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70岁老头三次独自横渡大西洋 曾失联47天(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1 week

今年3月10日,亚历山大-多巴入土为安,享年75岁。



两天后他的妻子加布里埃拉-多巴在Facebook上发布讣告:“很遗憾地向大家宣布,伟大的冒险家亚历山大-多巴于2月22日去世。征服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完成梦想后,他像一个真正的冒险家一样死去。”



对冒险家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多巴不想死在床上。只是加布里埃拉再也无法像往常一样,做好美味的猪排,等着丈夫平安归来。



多巴葬礼上的一条船

加布里埃拉仍然记得两人第一次相遇的情景,那是一次背包旅行,多巴煞有介事地教她烧水。钢铁直男的迷惑行为让加布里埃拉觉得好笑,但是她被多巴顽皮的性格迷住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脑子里充满奇思妙想。多巴讲述了自己穿着滑雪靴穿越东德边境的经历,解释了蓄须的理由:这样他在回到学校后就可以接受强制性军事训练,成为波兰唯一一个有胡子的士兵。



多巴15岁就曾骑着父亲用废料为他做的自行车周游全国,婚姻和家庭的羁绊并没有让他安分下来。他喜欢滑翔和跳伞,然而因为地处边境,当地政府经常封锁空域,这样的爱好无从施展。直到上世纪80年代,多巴终于找到了人生归宿。

1980年,在一个工友的邀请下,多巴加入当地的一家皮划艇俱乐部。第一次下水,多巴就遭遇了翻船事故,但是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这项运动,那年他34岁。

多巴在水上度过了几乎所有周末,有时候为了寻找合适的划船地点,他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徒步行进25英里。多巴的儿子切斯沃夫回忆:“他不是期待和家人一起过圣诞的那种人。每次去外婆家过节的路上,他会让我们把他送到河边,然后在回家的中途接他。正常人会在圣诞节和家人一起围坐在火堆旁,而他宁愿被扔进天寒地冻的河里。”如果返程时多巴没有按时出现在约定地点,加布里埃拉会用棍子在地上写几个字——我曾经在这里等你——然后扬长而去。



1989年,多巴累计划船108天,创下波兰单年划桨天数的新纪录。1991年,他沿着波罗的海海岸,从居住的警察镇出发,一路划到苏联边境,直到被巡逻队抓住。之前为了遏制叛逃行为,苏联禁止在波罗的海上划船。多巴这样解释:“我只是顺流而下,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巡逻队员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多巴,只好放了他。



在探索之路上,多巴不知疲倦,2000年他从波兰划到挪威的纳尔维克港,全程3336英里。2003年,他以57岁的高龄获得波兰激流皮划艇公开赛的金牌,第二年成功卫冕。2004年,在一位波兰教授的劝说下,多巴加入了一项挑战大西洋的计划,然而出发42个小时之后,他的皮划艇就被冲上了海滩。

多巴意识到,想要成功征服大西洋,需要一条永不沉没的皮划艇,即使被巨浪倾覆也能自动翻转过来,还需要储物柜和用来睡觉的船舱。工程师出身的多巴很快画好了草图,来到地区首府什切青市,找到一个名叫安杰伊-阿明斯基的游艇制造商,说服他为自己特制一艘皮划艇。

经过一年多的制造和调试,皮划艇终于达到了多巴的要求,他用自己的昵称“奥洛”为这条船命名。然而横渡大西洋的计划遭到了加布里埃拉的强烈反对,在此之前只有皮特-布雷在没有帆的情况下完成这样的壮举。值得一提的是,布雷是从纽芬兰到爱尔兰,完成岛屿间的连线,而多巴的计划是从塞内加尔到巴西,横跨两个大陆,难度远超前人。



多巴的船“奥洛”

加布里埃拉列出一条又一条理由,证明这是一次愚蠢的冒险,威胁要离婚。她向丈夫发问:“如果在大西洋上遇到危险,而最近的陆地就是海地,你该怎么办?”多巴毫不犹豫地回答:“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加布里埃拉最终败下阵来,她根本阻止不了多巴。

2010年10月26日,多巴从塞内加尔的首都达喀尔出发,大西洋冒险之旅正式开始。多巴崇尚自由主义,看不上德国人的教条,但现实让他不得不妥协,因为在阳光充足的白天,划船等同于自杀。

船上的日子漫长而艰苦,多巴通常在夜里划船,饿了就吃从波兰带来的冻干食物,偶尔用飞到船里的海鱼做生鱼片。因为长时间浸泡在海水里,多巴满身皮疹,眼睛因为得了结膜炎肿了起来,指甲几乎全部脱落。身上的衣服无法晾干,沾满了盐粒,闻起来让人作呕,他索性赤身裸体。



在海上,最难对付的不是几层楼高的风浪,而是无法逃避的孤独感。多巴没戴助听器,因为根本没人和他说话,那种单调和乏味让他觉得自己患上了痴呆症:“成百上千,甚至是上百万次的重复,在这个过程中大脑就像被摘除了一样。”



睡不着的时候,多巴会想起妻儿、孙女,还有去世的父母,他曾经给妻子打过两次电话,但是500美元的账单打消了夫妻俩通话的欲望。感到无聊时,多巴和停留在船上的海鸟聊天,拍一拍海龟的硬壳,看看它们是不是还活着。他本来想通过游泳来保持腿部肌肉的弹性,但是不得不放弃这个计划,因为在海里扑腾很容易引来鲨鱼。

