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对华政策:有利可图的伙伴关系走向尽头?(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4 weeks, 1 day



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人的压迫在全世界引发抗议

(德国之声中文网)"新疆公安文件(Xinjiang Police Files)"的披露正值德国讨论"以价值观为导向的外交政策"之际。这些文件确实进一步推动了德国在对华政策方面的反思。继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关系饱受诟病后,作为近几十年来德国经济模式的第二支柱的德中关系现在也受到各方质疑。

联邦政府人权专员阿姆茨贝格(Luise Amtsberg)呼吁采取另一种对华政策。这名绿党籍政治家向德国编辑部网络(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表示,针对那些拥有如此令人震惊的人权记录的国家的经济依赖性,需要进行公开辩论。基民盟籍联邦议会人权及人道主义援助委员会主席布朗德(Michael Brand)在德意志电台(Deutschlandfunk)的节目中要求,正如我们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一样,我们也必须减少对与中国经济关系的依赖。

亦近亦远在刚刚举行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德国总理肖尔茨也对中国日益增长的权力诉求表示担忧。中国当然是一个"全球参与者",这名总理承认。但正如这并不意味着需要孤立中国一样,"这也并不意味着中国可以在亚洲和其他地区宣称霸权。同样,我们也不能在人权受到侵犯时视而不见,就像我们目前在新疆所见的情况,"肖尔茨如是说道。



德国总理肖尔茨:去全球化是歧途



周三,德国经济部长、副总理哈贝克( Robert Habeck )呼吁与中国保持更远的距离。哈贝克说,中国虽然是一个主要的贸易伙伴,但存在"非常要紧的问题",包括在遵守人权方面。"这一点多年来一直被忽视。但本届政府已经改变了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这位绿党政治家强调:"我们正多元化发展,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性。更加重视尊重人权。"

在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德中之间最重要的就是经济关系。2021年,中国连续第六年成为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中德两国拥有"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双方每两年举行一次政府磋商。目前"红绿灯"联盟政府也想延续默克尔的这一政治遗产。联合执政协议第124页指出:"我们希望继续举行政府磋商";但不同于以往的是,这些磋商将"更加欧洲化"。

合作伙伴、竞争者、制度性对手然而,德中两国的伙伴关系早已出现了明显的裂痕。德国和欧盟将中国同时看作伙伴、竞争者和制度性对手。然而,这种"三位一体"正明显进一步倾向于竞争。联合执政协议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为了能够在与中国的制度性竞争中实现我们的价值和利益,我们需要在欧盟-中国共同政策的框架内,在德国制定全面的中国战略。"目前联邦外交部正在制定这一中国战略。具体细节尚不得而知。



德中经济关系鲜有波澜的时候:2018年的政府磋商

不难猜测的是,中国在俄乌战争中对俄罗斯的态度将对这一战略产生决定性影响。总部设在柏林的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主任胡谧空(Mikko Huotari)于5月初在德国《国际政治》杂志上呼吁,与中国的接触应"根据北京对普京的支持程度进行调整"。胡谧空也希望能有一个"战略经济外交政策"。首要的优先事项是:"减少那些可能限制德国在危机中采取行动的战略能力的对华依赖性"。

能源转型 少不了中国?德国经济模式与中国脱钩可能比告别俄罗斯的廉价能源要困难得多。同时还有一些相互冲突的目标,例如在能源转型方面。德国欲增加光伏发电能力,以替代化石燃料。光伏产品的一个重要原材料是多晶硅。然而,世界上40%的多晶硅产量来自中国新疆。

德国工业联合会(BDI)亚洲事务负责人尼德马克(Wolfgang Niedermark)向德国之声证实:"特别是在矿物原料领域,在某些情况下对中国的依赖程度非常高,而且是战略上极为重要的依赖性。"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这名中国专家要求:"我们必须尽快掌控这种输入依赖性,并投资于新的伙伴关系。"

德国工业联合会也对独裁政权越来越不信任:"我们从俄乌战争和目前有关中国的披露文件中知道,与独裁政权打交道毫无保证",尼德马克写道,然而,"我们希望继续进行经济合作--即使是与非自由民主国家。只有这样,欧盟才能成为一个具有国际意义的强大参与者。但我们绝不能让自己产生依赖。"



德国的能源转型过程中少不了来自中国的产品?

谁更依赖谁?实际上,中国对欧洲市场的依赖程度比欧洲对中国的依赖程度更高,中国欧盟商会主席武特克( Jörg Wuttke)如是说。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他用具体数据介绍:"我们每天向中国出口6亿欧元的货物;中国则每天向欧洲出口13亿欧元的货物。"武特克接着指出:"当然,投资则另当别论。汽车、化工和机械工程领域的大公司在中国的地位非常稳固,它们在中国市场上为中国创造业务。毕竟这其中很少有企业出口。"

根据德国经济部的数字,2018年德国对华直接投资额达到了862亿欧元。如此大量的投入使所期望的脱钩变得复杂:"难道要关闭我们的工厂吗?"武特克问道。

他补充说,在中国的投资去年获得了极大的利润,"这种盈利能力支持了我们在国内的股价,也给我们创造了就业机会。"德国有数百万个工作岗位依赖中国的投资,武特克列举了一些例子:"工程服务、初级产品、发动机部件(等领域)。"

全面脱钩不仅在西方国家出现了意向转变,中国方面也想"脱钩",特别是在中国科技公司因为美国的贸易制裁而不得不面对缺乏重要芯片的情况下。中国欧盟商会在一份立场文件中写道,随着2021年3月第十四个五年计划的通过,中国正在制定一个明确的路线,以"减少其自身对世界其他地区的依赖,并最终实现高度的独立性"。全球化的世界似乎正在进一步分裂。人们不禁好奇,对此,德国政府的中国战略会找到什么答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