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第一人 却因领导痛失奥运 后来她这么说(图)

大鱼新闻 体育 2 months, 2 weeks

史美琴这三个字,对于今天的跳水观众来说,或许有些陌生。然而,这个名字却足以载入中国跳水的史册——

1981年,在墨西哥的高原上,18岁的史美琴从三米板上纵身一跃,一举摘下第二届跳水世界杯的桂冠。而她的这块金牌,也为中国跳水队实现了世界大赛冠军“零”的突破。

三十九年后,中国跳水队早已成为“金牌专业户”,并且享有“梦之队”的美誉。而当年那个青涩的上海小囡,也变成了上海跳水队的“当家人”。从当运动员时横刀立马,再到做教练时聚敛人才,史美琴的一辈子,可以说见证了中国跳水的星星之火,一点一点地变为如今的燎原之势。



年轻时期的史美琴

不完满的首金

1981年6月12号,墨西哥城,跳水世界杯女子三米板项目颁奖礼。

第一个音符甫一响起,铿锵有力的义勇军进行曲便抓住了现场观众们的耳朵,响彻了赛场的每个角落。这是中国国歌第一次在跳水世界大赛的颁奖仪式上响起,在全世界的瞩目下,一位年轻的黄皮肤肤女孩,代替了人们熟知的西方面孔,一下子跃上了世界最高领奖台。

高挑,纤瘦,青涩。这位18岁的新科世界杯冠军,看上去还没做好迎接荣誉的准备,她甚至忘了身着运动员的常规装束——她的脚上,还穿着一双擦得发亮的小皮鞋。

“后来我一直在想,我怎么会穿皮鞋站在领奖台上?”故事的主人公史美琴,今年已经58岁,谈及那个神圣的时刻,她的心里满是感慨:“我还特要好看的,去领奖的时候穿着个皮鞋,那个时候还是没有拿冠军的概念。”



史美琴在国际大赛上屡获冠军


如今回首,仿若一段风轻云淡的笑谈,但在当年,史美琴的这个冠军来得实属艰难。毕竟,1981年的墨西哥跳水世界杯,是中国泳协恢复在国际泳联合法地位后首次参加世界大赛。

初来墨西哥,史美琴便被陌生的高原气候来了个“下马威”:在国内再熟悉不过的空翻练习,一到了这里,做不了几个便气喘吁吁。另一方面,那个时候的中国跳水队尚未走出国门,裁判到底能给多少印象分,每个人的心里也是直打鼓。

“我们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反正也不认识你,我们就跳我们的!”不承想,大赛经验的缺乏并没有让年轻的史美琴畏手畏脚,凭着一股子冲劲,她最终以501.35分的成绩,一举拿下墨西哥跳水世界杯三米板冠军。

“当时告诉我拿第一名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是在开玩笑。”意料之外的冠军,给了史美琴无限惊喜,也让她一跃成为中国跳水界问鼎世界大赛的历史第一人。此后三年,她像是开了挂,一路高歌猛进,成为世界杯、亚运会和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三冠王”,开启了连胜模式。



史美琴跳水掠影


可是,人们恐怕不会想到,虽然史美琴刚刚创造了中国跳水的历史,但站在墨西哥世界杯最高领奖台的时候,她的内心却五味杂陈——

“当时感受就是,为什么我没有参加奥运会?我一直在想,如果是站在去年奥运会的冠军领奖台,那该多好啊!”

史美琴的遗憾并非空穴来风。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她本已经领好参赛装备,满心期待着自己的第一次奥运之旅。可赛前一个月,队员们突然接到上级通知,为抗议前苏联入侵阿富汗,中国队将不参加这届奥运会。

似乎,上天给了史美琴开创历史的机会,但又刻意对她有所保留。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前,史美琴患上了腹膜炎,身体和竞技状态均大不如前。再加上那年,她已经22岁,在当时的中国跳水的认知中,算是不折不扣的高龄。最终,参加奥运的机会便旁落她人。



两度擦肩奥运,对年轻的史美琴是个不小的打击


“他们去参加奥运会,我一个人就回家了,谁都没打招呼,心冷了。”心灰意冷的史美琴连报告都没打,直接卷铺盖离开国家队,决绝地回到了上海。

造化弄人。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中国跳水女队在十米台上折桂,可另一项很有希望夺冠的女子三米板,却折戟沉沙。事后复盘时,还有领导感慨,“要是当时让史美琴去就好了”。

“我也很无奈,确实好像没缘分,”三十多年过去,时间的流逝也难以纾解史美琴心头的意难平,“奥运会没有参加,对我来说是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不一样的总教头

作为运动员,史美琴虽然无缘奥运,但执教上海队的日子里,她却帮助不少人,完成了从普通运动员到冠军的成长和蜕变。

奥运“五冠王”吴敏霞就是其中之一。1984年退役后,史美琴来到上海跳水队执教。虽然曾在90年代陪丈夫到日本求学,但2000年归国后,她回沪继续当起了跳水教练。在执教上海队的日子里,史美琴可以说陪伴了吴敏霞最脆弱的时光。

2012年,出身上海队的吴敏霞返沪训练,虽然在外人眼里,她刚刚在伦敦奥运会上狂揽两金、风头正劲,但陪伴一旁的史美琴却清楚,这个27岁的姑娘,其实是一身伤病、前路未卜。



吴敏霞和火亮,都是上海队出身的奥运冠军


“对于练不练,我觉得吴敏霞还没有做决定,所以发生了很多不开心的事。”刚刚比完伦敦奥运,吴敏霞的生理和心理都十分疲惫。盛名之下,辉煌难续,同为世界冠军的史美琴,对其中的压力再了解不过。

