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男子开车冲撞人群致1死22伤 因精神病免责(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3 weeks

【提要】

2017年,一名男子在纽约时报广场开车冲撞人群,导致一名年轻游客死亡,22人受伤。周三(6月22日),该男子因精神疾病被判无须担责。



罗哈斯戴着脚镣出现在曼哈顿最高法院,他穿着橙色的衣服,头发蓬乱。

致一死多伤,男子因精神病脱罪

周三,经过大约六个小时的审议,纽约市的一个陪审团接受了肇事司机理查德·罗哈斯(Richard Rojas)的精神错乱辩护——对一项谋杀和23项袭击指控“不负责任”。

这一判决意味着罗哈斯有资格被送进精神病院,而不是长期监禁。

法官下令在起草精神病学评估审查令期间拘留罗哈斯,并表示周四就此事举行听证会。如果他被诊断没有精神紊乱或精神疾病,他可以在法庭下令的一系列限制条件下出院或释放。

现年31岁的美国海军老兵罗哈斯被指控在该起案件中造成20多人受伤,其中18岁的密歇根州人阿丽莎·埃尔斯曼(Alyssa Elsman)死亡,当时她正和家人在这个热门旅游目的地游玩。



2017年5月18日,暴行发生后,抵达现场的急救人员。

在上个月初开始的庭审过程中,检方称,罗哈斯在撞车前镇定自若地把车开到拥挤的人行道上,行驶了三个街区。

检察官阿尔弗雷德·彼得森(Alfred Peterson)在结案陈词中承认,罗哈斯在行凶时出现了精神病发作,包括幻听。但彼得森认为,罗哈斯并没有完全脱离现实,他把车开到人行道上,精准地开了三个街区,撞倒了很多人,直到撞上人行道支柱。





汽车冲撞后起火。


检察官彼得森说:“被告当天做了一个决定,他去了‘世界的十字路口’,一个人人都知道有很多很多人的高调地方。一到那里,他就完全控制了自己的车。他不可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没有停下来”。

检察官说,罗哈斯撞毁了自己的车后曾对一名交通警察说,他“想把他们都杀了”,他还向警方承认,他在事故发生前吸食了大麻。





罗哈斯开车冲向时报广场的人群。

罗哈斯在布朗克斯长大后,在海军服役了三年。2012年,他在佛罗里达州一个基地附近被捕,被控殴打一名出租车司机;2013年,他因酒后驾驶、未偿还债务、酒后无序行为被军事法庭审判。罗哈斯的家人作证说,他于2014年被踢出海军后变得偏执、多疑。

罗哈斯的哥哥威尔默·维拉斯(Wilmer Veras)在证人席上回忆,罗哈斯一直痴迷于用胶带盖住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镜头,以防被人监视;他会“寻找不存在的东西”,说“有人跟着他”,甚至指责维拉斯“对他施巫毒术”。

辩护律师恩里科·德马科(Enrico DeMarco)告诉陪审员,“毫无疑问”,他的当事人符合精神错乱的法律标准。



2017年罗哈斯在法庭上。


辩方的关键证人——来自威尔·康奈尔医学院(Weill Cornell Medical College)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精神科医生齐夫·科恩(Ziv Cohen),诊断罗哈斯患有精神分裂症。他作证说,在海军服役期间,罗哈斯开始听到各种声音,在暴行发生的那天,他的“假想向导”告诉他,需要开车撞向他周围的“灵魂”,把他们送到天堂,让罗哈斯“从精神错乱造成的折磨中解脱出来”。

德马科在法庭上播放了一段罗哈斯在汽车撞上人行道支柱后跑出来的录像。可以听到罗哈斯大喊:“发生了什么事?天哪,发生了什么事?”



在被捕前,人们看到罗哈斯怒目而视地穿过时报广场。


随后他被制服,头被警察重重地压在墙上。律师说,罗哈斯当时完全“失去了理智”。



罗哈斯在车祸后被警方逮捕。

死者家属否认精神病说法

死者埃尔斯曼当时13岁的妹妹伊娃(Eva)在庭审中作证,讲述了自己的受伤情况:肋骨骨折、肺塌陷、复合腿骨折和其他伤口。

“我能听到发动机转动的声音,人们在尖叫奔跑,周围全是黑的。”她的母亲吉尔(Jill)在证人席上回忆起在人行道上看到大女儿阿丽莎的尸体时崩溃了。

吉尔作证说,她感觉自己被车撞倒了,脑子一片空白,随后立即爬起来去找女儿们,“她只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看着她的眼睛,它们凝视着天空,没有生气,我知道她已经死了。”



阿丽莎·埃尔斯曼被罗哈斯驾驶的汽车撞死。

演员托马斯·帕特森(Thomas Patterson)当天在去排练的路上,他站在证人席上,生动地回忆起了那场事故。“我看到有人被抛到25英尺高的空中,有人被撞倒。”

税务律师迈克尔·埃利亚斯(Michael Elias)作证说,他看到“一片混乱,人们尖叫着跑开。”

威萨姆·伊萨(Wissam Issa)是一名社会工作者,他作证说,“我的左脸、左半边身体、背部、手臂都被挡风玻璃撞击了。”

其他受害者还包括:一名行政助理的肺被刺穿了、一名高三学生的脊椎和骨盆分离了、还有一名大都会运输管理局(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的退休员工,他被击中头部,有长期的认知问题。



阿丽莎的父亲托马斯·埃尔斯曼(Thomas Elsman)在审判中抨击了罗哈斯的精神错乱辩护,称“他们在试图编造故事。”

“我认为这是胡说八道,”埃尔斯曼甚至在判决出来之前就说。“老实说,他们不是在辩护,而是在试图编造故事。药物检测显示没有问题,所以他知道自己当时在做什么。”

埃尔斯曼补充说:“你杀死了我的女儿,我的另一个女儿余生将会留下伤疤,更不用说她再也没有姐姐陪在她身边了。”

罗哈斯的法律团队在判决后表示,他们希望他能在医院得到他所需要的“帮助和照顾”

德马科说:“无论判决是无罪还是有罪,都不会让那位可怜的年轻女子起死回生。”“我认为,这是正确的、人道的裁决。”

地区检察官阿尔文·布拉格(Alvin Bragg)说,他的办公室“继续对遭受可怕和悲惨损失的阿丽莎的家人和朋友,以及这起可怕事件的所有受害者表示哀悼”。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我感谢检察官、警察、分析师和工作人员在这个漫长的案件中付出的辛勤工作和奉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