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下,美、俄两国反而“越打越有钱”了?(组图)

大鱼新闻 军事 4 weeks, 1 day

速览

- 俄、美两国近月来均实现了财政盈余,但网传消息存在诸多不准确之处。美国在4月份的财政盈余创历史新高,但并非是2019年以来首次实现财政盈余。俄罗斯在2022年第一季度盈余了超1万亿卢布,但4月份的预算为负。

- 战争的“经济账”不能以短期内一国财政是否实现盈余来算。学者们认为,哪怕是传统的以包括武器和人力消耗在内的军费开支计算“战争成本”的做法也不科学,因为这没有考虑到战争会带来的潜在的社会成本和机会成本的消耗。

事件背景

俄罗斯对乌克兰开展军事行动已三月有余。近日,中文网络流传一则消息称,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美国和俄罗斯都“越打越有钱”:俄罗斯1-4月财政盈余超过了1.1万亿卢布,其中4月份盈余接近8000亿卢布;美国联邦财政4月出现3080亿美元盈余,是2019年以来的首次联邦财政盈余。



网传图片


明查

美国实现2019年以来首次财政盈余?

美国财政部公开数据显示,2022年4月,美国财政的总收入为853,548,608,563.1美元,总支出555,433,548, 036.31美元,合计财政盈余308,215,060,526.79美元,四舍五入约3082亿美元。



美国财政部官网数据截图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在4月的财政盈余创造了月盈余纪录,之前的纪录是2018年4月的2140亿美元。一位财政部官员告诉路透社记者,由于4月15日是美国传统的报税截止日期,美国财政历来在4月都有预算盈余,但在金融危机后的2009年、2010年和2011年,以及受新冠大流行影响的2020年和2021年4月,均有赤字的情况发生。

以个人为单位向联邦政府报税是美国税务制度的特色之一,也是美国税务体系的重要一环。税收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美国税法规定,大多数美国公民以及在美国工作的永久居民,如果年收入超过一定数额,就需要报税。国家税务局(IRS)会在每个自然年年初制定该年的报税截止日期,2022年美国的个人所得税申报截止日期为4月18日(缅因州或马萨诸塞州因“爱国者日”假期顺延至4月19日)。



IRS官网信息截图


那么,4月份的盈余是否是美国自2019年以来首次实现财政盈余呢?非也。美财政部数据显示,就在2022年1月,美国政府也曾以超过485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和不到3500亿美元的财政支出,实现了约1187亿的财政盈余。

俄罗斯4月份盈余近8000亿卢布?

5月17日,据俄罗斯国家通讯社塔斯社援引俄联邦财政部数据,2022年1月至4月,俄联邦预算的盈余初步估计达到了1.1万亿卢布。报道称,2022年第一季度,俄联邦的财政收入超过了10万亿卢布,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俄联邦税务局。该季度的俄联邦财政支出约为8.9万亿卢布。



塔斯社报道标题截图

俄联邦财政部官网目前无法被打开,但除塔斯社外,俄罗斯私有报刊《工商日报》(kommersant)及俄罗斯非官方通讯社国际文传电讯社(Interfax)均在5月17日报道了上述消息,称俄联邦在第一季度的财政盈余预计为1.041万亿卢布。

然而,这两家媒体在报道中同时提到,就2022年4月来说,俄联邦财政预算处于赤字状态,赤字数额达到了2623亿卢布。



Interfax报道称俄联邦在4月的财政赤字达2623亿卢布


《工商日报》称,由于非石油和天然气收入的消退,俄财政预算对大幅增长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依赖性大大增加。4月份,俄国内与商业有关的增值税征收开始下降,进口增值税和进口税也是如此。与此同时,俄罗斯对在乌克兰展开的军事行动的国防支出有了明显增加——4月份的支出与第一季度的平均数相比几乎翻了一番。



《工商日报》报道截图

而根据英国《卫报》在4月27日发布的报道,在俄乌冲突爆发的前两个多月时间里,俄罗斯向欧盟出售化石燃料的收入也几乎翻了一番。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通过对航运活动和货物的分析判断,俄罗斯在冲突爆发后的两个月内从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出口中获得了约620亿欧元。尽管数量有所减少,但燃料价格飙升。欧盟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底,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燃料总额约为440亿欧元。相较于去年全年约1400亿欧元的进口额,其月均花销增加了近一倍。

一边是收入,另一边是支出。《莫斯科时报》在5月17日俄财政部公开数据当天发现,4月份,俄联邦在“国防”项目下花费了6280亿卢布。这意味着平均而言,俄军在4月每日的花销达到了约210亿卢布,金钱在以每小时近10亿卢布的速度迅速燃烧。

仅从财政数据上看,网友称美、俄两国在乌克兰冲突中“越打越有钱”似乎所言非虚,两国近月来的财政收入均有所增长。但需要指出的是,战争的“经济账”不能以短期内一国财政是否实现盈余来算。

且不论影响一国财政收支的因素多种多样,衡量战争是否“赚钱”首先要考虑成本问题。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Stiglitz)和美国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琳达·J·比尔米斯(Linda J.Bilmes)联合撰写的《三万亿美元的战争:伊拉克战争的真实成本》一书中,作者们认为,哪怕是传统的以包括武器和人力消耗在内的军费开支计算“战争成本”的做法也不科学,因为这没有考虑到战争会带来的潜在的社会成本和机会成本的消耗,如战争债券利息、退伍军人的医疗开支、政府对退役的残疾军人的抚恤、军人伤残给家庭和社会带来的经济损失以及国家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安全成本等。

此外,网传消息中陈述的细节也存在不准确之处。美国在4月份的财政盈余创历史新高,但并非是2019年以来首次实现财政盈余。俄罗斯在2022年第一季度盈余了超1万亿卢布,但4月份的预算为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