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约现身澳洲机场 无视警察低头玩手机 全程冷脸(图)

大鱼新闻 体育 4 months, 1 week




当地时间1月16日,澳大利亚联邦法院三位法官一致裁定,取消德约科维奇签证。德约随后发声,表示虽然对裁决感到非常失望,但会配合有关部门离开澳大利亚。












据《世纪报》记者报道,德约已经迅速确定了离澳时间,将于当地时间16日晚10点30分(北京时间7点30分)乘坐阿联酋航空航班飞往迪拜。



当地时间1月4日,德约科维奇在社交媒体晒照,宣布自己获得医疗豁免,将前往墨尔本参加本年度的澳网赛事,至此拉开了签证闹剧的序幕。在经历了两次签证取消,多次庭审后,德约“终于”要离开了。

医疗豁免闹剧落幕,德约失误酿成大错遭澳洲政府驱逐,法官或改写网坛格局

北京时间1月16日下午2点45分,经三名法官一致同意,澳大利亚联邦法院作出最终裁决,支持联邦政府取消德约科维奇签证的决定。塞尔维亚人确定无缘2022年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从1月4日塞尔维亚人高调宣布拿到医疗豁免启程前往澳洲,再到历经数次庭审被判取消签证,这场耗时近两周的闹剧终于落幕。或许当反转一次次上演时,德约科维奇的去留问题本身早已与体育无关了。



1. 澳大利亚网协弄巧成拙?

德约科维奇在去年美网决赛失利后一度短暂远离赛场,他在10月19日被家乡媒体问及下赛季规划时,世界第一出人意料地表示他并没有考虑清楚是否还要出战澳网。作为过去10年男子网坛最优秀的选手,一度苦苦追赶费纳二人的德约大有机会在南半球甩开两位巨头,独居“史上最佳”的宝座。然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宣称,未接种疫苗者将不被允许入境,即便获得签证也得隔离两周。对顶尖球员而言,进入巡回赛的节奏后两周不练球对于状态的影响是致命的,考虑到德约科维奇过往对于注射疫苗的抗拒态度,维州政府的一番表态几乎提前堵死了德约的澳网之旅。



澳网总监泰利

由于费德勒上半年复出无望,小威也依旧有伤,在损失了两大票房巨星后,澳网显然不想再失去德约。于是,赛事总监泰利开始了他的游说行动。明面上,泰利和维州政府立场一致,即所有人必须打疫苗。私下里,泰利早已开始积极奔走,澳洲网协很快便联合了维多利亚州政府卫生部门讨论给予部分球员医疗豁免的可能。

澳网颁布的所谓医疗豁免,即球员在未注射疫苗的情况下仍然被允许参赛。11月10日,泰利致信澳大利亚免疫技术咨询小组(ATAGI),邮件中他在没有明确点名球员姓名的前提下强调“如何对待属于这一类别的球员,关系到澳网的核心生存能力问题。”很快,澳大利亚卫生部长格雷格 ·亨特和另一名卫生部门官员以ATAGI的名义回复了邮件,拒绝了澳洲网协提出的过去6个月内感染新冠以及只接种过一剂疫苗即可获得医疗豁免的建议。

不过同一时段与澳洲网协保持联络的维多利亚州首席卫生官员布雷特·苏顿则称,过去半年有过新冠病史的人可直接入境不用隔离两周,这又和维州州长以及澳大利亚卫生部的意见相左。



澳大利亚卫生部长格雷格 ·亨特给澳网总监泰利回信

在几方观点并不统一的情况下,澳洲网协于12月7日以邮件的方式告知球员,凡是在过去6个月之内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皆可申请医疗豁免,截止时间为12月10日。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德约科维奇之所以能顺利拿到医疗豁免,是因为他在过去的6个月内感染了新冠病毒,然而他确诊的时间为12月16日,距离澳洲网协公布的提交申请的截止日期已经过去了6天。

因此不论网协是在哪一方的授意下告知球员医疗豁免方案可行,至少在处理德约科维奇的申请时已经属于“走后门”。至于澳网宣称的,德约的申请是经由两个独立医疗专家小组严格审查,以类似于“盲评”的情况下通过的说辞随着证据链条的逐渐清晰似乎也缺少了公信力。



