本国人口的免疫问题,与之不同,中国早就表示将广泛分享其疫苗。

英美疫苗交货难以保障,中国疫苗在欧盟国家获准使用

“如果可以选择,我更愿意选择中国的灭活疫苗。”当地时间2月15日,法国著名传染病专家、微生物学家迪迪耶·拉乌尔在接受法国电视四台新闻频道专访时郑重表示。

由于目前欧盟批准使用疫苗中有两款使用了mRNA技术,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一直广受关注。拉乌尔坦言,他其实对法国没有采用中国的灭活疫苗感到遗憾。他认为,将病毒灭活的制备方法能够有效应对新出现的病毒变异株,而相比之下,mRNA疫苗则有较大的局限性。

另据路透社报道,巴西圣保罗州的布坦坦研究所负责人迪马斯·科瓦斯2月17日指出,在经过测试后,发现中国科兴疫苗对于抵抗来自英国和南非的变异新冠病毒有效。

当地时间2月16日上午,首批55万剂中国国药集团新冠灭活疫苗运抵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这是首个购买中国新冠疫苗的欧盟国家。该国外交与对外经济部国务秘书门采尔·陶马什表示,对于匈牙利来说,拯救生命是第一位的,在这方面中国疫苗将发挥关键作用。

此前,在多次向欧盟呼吁放开对中国疫苗的限制未果后,匈牙利药品监管机构于1月29日率先批准使用中国国药集团研发的新冠疫苗。波兰新闻门户网站money.pl当天发表文章,称“匈牙利决定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对此认为,疫苗不是政治问题,并表示“最信任中国疫苗”,购买足够数量的疫苗是匈牙利“重启”的前提。

作为全球最早参与新冠疫苗研发的企业之一,法国疫苗巨头赛诺菲动作迟缓,疫苗推出遥遥无期。而被寄予厚望的英美疫苗则爆出产能严重不足,原有订单无法按期完成。疫苗采购走在世界前列的欧洲国家,可能无法为国民提供足够数量的疫苗。困境当前,中国疫苗便成了必然选择。

越来越多欧盟国家对中国疫苗释放积极信号。奥新社近日报道,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只要中国或俄罗斯疫苗公司提出申请,欧洲药品管理局就应考虑审批,“不应有地缘政治禁忌”。德国卫生部长施潘向《法兰克福汇报》表示,一旦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欧盟没有理由拒绝中国疫苗。“不论疫苗是哪个国家生产的,只要它安全有效,就可以用于对抗疫情”。

“欧盟欢迎每一种疫苗。”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表态,被外界视作为中俄疫苗铺路。马克龙日前接受法国《星期日报》采访明确表示,要想战胜疫情就必须与中国和俄罗斯合作,抗疫的“多边努力”需要两国研发的新冠疫苗。“我们现在正致力于对抗病毒变异,这是名副其实的‘与时间赛跑’。如果没有迅速、有效、团结的国际合作,我们就要面临病毒乘虚而入的风险。”马克龙说。

美国疫苗分配不均,“种族歧视”“富人插队”“疫苗旅行”乱象丛生


虽然部分富裕国家几乎“扫空了新冠疫苗货架”,但反观其内,疫苗分配同样面临困境。

美国是当前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也是购买最多疫苗的国家。由于多州疫苗供应紧缺,加上混乱的疫苗分配制度,“种族歧视”“富人插队”“疫苗旅行”等乱象层出不穷。

据《纽约(专题)时报》报道,难以获得的第二剂疫苗可能是美国疫苗接种进程又一阻碍。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前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表示,美国当前新冠疫苗的分发和接种流程存在问题。联邦政府因计划不周、调度不力,导致各州政府的疫苗接种进度缓慢,甚至没有足够库存为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提供第二剂疫苗。

美国《政客》杂志近日刊文表示,美国十多个州的疫苗供应已经接近耗尽。纽约市已经取消了至少2.3万个疫苗接种预约。科罗拉多州、俄勒冈州等地被迫提高接种疫苗的资格门槛,或拒绝新的接种预约。

“疫苗接种,富人优先。”比弗利山的一名医生在采访中证实,当地一些有钱人愿意支付超过1万美元,以期提前获得疫苗接种服务。“有人向我们行贿。有人乘飞机去每个能打到疫苗的地方。我们还看到有人试图暂时进入医疗行业或去养老院工作,这样他们就有资格获得疫苗。”这位医生表示,“这些实力雄厚的人是在玩一场饥饿游戏,为自己的生命而战,但你不能怪他们使出浑身解数,是国家和政府建立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系统。”

疫情面前,美国的种族歧视暴露无遗。据《纽约时报》统计,自疫情暴发以来,纽约市非洲裔和拉丁裔居民死于新冠肺炎的比率是白人居民的两倍。但目前,非洲裔和拉丁裔居民的疫苗接种率最低,“被白人和富人优先的体系拒之门外”。《华盛顿邮报》称,这一不公平是不能容忍的。

混乱的疫苗分配,还催生了所谓的“疫苗旅行”。一些人利用美国疫苗接种规定的漏洞,跨州接种疫苗或“插队”接种疫苗,甚至还有外国人跑来美国接种疫苗。佛罗里达州因为较为宽松的疫苗接种规定,成为“疫苗旅行”人群的首选地。时代华纳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帕森斯,就在电视节目里讲述了自己从纽约飞到佛罗里达的接种经历。

纽约大学医学院伦理学教授阿瑟·卡普兰指出,“疫苗旅行”不仅是个人决定,更反映了美国的系统性问题。他称,“疫苗供应到底怎么了?我们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疫苗?这是一个巨大的领导失误。”

中国以实际行动促进疫苗公平分配,为更多人带来希望

作为遏制新冠疫情的最有效武器,疫苗成为当前最抢手的抗疫物资。换言之,谁拥有最多疫苗,最快、最大比例接种疫苗,谁的防疫工作就有了最大保障。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此前表示:“想要做到完全控制住疫情,除了需要全球各国的协同合作,让疫苗覆盖率到达标准也是重要的一步。”

然而,多国面临的现实困境是,新冠疫苗一剂难求,甚至引发了一定程度上的竞争和争夺。这不仅事关全球防疫抗疫成效和公共卫生安全,也直接关乎各国的政治稳定、经济复苏和社会稳定。

“目前,全球新冠疫苗接种数量已经超过了报告的感染病例总数,这既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好消息,但同时也再次突显出疫苗公平分配的重要性。”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近期表示,超过75%的新冠疫苗接种都集中在10个国家,其国内生产总值占到全球的60%。但同时,仍有近130个国家的25亿人尚未获得任何一剂疫苗。

不同于发达国家的消极表现,中国正积极行动,为全球抗疫提供强有力保障。

“中方开展新冠疫苗国际合作,从不谋求任何地缘政治目标,从不盘算获取任何经济利益,也从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我们想的最多的,就是让疫苗成为各国人民用得上、用得起的公共产品,真正成为‘人民的疫苗’。”2月17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出席联合国安理会新冠疫苗问题部长级公开会时表示。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新冠疫情发生后,中国坚定打响疫情防控人民战争,展示了中华民族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强大向心力和凝聚力,维护了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交出了一份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中国答卷。

齐心协力,守望相助。面对日益严峻的全球疫情形势,中国正尽己所能向各方提供支持和帮助,毫无保留地分享中国经验和中国方案,以实际行动促进疫苗公平分配,为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获取疫苗提供帮助,为更多人带来希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