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冬奥:美国已先行,德国等盟友是否跟进?

大鱼新闻 时事 1 month, 1 week

政治学者贝纳认为,是否外交抵制冬奥会的决定必须是新内阁共同做出的决定,最好是和欧洲以及其他伙伴国家保持步调一致。他分析指出,虽然肖尔茨在周二回答记者提问时强调,德国外交政策将保持连续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新政府会完全照搬默克尔时代的对华政策。

— DW 中文- 德国之声 (@dw_chinese) December 7, 2021

西方盟友国家是否会效彷美国,对北京冬奥会实行外交抵制,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德国候任总理肖尔茨显然还没有准备好明确答桉。专家认为,是否加入抵制行列,新政府须在上任后经过内部讨论以及和欧盟各国协商之后才能做出决定。

美国已经宣布外交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这给大西洋彼岸的盟友出了一道难题:是跟进抵制,还是以疫情或其它借口为由,默默远离北京?对于这个问题,即将上任的德国“交通灯”执政联盟显然不想马上给出答桉。

据德新社报道,候任联邦总理肖尔茨(Olaf Scholz)周二在和绿党主席哈贝克(Robert Habeck)以及自民党主席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共同出席记者会的时候表示,暂时不会宣布外交抵制冬奥会。

肖尔茨强调,此事必须经由在国际层面上进行审慎磋商之后才能做出决定。德国政府将就如何应对中国“非常认真地在内部以及与欧洲和世界上的伙伴进行磋商”。他说,与德国打交道的许多国家,“其政府形态都与德国所自认正确体制不同”;新的德国政府必须“设法了解差异,但仍能在世界范围内友好相处”。

柏林智库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贝纳(Thorsten Benner)认为,从肖尔茨的表态可以看出,这位候任总理目前还不想在公开场合下仓促地就是否抵制北京冬奥会这一问题做出回答。他在书面回复德国之声中文网的采访时表示:“关于未来的对华政策,他必须要先在新政府内部以及和欧洲伙伴以及国际上其它观点相同的国家进行深入协商。”

来自绿党的准外长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此前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不排除抵制冬奥的可能性,不过她在做出这一表态的时候也说过,在对华政策方面,欧盟各国应该协调一致行动。

政治学者贝纳认为,是否外交抵制冬奥会的决定必须是新内阁共同做出的决定,最好是和欧洲以及其他伙伴国家保持步调一致。他分析指出,虽然肖尔茨在周二回答记者提问时强调,德国外交政策将保持连续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新政府会完全照搬默克尔时代的对华政策。尤其是肖尔茨也同时强调了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重要性,表达了和拜登政府开展良好合作的意愿。

绿党主席哈贝克也在周二的记者会上表示,在德中关系方面,新政府将会仔细考察哪些领域的经济合作以及企业收购符合德国乃至欧洲利益,哪些与之相悖。自民党主席林德纳也表示,“交通灯”执政联盟将会致力于推动对华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尤其要关注中国内部市场对于德国经济的影响。

西方盟友会否迅速效彷美国?

12月6日,美国正式宣布对中国主办的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原因是“中国在新疆正在进行的种族灭绝、反人类罪以及其他侵犯人权的行为”。美国的盟友目前尚未立即跟进,新西兰政府表示,“出于新冠疫情的考虑”,不会派部长级外交代表出席冬季奥运会。澳大利亚、英国、荷兰和日本方面表示尚在考虑中。

即将成为反对党的德国基民盟(CDU)议会党团的外交事务专家瓦德普尔(Johann Wadephul)呼吁相应美国的外交抵制。“外交抵制是对发生在中国愈演愈烈的人权侵犯现象的正确回答”,他在周二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由世界不能沉默以待,欧洲应该尽快效彷美国。”

德国体育新闻社(SID)也分析认为,肖尔茨周二的表态不是明确的拒绝,也不是明确的赞成——至少从他的话语里能够听出,这将是新政府以及欧盟内部接下来亟待讨论的话题。

文章指出,大多数国家对于中国所发生的人权侵犯现象都有所认知,但是对于它们来说,采取实际行动实属困难。没有一个欧洲国家可以单打独斗地去应对中国,因为它们对于中国经济都过于依赖。

该评论还指出,人们当然不应该幻想一次外交抵制就能促使中国实现对人权的完美保护,冬奥会的嘉宾席上缺少几名政府要员,并不会对习近平造成多大困扰。但是如果西方社会什么都不做,却是更糟的选择。

(德新社、体育新闻社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