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结束!中国足球凛冬已至,豪门开始精打细算(图)

大鱼新闻 体育 2 months, 3 weeks



记者陈永报道 中国足球的凛冬,不是将至,而是早就来到了——虽然从表面上看中超联赛还算稳定,但从中甲联赛到中乙联赛的俱乐部大面积退出、转让,已经清晰地显示出中国足球已经从过热转向了过冷。



【症状一】投资人信心受挫

“现在老板也很纠结,以前企业发展好,中国足球热闹,老板兴致很高,股东们也不说啥,现在企业转型,母公司的名字也不让用了,很多股东就开始说,我们投资这个足球,究竟是为了啥嘛!”日前,有俱乐部人士这样告诉本报记者。

这绝非记者首次听到这样的声音。说起来,中性名也绝不是投资人心灰意冷的根本原因,这样的声音,其实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出现。

在过去多年,中国足球都呈现出快速发展的趋势,其中从2015年到2018年,中国足球进入了泡沫化的顶峰:单单这四个赛季的时间,多家俱乐部的投资都超过或者接近100亿,其他俱乐部可能有所控制,但多则五六十亿,少则二三十亿,比如,一家一直排名中下游的俱乐部,其实每年的投入就在10亿左右。

那是中国足球拿钱不当钱的时代,可问题的关键是,真正成功的只有恒大一家,从孔卡的千万欧元级别外援一炮而红,到升班马夺冠,然后亚冠夺冠,最后七连冠,恒大名利兼收,然而,恒大名利兼收的背后,更多投资100亿、80亿、50亿、30亿的俱乐部,却颗粒无收。

一个残酷的真相其实是:2018年底,当中国足球的泡沫开始破灭的那一刻,中国足球的冬天就已经到来了,换句话说,当热度不再的那一刻,中国足球就已经转向了过冷的残酷现实。

这像极了中国股市:牛市崩盘的那一刻,熊市就来了。

更大的问题是,当熊市出现的时候,恐慌遏制不住:2018赛季中期到结束,中国职业联赛球队退出了17家;2019赛季结束,中国职业联赛俱乐部退出了9家。

中超相对稳定,唯一退出的中超俱乐部是天津天海,这与其投资人出现问题相关,其他俱乐部暂时还未退出,但是,北方一家俱乐部已经不止一次提出退出了,甚至在2020赛季进行过程中还提出了退出;中部一家俱乐部早就传出退意,近期更是遭受了严重的资金困境;一家豪门俱乐部,原计划股权会交给另一家公司,但后者没有接手,这家俱乐部的原公司只能继续坚持。

至于欠薪,目前为止恐怕接近半数的中超俱乐部出现了财务问题:或者减薪引发俱乐部和球员之间的矛盾;或者欠薪;或者拖欠转会费。

这一切,都出现在中性名一刀切之前,所以这不单单是中性名的祸,只不过中性名又狠狠地在俱乐部投资人的心口扎了一刀。

实际上,当中国足协在2020赛季初颇为严厉地推出限薪政策时,这个限薪政策的现实意义已经不大了,至于到2021赛季推出的更苛刻的限薪政策时,中国足球已经开始过冷了:在2020赛季,投入最少的中超俱乐部只有1到2亿左右,远低于中超支出帽6亿;投入最少的中甲俱乐部,已经不足5000万,不但远低于2亿的中甲支出帽,连中乙的5000万支出帽都达不到了;2020赛季的中乙,不少俱乐部的支出都在1000万之下,远低于中乙支出帽5000万。

当然,说限薪政策现实意义不大了,指的是遏制过热投资的意义没有了。记者仍旧支持对中国职业联赛投资进行一定程度的限制,但那为了是防止未来再次过热,不过,限薪政策倒是有另一层现实意义:帮俱乐部减压。



【症状二】转会市场,买方无力

与此同时,中超球员转会市场也开始全面遇冷。

目前,记者了解到的几名转会市场的“热门球员”,其转会都遭遇了很大的阻力:一名国字号自由身球员,传言将加盟另外一家俱乐部,但本报记者向这家买方俱乐部询问时,他们干脆利索地否认了这个传闻。

另外一名前国脚,2020赛季初就有比较确定的消息将加盟另外一家俱乐部,但随后,这个消息最终不了了之,本赛季,这名球员的转会事宜仍旧有不小的阻力。

还有更多的绯闻球员,目前都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其中不少球员是合同年,理论上球员有了走的动机,原俱乐部也有卖的想法,买方俱乐部也想要这个人,但一谈转会费和年薪,事情就卡住了。

到目前为止,只有几家俱乐部在外援转会市场有所动作,但新引进外援的重量级和以往赛季相比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了。至于内援转会市场,反响比较大的目前也仅有石柯确定加盟山东泰山,石柯是自由身球员。

因为山东泰山队引进了孙准浩和石柯,也有媒体评论说:“山东泰山,风景这边独好。”但实际上,孙准浩是因为山东泰山队要征战亚冠联赛,球队也一直没有亚外,所以俱乐部迅速敲定了这名亚外。至于石柯,外界纷纷猜测山东泰山方面给了石柯一个大合同,不过日前也有媒体透露,石柯加盟山东队,合同就是中国足协规定的500万税前年薪,附加条款是,如果明年没有山东企业愿意提供代言合同,石柯将回归自由身。记者并不能完全证实这个说法,但目前了解的情况显示,这个说法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所以,山东泰山也绝不是转会市场上的暴发户,所引进的两名球员,都是球队相应位置急需的球员,孙准浩是亚冠的亚外需求,石柯是应对中后卫的不足,因为鲁能大概率要放弃卡达尔,戴琳也已经34岁,在教练组的评估中,鲁能只有郑铮可以坐稳中后卫的主力。

