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运动了!运动了!李光满说出了习近平心里话(图)

6Park 时事 1 month, 1 week



Photo: RFA

李光满说出了习近平的心里话

二零二一年夏,一篇署名“李光满冰点时评”的评论,获得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中青在线、中新网、环球网等众多官媒在重要版面同时转载,一夜之间成为中国最受瞩目的文章。

李光满是一家地方性行业报纸《华北电力报》的退休总编辑,在舆论界没有什么地位和影响力。他多年来一直在默默无闻地写文章,一篇接一篇地抨击时尚名人和知名大亨,谴责他们背叛毛泽东的社会主义价值观。除了数千名狂热而狭隘的“毛左”外,很少有人读他的东西。这一次,数百家中央级官媒转载其文章,显然是中央下令,而且不太可能是主管意识形态的、谨小慎微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的命令,更可能是习近平本人的命令。这篇文章的文革文风跟习近平的思维方式和语言方式有相当的契合度,很容易推测习近平读后为之拍案叫绝。

这篇题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的文章,有如出自张春桥和姚文元的手笔。它所概括的中国社会发生的各种变化,正是近年来习近平的主要“政绩”,即以政权的力量干涉市场运行,从“后三十年”向“前三十年”倾斜。文章指出:“中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这是一次从资本集团向人民群众的回归,这是一次以资本为中心向以人民为中心的变革。因此,这是一场政治变革,人民正在重新成为这场变革的主体,所有阻挡这场以人民为中心变革的都将被抛弃。”这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口吻,宛如电影《芙蓉镇》中那个在街头高呼“运动了!运动了!”的疯子。


8月29日,中共中央与地方党的媒体都转载了李光满的一篇文章《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Public Domain)



文章对具有资本主义色彩的一切发起猛烈批判:“这次变革将荡涤一切尘埃,资本市场不再成为资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场不再成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闻舆论不再成为崇拜西方文化的阵地,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性回归。……当前正在进行的从治理培训机构、学区房开始的治理教育乱象,让教育真正回归平民化、公平性,使普通人有向上流动的空间,未来还要治理高房价、高医疗费,彻底铲平教育、医疗、住房三座大山。”作者知道如何攫取底层民众的心灵,对他们做出画饼充饥式的承诺,由此煽动民粹主义情绪。

文章对美国和西方发出恶毒谩骂,堪称文革之后反美、反西方的最强音:“美国正在对中国实施越来越严厉的军事威胁、经济及科技封锁、金融打击、政治及外交围剿,正在对中国发动生物战、网络战、舆论战、太空战,力度越来越大地通过中国内部的第五纵队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篇文章力道过猛,让邓小平时代“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中国人忐忑不安,让国际资本加快撤离这个即将“杀富不济贫”的国度。于是,御用文人胡锡进出面消毒,主管经济的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发表讲话安抚人心。但这篇文章绝非放出来测试风向的,而是道出了习近平的政治纲领。

在中国,“看不见的手”不是市场,而是官府。习近平指挥官方媒体和市场监管部门联手出击,中央级媒体或中纪委官网一旦点名哪个行业,哪个行业便应声而倒,一路阴风惨惨、哀鸿遍野。习近平并不在乎一个行业的衰败意味着数百万人失业,在他心中,政治永远比经济更重要。习近平丝毫不具备经济理性,若他重视经济,就不会摧毁作为国际贸易中心的香港的自由与法治,也不会对点石成金的电商和房地产行业开刀。中国人连吃草都能活下去,只要有草吃就不会造反;反之,如果在政治上有所松动和闪失,红色江山就保不住了。

这就是美国与中国的差异,这就是民主制度与专制制度的差异。一九九二年,名不见经传的阿肯色州州长克林顿在大选中击败寻求连任的老布什,主要是因为其竞选策略专注于陷入低谷的经济——克林顿竞选总部张贴出一句着名标语:“笨蛋,问题是经济!”如今,李光满的这篇战斗檄文将经济和政治的重要性颠倒过来,好像在说:“笨蛋,问题的关键不是经济,是政治!”

习近平的理想是做“毛二世”


习近平的理想是做“毛二世”。(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李光满的身份跟文革前郁郁不得志的党内边缘文人姚文元、戚本禹等很相似。尤其是戚本禹,虽在文革中落马、先后被关押近二十年时间,却从未改变对毛和毛主义的愚忠。他晚年赢得新毛派追捧,他们欣赏他坚定地为文革辩护。习近平上台前,戚本禹公开宣称习近平“可能成为毛泽东第二”,并号召左派“支持习近平上位”,称这是头等大事,“只要习能顺利上位,就是左派最大的胜利”。二零一四年,八十三岁的戚本禹接受香港《明报》采访,称赞习近平说:“习近平是后毛泽东时代唯一一个不仅是在口头上,而且是在实际上真正反贪、反腐的国家领导人。”他呼吁习近平“好好学习毛主席,重走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道路”。可惜他次年就死掉了,否则今天就能看到其徒子徒孙李光满名声大噪,也能看到习近平正在发动一场“小型文革”。

李光满的文章让人联想起毛发动文革的两篇代表性檄文。一篇是一九六六年初发表的《林彪委托江青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纪要中最重要之点是说文艺领域有尖锐斗争。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对毛的政策实行了专政,大多数文艺作品是中性的或反党的。中国古典作品,欧洲和俄罗斯的古典作品和美国电影的影响太强。江青通过这篇文章,正式登上政坛,虽年老色衰,不再是毛泽东床上宠爱的伴侣,却是毛在政治斗争中重用的打手,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我是主席的一条狗,主席让我咬谁我就咬谁。”历史学者赵园指出,文艺界的文革,于此时已然开始,到文革爆发,这领域已是弹痕累累,瓦砾遍地,文艺界领导人物与相关知名人士在大批判的凶猛火力下,几近全军复没。

另一篇是一九六六年八月八日发表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大名鼎鼎的“十六条”。该决定指出:“资产阶级虽然已被推翻,但是,他们企图用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来腐蚀群众,征服人心,力求达到他们复辟的目的。……在当前,我们的目的是斗跨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判资产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批判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改革教育,改革文艺,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以利于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李光满亦步亦趋地学习这种杀气腾腾的口吻,可惜他暂时还不能以“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的身份“代表”中央说话。

文革不是突然于某一天爆发的。林彪集团“四大金刚”之一、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和海军政委李作鹏,出狱后在《回忆录》中指出,文革“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先进行舆论动员、思想酝酿,以及连续不断地‘批这批那’的局部前哨战斗。浪潮迭起长达十年之久”。以此而论,习近平的“小型文革”,使用的是同样的战略,李光满的文章,就是舆论动员和思想酝酿的一部分。

中国独立学者陈道银表示,文革重来需要满足四大条件:领导人习近平有“大权旁落”危机意识;中共中央存在有组织反对习近平的势力;政治、经济、文化精英同盟破裂;底层民众民粹化。他认为,当下的中国只具备第四点,其他三点还没有看到。但我认为,李光满的文章显示,邓时代及后邓时代形成的政治、经济、文化精英的同盟已传出破冰的声音;至于习近平是否真的在党内“定于一尊”,是否真的具有毛“无法无天”的权威,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即便是毛那样的强人,都被失去权力的恐惧折磨得夜不能寐,以至于必须用文革这种背水一战的方式来整肃政敌,习近平又怎么会认为自己的权力已稳如磐石,可以安心做太平天子?所以,习在位一天,政治斗争就没有停息的一天。

相关新闻