德约科维奇抵达墨尔本机场时的画面


2.联邦政府态度前后不一


早在澳大利亚网协和卫生部门互相拉扯的同时,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已于11月18日默默地通过了德约科维奇的签证申请,这是在医疗豁免审核程序正式启动前就完成的。塞尔维亚人随后于去年12月30日从澳网方面得知,医疗豁免审批顺利通过。两天之后也就是新年的第一天,他收到了澳大利亚内政部的回复,确认旅行申报流程结束。拿到了签证和医疗豁免,德约科维奇奔赴澳洲的所有障碍基本都被清除了。有人注意到,此时正在西班牙马贝拉训练的德约使用的训练球正是澳网官方用球,因此在澳大利亚国内逐渐掀起了关于塞尔维亚人拿到疫苗豁免的讨论。1月4日,德约科维奇高调官宣拿到豁免,澳洲舆论一片哗然。

同一天,在例行接受记者采访时,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首次就医疗豁免一事表态,莫里森称,既然维州政府批准了德约科维奇的豁免申请,那么联邦政府的职责就是做好配合,默认了豁免成立。然而短短一天之后,莫里森的态度突然来了个大转弯,他表示如果德约科维奇解释不清为什么不打疫苗,“就搭下班飞机回家”。

德约科维奇被困机场后,莫里森更亲自下场点评,“无人能凌驾于规则之上!”外国球员入境惊动最高领导人实属罕见,莫里森前后不一的态度虽有些匪夷所思但也并不难理解。澳大利亚施行着几乎是全球最严的边境防疫政策,光墨尔本一个城市在过去两年就经历了6次封锁。然而此举在强大的新冠病毒面前依然收效甚微,长时间无法出行的澳洲国民对于政府积怨已久,无法宣泄。大选在即,面临连任压力的莫里森拿德约“开刀”,显然有转移矛盾焦点的嫌疑。



莫里森遭媒体批评


网友随后也扒出了莫里森去年躲避隔离自由往返堪培拉与悉尼两地的新闻,按照当时澳大利亚国内的出行规定,从外地到访堪培拉的居民得接受两周的隔离,然而莫里森在九月初返回悉尼的住所两天之后就重新出现在了堪培拉的办公室里。德约科维奇或许无法凌驾于澳大利亚的规则之上,但莫里森显然可以。

3.场下“非受迫性失误”酿成大祸

墨尔本当地时间1月10日晚11点,德约科维奇更新了社交主页晒出团队合照,以胜利者的姿态重返罗德·拉沃尔球场。德约科上诉成功,这一定程度上归功于律师紧紧咬住了联邦政府方面在取消签证时出现的程序漏洞。据悉,德约被取消签证的时间点是1月6日上午7:42,但按照规定,他原本可以在8:30之前保留寻求外界帮助的权利,律师认为这48分钟时间剥夺了德约回旋的余地,这是法官安东尼·凯利驳回取消签证决定的关键性依据——一切只和程序正义有关,德约的律师在庭审阶段巧妙地避开了关于医疗豁免申请过程的讨论。



首场听证会结束后不久,德约科维奇的核酸检测报告遭曝光。文件显示他在去年12月16日下午1点接受检测,晚上8点便获悉结果呈阳性。在清楚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的前提下,他仍在后续两天出席了多场活动且全程未戴口罩,其中包括受邀为法国《队报》2021年冠中冠拍照并接受采访。德约科维奇明知已经感染仍然四处奔走,这种行为完全无视了疫情期间的公共卫生安全。诚然,他胜诉了,但仍留下了隐患。

事实证明,这个隐患是致命的!


如果把德约科维奇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拉锯比作一场五盘三胜的网球比赛,那么当边境局取消签证,德约科维奇团队上诉至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和家庭法院并成功翻案,仅仅只是扳平了比分!



1月10日庭审结束后,德约科维奇迅速恢复了自由身,并在接下来的几天中频繁亮相罗德·拉沃尔球场,然而他的澳网之旅依旧充满了变数。依照澳洲相关法规,澳大利亚移民部长亚历斯克·霍克有权行使个人权利再次取消德约科维奇的签证。同时,随着庭审文件被公开,人们又发现德约科维奇在入境表上勾选了“在入境前14天没有到过任何地方旅行”的选项,与事实严重不符,他在抵达澳洲前曾先后到访了西班牙和迪拜两地。当然,这或许是无心的失误,在社交网络时代,公众人物几乎无处遁形,他没有撒谎的必要。不过,入境表上清楚地标注着,提供虚假或具误导性的信息属于严重罪行,可能会因此面临民事处罚!

