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亲俄阵营大胜 中国背后又多一刀

大鱼新闻 滚动 1 month, 1 week

王文胜评论文章:必须釐清一个概念,在中亚和蒙古这个区块,亲俄与亲中是两个对立的概念。

吉尔吉斯向来就是中亚地区反中最严重的国家,前总统热恩别科夫的下台表面上是因为选举舞弊,但背后结构性因素就是亲中。

吉尔吉斯政党中,热恩别科夫所属的吉尔吉斯社会民主党是最大的亲中势力,亦是从2010年之后就长期在吉国最高议会之中拥有多数席次的政党,意识形态为社会民主主义的中间偏左,亲中不仅是意识形态,更是吉尔吉斯企图改变社会既有结构的渴望,包含贫困与基础建设不足。

不过,右翼民粹的风已经从欧洲吹到中亚,企图摆脱俄罗斯全面掌控的那种改变已经变成空谈,苏联解体之后中亚各国的确都出现去俄国化的风潮,对他们而言俄罗斯语和俄罗斯的政军影响力等同是对于中亚国家的殖民与压迫,然而吉尔吉斯这个将俄语列为官方语言、也希望可以去俄罗斯化的国家,近年却出现反中大于反俄的风潮,由于大量中国人进入吉尔吉斯开工厂、开公司、当工人,大量改变了吉尔吉斯的生活环境,这些都让吉尔吉斯中间偏左、奉行社会民主主义的政党逐渐无法说服选民“我们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其实去年前总统热恩别科夫被指控选举舞弊,背后有三个因素:

一、民粹保守主义与民族保守主义对进步思想的反击,这在吉尔吉斯内政上是民主的倒退。

二、从亲中平衡外交倒回亲俄罗斯的扈从外交。

三、对全球化秩序的反击,走向逆全球化。

但不管上述何者,对中国都是不利的,因为不管吉尔吉斯或哈萨克主政者是不是亲中派,俄罗斯在这边都有驻军,可以平衡中国的势力,现在的吉尔吉斯总统札帕罗夫本身就主张吉国在国防外交上要以俄国为优先,俄罗斯军方在中国北方边境的部署比重愈大,对中国的塞房压力就愈大,尤其俄国现在不愿意在极端伊斯兰教反恐事务上多出心力,吉尔吉斯出了一个亲俄、右翼的政府与国会,是俄罗斯成功在下一局、中国输掉一局的期末成绩单。哈萨克的总统托卡耶夫看到吉尔吉斯的下场已经转向俄罗斯,普京接下来铁定会趁着中国和美国之间互相争夺的当口,扩大自己在中亚和乌白的绝对影响力,白俄罗斯若成功与俄国统合,中国在欧洲就少一个盟友,但中国在美国大军逼近下能够和俄国翻脸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