于是,时任上海队领队的史美琴做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决定——2013年的沈阳全运会,史美琴没有让吴敏霞参加,只让她安心休养,无需再担起为上海争金的任务。

“我真的是扛着很大压力的,”为了吴敏霞的长久发展,史美琴选择放弃了队伍一时的夺冠机会,“我觉得没必要给一个那么优秀的运动员那么大的压力。”

那段时间,史美琴一直给吴敏霞的训练减负,仅仅保持一些基本的体能练习。而她的精心呵护,也给了吴敏霞休整再战的勇气。伦敦奥运后,吴敏霞又坚持了整整四年,于2016里约奥运会上再度问鼎双人三米板项目,晋升为叱咤世界体坛的一代跳水女皇。



里约夺冠那一年,吴敏霞已经31岁高龄

作为领队,史美琴似乎不按照常理出牌。她的很多决定都让人感到出乎意料,如何调教运动员,她似乎自有一套与众不同的秘籍。

老将吴敏霞退役后,上海队陷入无人可用的窘境,史美琴“矮子里面拔高个”,把目光投向了身材有点胖的04年小将掌敏洁。

“掌敏洁是一个谁都不会想到能出成绩的运动员。”当时的掌敏洁,只是上海队的二线运动员,可史美琴却相中了她肯吃苦的性格,一路力荐至国家队。

即便条件一般,但事实证明,史美琴没有看走眼。入选国家队后,掌敏洁训练得愈发刻苦,相继斩获跳水系列赛、世界杯和雅加达亚运会的十米台冠军,未琢之璞玉,终于闪耀出亮眼的光泽。



2018年,掌敏洁是跳水十米台领奖台的常客

同样被史美琴慧眼识英的,还有2005年出生的小将陈芋汐。当年,第一眼看到独自在高低杠上玩耍的陈芋汐,史美琴便相中了这个不到四岁的小不点儿,立即把她从体操队“截和”。而对这个亲手领进门的宝贝,史美琴更是毫不吝啬自己的宠爱,频频为她“开绿灯”。

“我一直让她呆在家里,因为她身体确实不好,一发烧她就是高烧,父母就要用酒精擦身体。这个孩子如果真的是要求特别严的话,我估计她会是第一个淘汰的。”

虽然陈芋汐“比较娇气”,但事实证明,史美琴再一次成为了“伯乐”。2019年7月,年仅14岁的陈芋汐以439.00分的超高分数,在光州世锦赛女子十米台决赛中夺冠,领先亚军达到61.2分之多。



纤瘦的陈芋汐,从小得到了史美琴很多的“偏爱”


从劝吴敏霞“放松一点”,到力荐“不被看好”的掌敏洁,再到给陈芋汐“特殊照顾”,作为领队,史美琴一直谙熟因材施教之道。“优秀运动员思想和心理一定程度上是很脆弱的,我鼓励他们,并不是说一定要用很伟大的东西说他们,其实很平常的关心,我觉得就是他们最开心的事。”

让更多人热爱跳水

现在,58岁的史美琴已经从上海跳水队退休。难舍跳水的她,又自己办起了全上海首家民营跳水俱乐部。

“现在跳水基本上都是不对外开放的,没有教学的。”为了给中国民间跳水添一把火,史美琴开办了面向业余跳水者的培训班,“人家爱好,我们就可以让大家来练,我帮助你。”

其实,史美琴经营民营跳水俱乐部的想法,受到了同为运动员的丈夫的影响。史美琴的丈夫郑健,是1984年汉城游泳亚锦赛100米蝶泳冠军,退役后便一直致力于发展大众游泳事业。郑健曾在90年代东渡日本学习游泳普及,千禧年归国后,他主动到上海市的小学推广游泳课程。同时,还开办了一家健身场馆,取名“翼立运动俱乐部”。



史美琴郑健夫妇在俱乐部内

一晃十多年过去,郑健的事业已经风生水起,退休后的史美琴也追随着丈夫的脚步,着手办起了一家专属跳水的民营俱乐部。只是这一次,她面对的不再是千锤百炼的职业选手,而是基础各异的跳水“发烧友”。

“他们非常期待训练,不是我硬逼着他们,下了课背着包就过来。”史美琴特别提到了俱乐部里一位11岁比利时男孩。刚刚来时,这个小男孩连基本的腰腹动作都做不了,教练教他后倒入水,他也不敢,直往人背后躲。史美琴耐着性子,半哄半骗地把人带上跳板,没想到,小男孩做成了一次,高兴坏了,一口气又连跳了五次。

“小孩子脸上的表情很多,因为很开朗,他们喜欢练。”谈到这些热爱跳水的孩子,史美琴也兴奋了起来,“看着小孩们进步,我觉得挺开心的。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要去拿冠军,只要学会了动作,我就觉得很开心。”



翼立运动俱乐部现在已有四家场馆,图为俱乐部内景

谈及跳水俱乐部的规划,史美琴希望,未来能够在幼儿园招生一批娃娃学员,在兴趣教学的同时,也努力培养有专业潜质的苗子。不过,史美琴表示,她的性格一直很随性,从来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

“我干了快四十年的跳水,压力太大,我觉得受不了。我自己的俱乐部没有必要搞得很紧张,要让他们开心就可以了。”

把俱乐部搞好,让更多的人热爱跳水,这是年近花甲的史美琴目前最大的心愿。从问鼎世界大赛的运动员,到如今深藏功与名的教练,四十年多来,跳水池的那一片蔚蓝,早已成为史美琴的人生抹不去的底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