其实,现实就很简单清晰了——当连恒大都有意采取守势的时候,当上港放弃浩克也没有和石柯续约的时候,当其他几家中超豪门俱乐部也出现各自的问题时,中国职业联赛,已经彻底冷了下来了。即便是诸如山东泰山这样有实际动作的俱乐部、佳兆业这样有需求的俱乐部,追求的也是性价比。

一个笑话是:A俱乐部的某某球员为了寻求一个大一点的合同,准备和B俱乐部谈谈;与此同时,B俱乐部的某某某球员为了寻求一个大一点的合同,准备和A俱乐部谈谈。

这,其实不是笑话。有价无市,是2021赛季中超转会市场最真实的写照。

当然,只要球员愿意放弃高薪——球员已经不再奢求2016或者2017赛季时的高薪,而是已经在此基础上几乎减半的高薪——性价比或许出来了,市场仍旧是有一些买家的。

当然,在中甲和中乙,因为取消了转会限额,还是有可能发生较多的转会或者租借的,不过,成年球员的困境也在显现,原因很简单:目前不少中甲和中乙俱乐部,更愿意采取免费租借(甚至连工资都不用出)的方式引进年轻球员。在2020赛季,这样的租借球员不在少数,这就大幅度挤压了更多普通职业球员的生存空间。

一个解决办法是职业俱乐部数量扩容,所以中国足协提出了中超、中甲以及中乙扩军的办法,但目前的中乙已经从最多时候的32家俱乐部下降到了20家左右,目前不少中超俱乐部前景不明,个别中甲俱乐部也已经表态不转让便退出,中超扩军容易,但基础联赛扩容却不是那么容易。



【症状三】青训基础可能再遭破坏

职业俱乐部的寒冬坚持坚持,可能过个几年就过去了,就像股市中的牛熊转换,但是,一个让人警惕的现象似乎开始出现苗头,那就是青训基础很可能又遭受破坏。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青训俱乐部的负责人介绍(暂以C先生代称),他的青训俱乐部和一家中超俱乐部合作,向这家中超俱乐部输送梯队球员,这家中超俱乐部对这家青训俱乐部也一直很重视。但是,最近C先生有些不淡定了,他告诉记者,他的俱乐部已经流失了几名教练了,原因是教练的待遇下降了。教练待遇的下降,自然和中超俱乐部的扶持力度下降有关。

C先生说,现在已经出现了中超俱乐部压缩青训开支的苗头,办法是,首先压缩梯队教练员工资,然后压缩球队的经费,比如以前要到昆明、北海、佛山进行冬训,现在不去了,以前要经常出去打各种各样的邀请赛,以此提升球员的水平,现在也不去打这些邀请赛了。

“下一步就要削减球员的餐饮标准了。青训,真的麻烦了。”C先生很痛苦,在和记者聊天的那个晚上,他一直不断地给记者发信息,一段话几十字甚至上百字,他一口气发了几十段,记者连回复都来不及。

意难平啊!对于中国足球的投资人来说,职业足球更像是一种投机,而青训则像是一种情怀,在投机中展现一种情怀,是投资人写下的美丽篇章。

在疯狂投入的年代,这个篇章还算灿烂,而凛冬将至,首当其冲的就是青训了。

关于青训开始受到影响,很多人直接指向了中国足协的限制支出政策,因为在中国足协的规定中,除非有独立核算的足球学校,否则青训开支将列入支出限额,无疑,这会严重打击俱乐部投资青训的积极性。

但这其实仍旧是细枝末节:如果投资人连职业足球都心灰意冷了,他又怎么会在乎青训呢?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投资人这样做,比如宋卫平就没有这么做。很早很早之前,宋卫平对职业足球就心灰意冷了,他的球队降到了中甲,而且连续多年徘徊在中甲行列,但他都没有放弃青训,哪怕在那最灰暗的几年,几乎所有的俱乐部都放弃了青训了,但宋卫平没有。

但这又如何?毕竟宋卫平仅仅只是一个人。在那灰暗的年代,真正全身心坚持青训的只有三家:一家是国企,山东鲁能;一家是私企,宋卫平的绿城;一家是个人,徐根宝。独臂难支,三个臂膀也撑不起整个中国青训:中国足球的青训从1989年龄段开始就快速滑落,而新的希望目前已经被放在了2009年龄段身上了,正因为如此,普遍的观点是,未来10到15年,国家队的实力难有质的提升,甚至会逐渐下滑。

2009年出生的孩子在今年只有12岁,如果这个时候青训再一次遭受重挫,我们不敢想象中国足球未来会怎么样。

青训是一项基础工程,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青训一步都不能错,一刻都不能放松,1989年龄段到2009年龄段的悲剧,当时的足球管理者用了三四年时间、出台了几个违背足球规律的新政就给摧毁了,摧毁青训太容易了,而重建从2015年就开始了,即便是一切顺利,也要到2035年前后才可以真正恢复。

更加恐怖的是,你出台什么梯队准入标准之类的规定,一点用没有,如果不用心搞青训,只是想糊弄准入标准,简直是容易得不能再容易。

未来一段时间,随着体教融合方案的出台,俱乐部糊弄青训就更简单了:随便和一所初中和一所高中签约,派出几名教练,帮助学校组上几支队,然后去打校园足球赛事就完成准入标准了,是不是更容易?哪里还需要花几千万或者上亿去搞青训啊,百来万甚至几十万轻松搞定,可是,这叫青训吗?

这才是大恐怖,这才是真正的凛冬降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