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仍相信这可能是新冠大流行的最后一个寒冬

大鱼新闻 生活 新冠疫情 4 months, 1 week

“我依然对今年年底结束新冠大流行抱有很大的信心。”15日,在与央视新闻《相对论》记者庄胜春的连线中,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表示,原则上讲,经过未来一年,无论是群体免疫水平,还是通过疫苗建立的免疫屏障,再到新冠治疗药物的上市,都意味着“这可能是最后一个‘寒冬’”。

不论是德尔塔还是奥密克戎,只是病毒发生了突变。张文宏曾表示,如果新冠与其他冠状病毒发生重组,情况可能会比较糟糕。连线中,张文宏进一步解释:“到目前为止,这还是一个极低概率的事件。我相信我们在应对新冠过程中积累的经验,无论将来病毒发生怎样的变异,我们人类还是有能力应付的。”

视频连线中,记者庄胜春还将网友的问题提给张文宏:当女生说她害怕因为今年疫情回不了家,该怎么安慰她,给她加油?

“告诉她,这会是最后一个寒冬,我们加油。我们相信中国,相信世界,有这么多人一起在努力,我们度过这个寒冬,明年的春节将不再那么寒冷。”

当被问及自己的新年愿望时,张文宏答:“希望明年春节,每个家庭都能够团聚,每对异地恋的恋人都可以拥抱在一起(电视剧)。”

延伸阅读:

经济日报:别把奥密克戎当“天然疫苗”

来源:经济日报

当前,奥密克戎在多个国家击败德尔塔,成为新冠疫情的优势毒株,有的国家甚至出现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百万的记录。面对山呼海啸般的新一轮疫情,有境外专家抛出奥密克戎“天然疫苗”论:奥密克戎传播快,但症状轻、死亡率低,倒不如将其当做“天然疫苗”,形成群体免疫。

在新冠肺炎疫情流行两年多的今天,面对变异毒株和屡创新高的感染高峰,人们产生了厌战心理,成为奥密克戎“天然疫苗”论流传的温床。奥密克戎真能当“天然疫苗”用吗?我们是否可以取消严格防疫措施呢?

千万不能取消!

首先,奥密克戎的重症率及死亡率还有待观察和研究。

尽管已有数据显示,奥密克戎感染病例症状总体较轻,但这并不代表奥密克戎可以轻视。一是根据以往经验,新冠病人的住院和死亡高峰会迟滞于感染高峰一段时间,奥密克戎的重症率死亡率还有待观察,不能急于下结论;二是与德尔塔相比,奥密克戎变异株较晚出现,此时一些国家已有较高的疫苗接种率,部分感染地区年轻人口比例高,这些本来就是轻症因素;三是奥密克戎已出现不少住院并死亡的病例,就算其毒性减弱,但其传播力太强,住院人数大幅上升已在各国发生并呈现出加剧趋势,如果医疗系统不堪重负,重症率和死亡率就会上升。

其次,放任病毒的传播可能带来更危险的变异株。

世卫组织专家近日指出,如果按照当前的疫情传播速度,在未来的6到8周内,欧洲将有超过50%的人口感染奥密克戎毒株。

新冠病毒是易变异的RNA病毒,感染人数越多,就越有可能出现新的危险变异株。变异株的持续流行,还会继续导致动物和人之间的互相传播,由于动物体内环境与人体不同,病毒变异的方向会更不确定,出现危险变异株的概率会进一步增加。

以“天然疫苗”论来放任病毒的传播,犹如抱薪救火。研发更有效的疫苗和药物来限制病毒流行,才是釜底抽薪。

保持战略定力,才能以最小代价赢得抗疫胜利。

在出现本土病例时,中国通过“动态清零”,及时发现、快速处置、精准管控、有效救治,已经扑灭过一轮又一轮疫情。中国“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总策略、“动态清零”总方针的正确性久经考验,对阿尔法、德尔塔等变异毒株有效,对奥密克戎也不会例外。

当前,天津、河南等地已出现奥密克戎本土病例,但疫情总体可控,全国每日新增的新冠病毒本土确诊病例不过100多例,而境外一些“躺平”国家每日新增病例动辄数万乃至数十万。作为抗疫“模范生”,中国没有向“躺平”国家看齐的必要,更不必拿人民生命健康去赌病毒变异株的毒性减弱。只要我们保持战略定力,继续强化疫苗接种,继续维持现有公共卫生防控措施,等待世界度过新冠大流行之后再逐步恢复正常秩序,就能以最小代价赢得抗疫的最终胜利。

“天然疫苗”论并不新鲜,在2020年全球疫情四起时、在2021年面对德尔塔传播高峰时,国外都出现过类似的“大号感冒”“与病毒共存”等说法,听信这类说法的结果则是全球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的飙升。2022年刚刚开始,面对奥密克戎“天然疫苗”论,不贸然轻信才能避免重蹈覆辙。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