在海上漂流了99个昼夜,瘦了14公斤之后,多巴终于抵达终点,在巴西登陆,迎接他的只有波兰驻巴西大使和一名记者。上岸之前,多巴已经开始筹划重返大西洋。“这是一段让人心驰神往,充满激情的旅程,给我带来了很多兴奋和美妙的经历。”



第二次横渡大西洋的路线是从葡萄牙到美国的佛罗里达,多巴每个月700美元的退休金并不足以承担这次行动,好在社区出面为他筹集了资金。加布里埃拉的反对又一次无效,为了表明态度,她和儿子拒绝开车送多巴去机场。2013年10月3日,多巴划着“奥洛”离开里斯本的港口。

开始时一切顺利,直到12月19日,多巴发现手机停止了工作,等待三天后依然搜索不到信号,情急之下他发送了求救信号。没过多久,一艘希腊邮轮赶了过来,试图营救多巴。



多巴竖起大拇指,示意自己没有问题,用蹩脚的英语大喊:“我,很好。手机,坏了。”他拒绝希腊船员抛过来的绳子,等到对方试图再次展开营救时,他失去了耐心,用波兰语爆了粗口。失联47天后,多巴终于联系上了团队成员,这才搞明白,原来是忘记了支付卫星电话的账单,导致服务中断,而团队成员一直以为是多巴的电话出了故障。

倔强的多巴不希望依靠外界的帮助,不过暴风雨摧毁了“奥洛”的舵,他被困在了百慕大,此时距离终点仅剩10%的路程,他只能接受团队的建议,就近修船。费尽周折,多巴在百慕大重新上路,三周之后,他在佛罗里达靠岸,乐队奏乐欢迎,一群皮划艇运动员挥舞着船桨向他致敬。多巴换上了一件印有“波兰”字样的T恤,亲吻了脚下的土地。



多巴完成了他的第二次跨大西洋穿越



多巴亲吻脚下的土地

2015年,多巴以创纪录的52.1万张选票当选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年度冒险家。



受邀领奖时,策划人只想他让用英语说一句“非常感谢”。多巴穿着牛仔裤登上舞台,大声说起了波兰语,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波兰人不是鹅,有自己的语言。



多巴站在皮划艇上手挥波兰旗


加布里埃拉万万没想到,多巴会第三次向大西洋发起冲击,这一次连团队成员都持反对态度,因为北大西洋风暴频发,稍有不慎就会船毁人亡。没有人可以改变多巴的主意,经历2016年的失败之后,他在2017年5月重整旗鼓,从新泽西出发。

启程没多久,多巴遭遇了为期两天的剧烈风暴,“奥洛”几乎被愤怒的海浪吞没,持续不断的冲击之下,绑定海锚的绳子突然断掉。危急时刻,多巴穿着救生衣,钻出船舱,爬过甲板,找出备用海锚,重新固定了“奥洛”。回到船舱后,多巴惊魂未定,为自己仍然活着感到震惊。“我可没有替身演员,我不是在拍电影。即使是电影,这样的危险程度也无法通过审查。”



逃过一劫之后,“奥洛”的舵在另外一场风暴中严重受损,团队建议从附近调遣一艘船进行救援,或者派直升机从空中抛下修船的工具包,花费为1.5万美元到8万美元不等。多巴不想为此买单,他想独自撑下去。

漂流了一个星期后,多巴无奈地妥协,同意路过的一艘菲律宾货船帮忙。吃了一顿热腾腾的饭之后,他和船员们合影留念。船长认为,让这个满身皮疹、睡眠不足的老人独自放回海里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是多巴的态度非常坚决。



很难想象,像多巴这样的硬汉也有脆弱的时候,获救两周之后他给阿明斯基发了一条短信:“没想到自己会陷入如此沮丧的境地,我打算关闭信号,摆脱这种糟糕的状况。”好在多巴很快调整了心态,重启了定位设备,还拍了一条视频:“三周后,我就71岁了,如果能活下来的话。”

在大西洋上航行110天后,多巴终于在法国勒孔凯的一个港口靠岸。这次冒险本应提前五天结束,然而当时他距离英国海岸还有几百英尺,为了兑现在欧洲大陆登陆的承诺,他继续前进,最终在法国上岸。



在他的第三次跨大西洋探险中,多巴旅行的距离比3,000英里路线可能显示的距离多出25% 以上。(导航模拟)

成为史上唯一一个三次横渡大西洋的皮划艇选手之后,多巴不想就此打住。“距离100岁我还有29年,”多巴说,“也许我的身体看起来有点老,但是里面?我的内心和思想还很年轻。”

乞力马扎罗山成了多巴的新目标,为了成功登顶,他每天背着沉重的背包,在高层建筑的楼梯上慢跑,进行长距离的步行训练。今年2月22日,在两名向导的带领下,多巴登上了乞力马扎罗山之巅。欣赏完壮观的景色之后,他在一块石头上睡着了,再也没有醒来。根据报道,多巴的死因是肺水肿引发的窒息。

最后一个见过多巴的人是波兰登山家博古斯瓦夫瓦日尼亚克,在登山途中偶遇来自祖国的英雄,他非常兴奋,和多巴合影留念。

“我祝他顺利登顶,”瓦夫日尼亚克说,“我问一同的当地向导,‘你们知道这个人是谁吗?’他们回答说,‘是的,我们当然知道他是谁,他是海洋之王。’”



多巴葬于警方的墓地 地方当局政府代表摆满鲜花向他道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