从周二到周三(1月12日)整整两天,联邦政府按兵不动,亚历克斯·霍克也一再拒绝透露是否继续追究此事。在此期间,德约科维奇则发布声明承认了自己在明知已经感染新冠的前提下仍然接受《队报》的采访是“错误的”。



“我认为完成采访是我的义务,因为我不想让记者失望。当然回想起来,这是个错误的决定,我承认我应该将《队报》的采访改期。”他同时将隐瞒了旅行史的问题归咎为经纪人团队填写失误。

4.移民部的反击

1月13日,澳网组委会原定在墨尔本当地时间下午3点公布签表。不过到了2点50分,组委会却临时宣布抽签仪式延期。与此同时,联邦政府放出消息,总理莫里森将发表电视讲话。鉴于此前一系列戏剧性的转折,人们很难不把这两件事关联在一起。可抱着吃瓜心态的全球网友们却扑了个空,莫里森在25分钟的讲话中对塞尔维亚人只字未提,转而详细介绍了澳洲目前严峻的防疫形势以及政府所做出的努力。



移民部部长亚历克斯·霍克


到了1月14日(周五),临近政府部门下班的时间,亚历斯克·霍克突然发表个人声明称,“基于健康和良好秩序的理由”引用移民法S133(C)条款取消德约科维奇的签证,并表示此举“符合公众利益”。似乎是早有准备,德约律师团队立刻进行了上诉。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和家庭法院法官安东尼·凯利经过考虑,将案件移交至了更高一级的联邦法院审理。

1月16日的联邦法院庭审为合议庭审(full bench),共有三名法官出席。庭审足足持续了6个小时,移民部长亚历克斯·霍克的代理律师称,移民部作出第二次取消签证的决定是因为德约的言行助长了国内“反疫苗”的风气,与医疗豁免无关。德约团队虽然列举了种种证据驳斥了移民部的说辞,但法官指出,移民部部长霍克可以行使个人权利,不需要证据就能取消签证,这是移民法S133(C)赋予的权利。



高峰时共有8.6万人在线关注庭审

因此仅就庭审而言,这原本就是一场不平等的对话,在权力面前,德约科维奇败诉无悬念。

5.男网第一人何去何从

维多利亚州向来与联邦政府矛盾重重,去年被澳大利亚撕毁的“一带一路”协议就是维州政府当年甩开联邦单独与中国签署的合作。



维多利亚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与中方代表签署“一带一路”协议

ESPN解说员帕特里克·麦肯罗认为,在几方的博弈中,德约科维奇不幸沦为了政客们的“棋子”。最后一次庭审开始前澳大利亚媒体称,本土有高达71%的民众希望将德约科维奇驱逐出境。前教练贝克尔指出,德约和团队都误判了澳洲的形势。



数据显示71%的澳大利亚人赞成驱逐德约科维奇


但这一切,本可避免,就如纳达尔说,“如果他打了疫苗,参加澳网完全没任何问题。但是他自己做了决定,那是他的自由。但是也要承担一系列后果,不是吗?” 如果他遵守规则打疫苗,就根本不会有这场闹剧。



瑞典名将维兰德:法官的裁决有可能改写历史

瑞典名将维兰德表示,法官的判决该写了历史,三巨头的大满贯数量可能就此都将定格在20。随着德约科维奇缺席,无论是谁“捡漏”夺冠,无疑都会对塞尔维亚人未来的职业走向产生重要影响。如果是纳达尔时隔13年再登顶,那么德约只能重新回到追赶者的角色,在经历了这样一场巨大的风波与羞辱后,已经接近35岁的他还剩下多少心气?如果是95后再度成功上位,随着梅德维德夫们羽翼渐丰,或许男子网坛就将彻底迎来改朝换代的戏码,这显然是三巨头都不愿看到的结局。



无论澳洲政府此前出于何种目的阻拦德约科维奇,有一点是清楚的,在病毒依然肆虐,全球共同抗击疫情的大背景下,跨境出行对于一个没有注射疫苗的人已经愈发困难。德约和澳网的这场闹剧没有给予这个世界任何解答,而是带来更多的不确定与荒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